《余生无你无悲喜》第三十八章崩塌了及《余生无你无悲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余生无你无悲喜  作者:一少年 书号:8783  时间:2017/2/9  字数:7471 
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崩塌了    下一章 ( → )
  01

  陆延亭在哪儿呆站着,从窗口刚好能够看得到火烧起来的车库,火光在他的眼睛中不住地跳跃着。

  曲墨可能已经葬身火海,他却勾笑了起来?#20843;?#21477;实在的,你不该招惹她。”

  苏向南?#34892;?#30097;惑“这种场面你还笑得出来?#20426;?br>
  “你好像不太了解现在这种场面到底对谁不利。”陆延亭身轻松地转过身看着他,苏向?#20185;?#21518;的那些男人纷纷朝着他走过去,把口?#23472;?#20102;苏向南。

  ?#38712;?#20040;会…”苏向南瞪圆了眼睛盯着突然改变的局势?#34892;┓从?#19981;过来。

  “我以脏器卖买,走私运毒的罪名…”陆延亭往前走了两步,掏出了手铐拷在他手臂上,听着手铐发出了清脆生意,陆延亭勾笑开,出一行白牙“逮捕你。”

  “呵,呵呵。”苏向?#20384;?#21756;了两声“到最后你不是还没有救出她?得意?#35009;矗俊?br>
  “你不知道吧?#20426;?#38470;延亭伸手解开了衬衣最上面的一颗扣子,把领带往下拉了拉“曲墨那个女人啊,聪明的可怕…”

  另一边邓允儿也打过来电?#20843;?#25937;出曲墨,不过情况不太乐观。陆延亭一听着了急,也顾不上管苏向南了,挂断了电话,和他们代了几句就直奔曲墨所在的地方。

  曲墨身上的伤口基本都是皮外伤,并不是多严重。可是看上去依?#19978;?#20154;,虚弱地靠在邓允儿的身上昏睡了过去,身上一块块的血迹触目惊心。

  陆延亭半跪在曲墨身边,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颊,曲墨这才幽幽转醒,漆黑如墨的眸子盯着他看而来好一会儿,才皱起了眉头,抬手打了他一巴掌“来的太晚了…”

  ?#31181;?#26080;力的在他口拍了一下,曲墨歪着脑袋靠在邓允儿身上休息着。

  “?#28982;こ到?#20102;吗?#20426;?br>
  “已经在路上了。”

  陆延亭抿着薄,眼里被怒气填,让邓允儿好好看着曲墨就?#25351;?#20102;回去。一回到大厅,陆延亭就直接挥了挥手,沉着张脸,冷冰冰地开口“你们几个,转过头。”

  “是!”几个人齐刷刷地转过身,捂住了耳朵,装作?#35009;?#20063;听不到看不到的样子。

  陆延亭快步走到苏向南跟前,抬手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肚子上,苏向南疼地躬起了身体,他却丝毫不留情的抬腿,膝盖狠狠地撞上苏向南的鼻子。

  听那结结实实的一声响,后面站着的人偷偷地扭过头,小声地议论着“啧啧啧,这鼻子估计得废了。”说归说,倒是谁?#35009;?#26377;开口阻止。

  打了好半天。直到陆延亭?#34892;?#32047;了才停了手。甩了甩自己酸痛不已的手腕,把蜷缩在地上已经鼻青脸肿的苏向南拽起来,转头问一旁站着的几个人“回头报告怎么写?#20426;?br>
  “犯人拒捕,中途逃脱,被追回。”几个人有默契的一起开口。

  那场爆炸是邓允儿给他们可以动手的信号。曲墨早就算计着苏向南派人去烧林晓晓的房子,所?#22278;排?#37011;允儿守在哪儿,一逮一个准,跟着他们来到了关押曲墨的地方。

  早先曲墨就感觉到了有人在跟着自?#28023;?#25152;以给陆延亭留下了那么一个?#34892;?#21547;糊的提示,引导者陆延亭在灯罩上发现内存卡。

  那个女人聪明的让人觉得?#34892;?#23475;怕…

  “曲墨。曲墨,曲墨…”苏向?#21916;?#20303;的重复着这两个字,嘴角勾着笑“真厉害啊。”

  “不过?#20843;?#22238;来,你好像一点都不了解她到底是个?#35009;?#26679;的人。”

