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初恋时光:028全剧终及《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19978;?#23567;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  作者:夜深人静* 书号:48363  时间:2019/4/24  字数:13977 
上一章   初恋时光:028,全剧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昏暗的夜里,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她其实看不清他的样子。

  她看见车门打开,那人颀长的身影从?#36947;?#20986;来,身姿拔的站在车前,手机贴在耳旁,俊脸微仰,朝她看来。

  “诗雨,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他的声音轻轻柔柔地传来,李诗雨鼻端却忍不住发酸,她紧紧地抿抿,看见他安然无恙,就足够了。

  “嗯,没事就好,我听说吴钧成逃走了,你自己也小心些,早点回去睡觉吧!”

  她努力?#31859;?#24049;的语气听起来平静淡然。

  靳时没有回答,隔着电话,两人陷入沉默。

  李诗雨抬手捂着心口的位置,那里,呼吸?#34892;?#19981;顺畅。

  室内寂静无声,电话那头的人也不说话,钻进耳畔的声音,只有他微不可闻的呼吸声,以及轻凉的风声。

  她看不清他的脸,却感觉他的眼神炙热。

  漫长的沉默后,就在她以为靳时会说想要见她的时候,却听见他幽幽地答了声“好,你?#33485;?#28857;休息。”

  那声音钻进耳里,她眸子里,?#20937;?#19968;丝,诧异,?#34892;?#19981;习惯这样的靳时。

  “那,晚安!”

  她迟疑了下,才说出口。

  “晚安,诗雨。”

  靳时对她莞尔一笑,虽然她看不见,他却是当作两人面对面聊天的表情。

  说完,他挂掉电话,转身,坐进了?#36947;鎩?br>
  关上车窗,他额头已经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坐在副驾座里的手下关切地问:

  “时哥,要不你坐后面去,我来开车吧?#20426;?br>
  刚才,车子快到别墅时,靳时要求自己开车,让原本的开着车的手下坐进到了后面去。

  靳时关上车窗前,又抬头看?#25628;?#20108;楼方向,窗前,那抹纤影静静而立,正看着他们,他嘴角微弯了下,淡声说:

  “没关?#25285;?#25105;开到前面,你再开。”

  他不想让诗雨知道他受伤,不想让她担心或者难过,就连吴?#39550;?#24050;经死?#35828;?#28040;息,他?#35009;?#26377;告诉她。

  “时哥,你为?#35009;?#19981;?#32654;?#23567;姐知道你受伤,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照顾你,那你就可以和她关系更近一步了。”

  副驾座里的男子不解的问,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时哥受了伤,博取点李小姐的同情和怜悯,不就可以和好了吗?

  靳时斜他一眼,出口的声音?#32420;啵?br>
  “我受?#35828;?#20107;,不许告诉诗雨。我不想?#31859;?#24049;受伤来博取她的同情,还?#26657;?#20174;今晚开始,增加一倍的人手保护她们母子安全。”

  “知道了,时哥。”

  那男子的想法被靳时?#21019;埃?#31435;即敛了神色,低下头,老实的答应。

  靳时抿抿,忍着手臂的疼,发动车子。

  别墅里,李诗雨看着靳时的车开走,直到消失在夜里,她才放下窗?#20445;?#36716;身回去睡觉。

  刚才毫无睡意,这会儿知道他平安无事,她心里没?#35828;?#24515;,?#32456;?#30340;很累,没几分钟,就进入了梦乡。

  =============================================================================

  次清?#20426;?br>
  李诗雨正和小李子吃早餐时,靳时的电话又打了来。

  他在电话里说“诗雨,我要出差几天。这些天你和小李子小心些,千万别甩掉我派去保护你的那些人,吴钧成还没抓到…”

  昨晚,靳时从主驾座里下来的,之后又是他自己开车走的,诗雨对他的话毫不怀疑,相信了他,是真的出差。

  她接受了他派人保护她和小李子,儿子的安全问题,她不会这么矫情。

  挂电话的时候,她忍不住也叮嘱了一句:“你自己也小心些,吴钧?#19978;?#22312;最恨的,是你。”

  靳时和吴家的关?#25285;?#26446;诗雨早在三年前,就听吴?#39550;?#35828;过的。他现在和吴钧成反目,吴钧成肯定恨不得吃他的,?#20154;?#30340;血。

  ?#25300;一?#30340;。”

  靳时因为她一句关心的话而心澎湃,再开口,语气里多了一丝激动和暖意。

  接下来几天,李诗雨都没有见过靳时。

  吴钧成不知藏到了哪里,一直没有消息。

  小李子幼儿园搞活动的前一天晚上,他?#32654;?#35799;雨在厨房做饭,拿着她的手机拨打了顾正廷的电话。

  李诗雨从厨房出来,不见他的人影。

  她上楼,在走廊里听见小李子的声音响在房间里,她微微一怔,打开门,只见他坐在沙发里,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半捂着嘴,小声地说:

  “干爸,老师说,要爸爸妈妈一起参加活动,你不回来,那我就没有爸爸了。”

  李诗雨心头爬了细细密密地酸楚,她正想转身离开,小李子却转过头,看见了她。

  “妈妈!”