  陆延亭没有理会他,抓着他往前走着,准备把他押上警车,带回警局。

  苏向南扯动了伸身上的伤口,疼地倒了口凉气,却越说越兴奋了?#20843;?#36828;没有看起来那么美好。我能看得出来,她和我,我们是一样的人。”

  “闭嘴。”陆延亭绷着张俊脸,下手更重了点,想起了这小子害曲墨受了伤,他就恨的牙

  也许是太阳太毒,他总觉得一侧大楼的玻璃反光,晃得他眼疼。

  陆延亭抬手挡在了额前,眯着眼镜往上望过去,那光刺得他睁不开眼镜。

  “我觉得你还是看着点你那个小女朋友比较好,别让她掺和不该掺和的事情,那件事情再查下去,说不定?#35009;?#26102;候,一个不留神,她?#25512;?#23608;荒野了。”苏向?#20384;?#31505;着盯着陆延亭的?#22330;八?#24050;经完全置身于一片雷区当中了,一步踏错,‘砰’…”

  陆延亭猛地瞪大了眼镜错愕地盯着苏向南,不是因为他说的话,而是因为他额头上突然间多出的一个血窟窿。

  苏向南的话?#33618;?#35828;完,整个人就朝着地上载去,脸上还保持着那狰狞的表情。

  一颗子弹,正中眉心。

  对面大楼有狙击手?!陆延亭皱着眉头盯着远处大楼天台上的一个黑?#21834;?#21608;围的几个人还没有?#20174;?#36807;来,苏向南就已经栽倒在地上了。

  陆延亭急忙朝超市跑过去,一边冲着身后的人喊着“楼顶有狙击手,立刻包围这里,任何人?#33618;?#20986;去!”

  “是。”

  几个人?#20174;?#20063;不慢,立刻行动起来了,这种大型超市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一时间也不好控制,?#34892;?#20154;围在这里看热闹,不过幸好,大部分人都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留在这里看热闹,警方很快就控制了现场。

  陆延亭一?#36820;?#20102;天台,气都不匀,天台上却已经一个人?#35009;?#26377;了,他咬着牙踢走了脚下的弹壳,金属碰撞到了护栏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然后弹到了远处。

  陆延亭?#20081;?#35782;的转过头,望向对面大楼。对面有一个黑影,他手里还没有举起来,对面的人已经凉手里的狙击瞄准了他。

  陆延亭的僵在了原地,他用的是v狙击步程一千三百米,看刚才的那一,这人是用的好手,这么点距离估计很轻松就能够给他脑袋上开个?#21834;?br>
  陆延亭额头上出了一层汗渍,身体僵直着,时间一分一秒被拉长着,陆延亭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人,紧张的似乎能够听得到自己左腔里发出的声音。

  那人看了一会儿,突然伸手解开了连接两座楼的绳索,一猫躲到了他看不到的地方,快速离开了。

  他在天台上呆了好一会儿,伸手轻轻的自己的脸颊,?#34892;┎幻?#30333;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向南负责的是把那些毒品和脏器销出,怀安堂的案子他也有参与,是他给了林永和适合他儿子的心脏,曲亭的死跟他也有撇不清的关系。

  从曲亭死后,案件就像是一个越滚越大的谜团一样,不断的牵扯出更多的人,把他卷入了更大的谜团当?#23567;?br>
  楼上的狙击手到底是谁?

  是寻仇…还是杀人灭口?

  好像从曲亭的死开?#36857;?#20107;情就开始不受控制了。

  曲墨在查的事情是?#35009;矗?#26354;亭说的七年前的恶魔,七年前…两个人还在向孤儿院的时候发生了?#35009;矗?br>
  那个突然间消失的找不到一点资料的向孤儿?#28023;?#26159;怎么回事?

  陆延亭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39068;?#37324;的事情交给了组里的人,他一个人去了医?#28023;?#20934;?#36214;热?#25214;曲墨。

  医院里。

  曲墨躺在病上,紧皱着两道眉头。双手紧攥着身下白色的单,冷汗浸了?#36335;?br>
  梦里是一片黑暗,她正不住的往前跑着,跑着。身体明明很累,却怎么?#35009;?#26377;办法停下来,身后有着一个刻意低了的声音“快跑,快跑,?#33618;?#20572;下…”

  再怎么累也得坚持着,曲墨拼命的往前头跑着,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却还是紧拽着身边的两个人不肯放手,拼了命的往前跑,一个劲的往前跑。

  在黑暗中摸索着往前跑着,身上磕出了不同程度的伤口,却怎么也不肯停下脚步。脑袋里只剩下了一个女?#35828;?#22768;音“快走,不要停,快点离开这儿,快走,快走。”

  像是魔咒一样,就是在梦里曲墨也不住的往前跑着。双腿一刻也不停歇。

  “姐姐,我好累…”

  ?#33618;?#20572;下,绝对?#33618;?#20572;下。

  “姐姐,我跑不动了,我们歇会好不好?#20426;?br>
  不?#26657;?#19981;?#26657;?#19981;?#23567;?#24555;走,赶快离开这儿,会被抓到的一定会被抓到的。在坚持一会儿,一定要离开这儿,要逃离这儿…

  曲墨不住的往前跑着,想要逃离这儿,可是无论再怎么跑都?#33618;?#22815;看得到一片黑暗,除此之外?#35009;?#20063;看不到。

  曲墨又跑了两步突然间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女人,她倒在地?#20185;?#19978;的鲜血像是绽开了一朵朵的红的花朵。

  “妈…妈妈?#20426;?#26354;墨身边的一个小女孩傻了眼,想要朝她走去却被曲墨死死的拽住了手腕动弹不得。

  “你啊,就属你最聪明了,所以,你要照顾好他?#21069; ?#19968;定要照顾他们,你们…你们几个…得好好活着啊…?#34180;?#22920;!妈妈!?#22868;?#21033;的声音还在她耳边上回着,曲墨死死的拽着身边的两个人,不住的往后退着,浑身都颤抖着却还是紧拽着身边的两人不放手。

  曲墨直勾勾的盯着地上是鲜血的人,脸上的?#21482;怕?#24930;的消失了只剩下一片僵?#30149;?#24555;走,快走,?#32654;?#24320;这儿,快走,得赶快逃…”

  快逃,逃…

  曲墨微微仰起头盯着头顶的刺眼的光线。?#34892;?#19981;适应的闭上眼睛。悬在头顶的重担,突然间下来了,生生在她的肩头,好沉好疼。

  曲墨努力的让自己适应着刺目的光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盯着眼前的一片?#22253;?#29978;至?#34892;?#19981;清。

  好半天她才艰难的坐起来,伸手将手臂上扎着的针管拔下来了,眯着双眼睛摇摇晃晃的往门口走着。

  ?#31181;?#24555;要触及到门把手的时候,突然间被人拽住了。

  一直守在边上的陆延亭看到她失落落魄的模样,猛地站起来。抓住了她的手腕。

  曲墨还挣扎着往前走着,陆延亭着急的伸手环住了她的。曲墨手腕上还有着被针头划?#35828;?#30165;迹,鲜血不住的?#30001;?#21475;往外头涌着,鲜血的颜色红的刺目。

  陆延亭急忙将人困在了怀里,看着她那双黑色的眼睛失了神“曲墨,你怎么了?!”

  曲墨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样,继续伸手够着门把手,指甲滑过了门把手,刺耳的声音传来。

  突然间像是被人光了身上的所有力气一样,曲墨猛地蹲在了地上。浑身?#27604;?#30528;,眼神空“崩塌了…”

  02

  “曲墨?曲墨!”陆延亭急忙抱紧了怀里的曲墨,紧张的拉开了门,探头朝外望过去“医生,医生!”

  曲墨慢慢的闭上眼睛,整个人身体紧绷着,声音是沙哑的一片“逃不出去的,逃不出去了,我…再也…”

  眼泪从空的眼睛?#26032;?#20102;下来,滑过了?#22253;?#30340;脸颊。声音都是颤抖的一片“逃不出去了…”

  无论怎么挣扎,怎么努力都再也逃不出去了,她已经被彻彻底底的困在过去里了。口中堆了一?#35328;?#20081;不堪的东西,越?#35328;?#22810;了,快要在前炸裂开了。

  曲墨眼前一黑,又倒了下去。

  “医生!医生!医生!!”陆延亭急忙把曲墨抱到了上,一边跑向门外大声的喊着。

  医生?#31361;?#22763;急忙忙的涌了进来,查看着曲墨的伤势。

  陆延亭一个人站在原地?#34892;?#28966;灼的盯着忙碌的医生,咬了咬牙,?#31181;?img src="image/cha.jpg">入了发中使劲的揪了揪。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上的女人脸色依旧?#22253;祝?#36830;着上都没有一丁点的血。额头上蒙上了一层虚汗,刘海一缕缕的黏在额头前,虚弱的模样让人觉得?#34892;?#24515;疼。

  陆延亭不停的在周围转悠着,眉头不?#36291;?#30340;蹙到一起,沉默了半天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医生,她没事吧?#20426;?br>
  ?#23433;?#20154;身上的伤并没有?#35009;创?#30861;,静养几天就可以好起来了,不用担心。”

  听到了这样的回答,陆延亭这?#24597;?#24930;的舒了口气。稍微的放松点,坐在沿上盯着睡的曲墨发着呆。

  她脸色太过?#22253;祝?#38470;延亭忍不住的伸手帮曲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她刚才的失态让陆延亭觉得很奇怪。

  印象?#26657;?#26354;墨是一个不管发生?#35009;?#20107;情都能?#24187;?#19981;改的人,为?#35009;?#21018;才会出那样的表情?

  那么?#21482;牛?#37027;么…绝望…

  …

  曲墨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才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陆延亭被放大了的脸,她忍不住的轻哼一声转移了视线,哑着嗓子开口“你?#31354;?#20040;近干?#35009;矗俊?br>
  “你还好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陆延亭着急的开口问。

  “哪里都不舒服。”曲墨淡淡的开口,毕竟她的身上被人拿刀子划出了好些个口子。到现在?#35009;?#26377;长好,稍微的动一动,疼痛就不住的叫嚣着。

  曲墨眼神?#34892;?#40687;淡,这一次付出的代价和收获不?#28903;?#27604;。线索已经全部断了,又得要重新查起。

  她抿了抿?#34892;?#24178;涸的,挣扎着想要从病上坐起,陆延亭急忙将人扶了起来,往曲墨后垫了个枕头,让她坐的舒服点。

  “渴不?#21097;?#25163;还疼吗?#20426;?#22905;胳膊上的被枕头划出来的伤口已经包扎起来了,虽?#24187;?#26377;多严重,可陆延亭还是?#34892;?#25285;心的埋怨着?#26696;?#22043;突然间那?#31383;颜?#22836;拔出来?疼不疼啊?#20426;?br>
  曲墨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止住了陆延亭的喋喋不休?#25300;一?#20102;多长时间?#20426;?br>
  “大概几个小时吧。”

  ?#25300;一?#20197;为已经过了几年呢,你啰嗦的都快变成更年期的大婶了。”

  好心到她这里倒成了啰嗦,不过看她这幅样子倒能证明精神还不错。陆延亭无奈的叹了口气,顺手从桌上拿起一个水果安安静静的帮她削着皮。

  薄薄的刀面上照出了他的模样,眉头依?#23665;?#32039;的皱着,之前曲墨那双绝望的眼神在他脑海中不住的旋转着,无论怎么?#19981;?#20043;不去。

  陆延亭转头看了一眼曲墨,她已经?#25351;?#20102;原本的冷淡模样,已经再也找不到刚才那个哭泣着脸悲?#35828;娜说?#24433;子。

  陆延亭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全部堵在了喉咙里,不知道怎么开口问。

  曲墨?#35010;?#27915;的靠在上,从桌上出了一本书,不住的翻看着,心思却完全不在书本上面。之前做的梦到现在她依旧记得清清楚楚的,不知道在梦话里说出了多少。

  明明?#24825;?#19968;?#26412;?#21578;着自己不要半分,最近果然是压力太大了吗?曲墨伸手轻轻的抹了一下额头,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她抬眼扫了一眼陆延亭,放下了手里的书“我睡着的时候有没有说?#35009;?#22855;怪的话?#20426;?br>
  陆延亭似乎没有想到她会主动提起,愣了会神。才摇了摇头。犹豫了会儿,才试探着问“倒是没有说?#35009;矗?#19981;过,你刚才好像做了噩梦?#20426;?br>
  曲墨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注意力依旧放在了手中的书本上,如果仔细的看托着书的手都蹦出了青筋。停了好长时间曲墨才伸手翻了页书,淡淡的开口“噩?#25991;?#31181;东西,醒过来之后就忘记的差不多了。”

  她不愿意多说,陆延亭也就没有多问,将?#36824;?#20999;成了小块放在盘子里面用牙签了一块给她递过去。

  曲墨顺手接过了。小小的咬了一口,酸甜的滋味?#30001;?#23574;上泛开“我?#35009;?#26102;候才能出?#28023;俊?br>
  陆延亭抬眼看了她一眼“在医院养几天再说吧,着急出院干?#35009;矗俊?br>
  “我不喜欢这儿的味道。”曲墨皱了皱鼻头,牙齿轻轻的咬了一下牙签,在上头咬出了一个?#24049;邸?br>
  陆延亭默契的端过盘子递给她“医生说你身上的伤没有大碍,这几天注意好好休息,就可以了,不过最近饮食上得稍微注意一下,不然身上会留下疤痕的。这几天就不要吃外卖了。?#19968;?#32473;你做营养餐带过来的…”

  他的话越说越多,大有收不住的趋势。

  曲墨微微皱起了眉头,打量着不断说着?#35009;?#30340;他,一贯没有?#35009;?#34920;情的脸上多了些许的疑惑。

  受?#35828;?#20154;明明是她,在病上躺着的人也是她,身伤口、浑身疼痛着的也是她,为?#35009;?#38470;延亭却好像更着急?

  陆延亭盯着失神的她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的伸手轻轻曲墨的头发,声音温柔“下一次,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自己受伤了…我,会很担心的。”

  曲墨僵在了原地,停了好长时间才?#36530;?#30340;点了点头。

  陆延亭抬眼扫了眼墙上的时钟,想着她?#35805;?#20102;那么长时间应该还没吃过东西,这会该是饿了“我出去一下,一会儿?#31361;?#26469;。”

  曲墨直勾勾的盯着他,看他离开了病房才眨了眨眼睛,收回自己的视线,卷翘的睫轻轻的颤了两下。

  ?#31181;?#36731;放在自己的口使劲的按着。歪着脑袋,一张小脸上是疑惑,刚才那一瞬间,心脏好像不受控制了一样,跳的好快…

  陆延亭回来的很快,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盒,盖子才刚刚一打开就有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驱散了医院里消毒水难闻的味道。

  陆延亭拿出了碗给她舀了点粥“你可是第一个吃我做的饭的人,尝尝看,味道怎么样。”脸的得意。

  曲墨拿着勺子的手一僵,又慢慢的把勺子放下了,整个人瘫坐在病前,一张脸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我觉得?#19968;?#19981;太饿。”

  “别出那种吃了一定会死?#35828;?#34920;情啊!”陆延亭?#34892;?#19981;的嘟囔着,在病上支起了一个小桌子把粥放上去“我废了好大劲才做出来的,你好歹也尝一尝!”

  曲墨眉心微皱着,犹豫了好长时间才又拿起了勺子,舀了口粥慢慢的递到边吃了一小口,难得的滋味还不错。十指不染水的大少爷居然?#19981;?#20570;饭。

  曲墨盯着陆延亭看着,眼睛突然亮了亮。

  陆延亭无奈的靠在椅背上,曲墨的心思总藏得很深。在这个时候却意外的很好懂。合着曲墨一直拿他当一个除了?#29922;甘裁?#20063;不会的?#21916;?#22823;少爷了。

  曲墨最认真、最有精神的时候估计就是吃饭的时候了,动作不紧不慢,这个时候跟她说?#35009;?#37117;未必会回应你。

  陆延亭就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她认真吃饭的模样,角不?#36291;?#30340;往上勾着。

  直到吃个半,曲墨手里的勺子?#24597;?#20102;下来“有时间的话,告诉王贺,他姐姐或许愚蠢,但是,大概…是个好人。”
上一章   余生无你无悲喜   下一章 ( → )
迷情追凶诡域档案心理塑造者E.C.心理诡案女警诡事警花灵异诡案无法相信?#35013;?#32972;后天道疑云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一少年最新创作的免费推理小说《余生无你无悲喜》第三十八章 崩塌了及余生无你无悲喜最新章节第三十八章 崩塌了在线阅读,《余生无你无悲喜(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余生无你无悲喜的免费推理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
排列五开奖 体彩p3走势图彩吧助手 杭州福彩中心在哪 江苏快三精准预测号码 任选9场奖金规则 老快3中奖规则 六合彩官方 福彩30选5奖金多少 ag真人官网 2元彩票网排三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片结果 排球传球训练方法 彩票销售 半全场足彩 梭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