  小李子的声音里带着三分怯意,两分委屈,稚糯软的嗓音穿透耳膜,化成了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揪住她的心。

  她心狠狠一窒,转眸看去,小李子?#30001;?#21457;上滑了下来,直直地站在沙发前,正睁着一双清?#24651;?#22823;眼睛,怯怯地望着她。

  显然,是怕她责骂,她前些天说过,让他不要打电话去打扰干爸。

  李诗雨强下心里的酸楚,嘴角牵扯出一抹温柔地笑,走过去,轻声问:

  “小李子,你和谁通电话呢?#20426;?br>
  小李子眨了眨眼,确定妈妈没有生气,他脸上的怯意瞬间散去,?#21152;?#38388;绽出灿烂的笑,讨好地说:

  “妈妈,我和干爸通电话,我想干爸了,干爸也想我们了。你和干爸说话吧。”

  他说完,把手机直接到李诗雨手里,自己一溜烟就跑了。

  李诗雨看?#25628;?#25163;机,还在通话中没有挂断,看着儿子跑出房间,她才轻声开口喊了声:

  “正廷!”

  “诗雨,你和小李子还好吗?#20426;?br>
  隔着大洋彼?#21486;?#39038;正廷的声音传来,?#21482;?#22797;了往日的清朗温润,?#32654;?#35799;雨有种错觉,好像又回到了之前,他结婚的事,像是没有发生过。

  李诗雨沙发前坐下,边泛起一抹笑,语气温和地说:

  “还好,正廷,你呢?#20426;?br>
  “我和以前一样啊,只不过现在每天一个人,没有小李子陪,?#34892;?#19981;习惯…刚才,小李子说他明天学校?#26143;?#23376;活动,诗雨,我觉得,你可以让靳时陪他一起参加。血脉亲情,是最亲的,他和靳时相处得好,是好事。”

  之前的两年多,顾正廷扮演着小李子父亲的角色,让他?#25512;?#20182;小孩子一样,享受着父爱,可是以后,他没有机会疼爱小李子,又不想让他觉得没人爸爸疼,最好的人选,就是靳时了。

  “正廷,你的意见 ,?#19968;?#32771;虑的。”

  听着顾正廷在电话里帮靳时说好话,李诗雨心绪?#34892;?#22797;杂,最后,不知是被他说动摇了,还是自己潜意识里的某种刻意压制的想法清晰地浮出了水面。

  挂?#35828;?#35805;,她走出房间,见她下楼来,小李子立即滑下沙发,跑过来抱着她:

  “妈妈,你和干爸说了些?#35009;矗俊?br>
  李诗雨轻轻一笑,牵着小李子走到沙发前,温柔地看着他:

  “儿子,你是不是想让干爸陪你参?#29992;?#22825;的活动?#20426;?br>
  小李子不好意思的抬手挠头,眨着眼睛说:

  “我知道干爸在国外,赶不回来,妈妈,你可以随便找个人代替爸爸,陪我一起参加活动就?#23567;!?br>
  李诗雨挑眉,想了想,才道:

  ?#20843;?#20415;找个人?那妈妈?#39068;?#20010;决定权交给你,你想找谁就找谁,好吗?#20426;?br>
  “真的吗,妈妈!”

  小李子不相信的睁大?#25628;郟?#33080;上,却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李诗雨点头,看着儿子开心,她心里便不由自主地泛起一层暖意,只要能让儿子开心,怎样都好。

  “妈妈,那我可不可以?#21307;?#21460;叔,他不仅长得和我一样帅,还很厉害,有他在,肯定把其他小朋友的爸?#30452;?#19979;去。”

  儿子的答案,在李诗雨的意料之?#23567;?br>
  除了顾正廷,李靳就和靳时最亲近,她想到顾正廷说的,血脉亲情,是最亲的,这一点都不假,李靳不知道靳时是他的亲生父亲,却那么容易就?#19981;?#19978;他。

  靳时不过是带他去参观了一遍工场,在他面前示?#35835;?#19968;下切割技术,就得到了他的崇拜。

  她可以不接受靳时,但她不能剥夺儿子和他的爸爸相处的机会,她微笑地答应:

  “好,你自己给靳叔叔打电话,问他愿不愿意陪你去好不好?#20426;?br>
  “好!”李靳开心地点头,接过妈妈的手机,小小的手指很熟练的在键盘上按出一串数字,李诗雨坐在旁边,笑容温和地看着他。

  电话接通,他又冲李诗雨开心地笑笑,把手机放在耳旁,很认真的听着对方的彩铃声。

  ?#25300;梗 ?br>
  熟悉的声音钻进耳膜时,小李子眼睛一亮,稚的声音口喊道:

  “靳叔叔,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21486;?#38463;靳要告诉叔叔?#35009;?#22909;消息?#20426;?br>
  电话那头,靳时坐在餐桌前,正准备吃晚饭,听见李靳的声音,他?#21152;?#38388;绽出愉悦的笑。

  “明天我们学校组织亲子活动,我想邀请你跟我一起参加,你说,这是不是好消息?#20426;?br>
  听着儿子骄?#24651;?#35821;气,李诗雨忍俊不,儿子是怕靳时不答应吧?所以,一开始就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而不是问他愿不愿意陪他一?#38745;?#21152;。

  “嗯,这真的是一个好消息,谢?#35805;?#38771;邀请叔叔,明天几点?#20426;?br>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开心的,妈妈说,想邀请谁由我自己决定,我就想到了你。明天九点?#26263;?#23398;校,靳叔叔,你出差回来了吗?#20426;?br>
  小李子兴奋得手舞足蹈,除了干爸,靳叔叔是最好的人选。他想像着那些小朋友见到他靳叔叔,一定会羡慕嫉妒恨。

  特别是他同桌那个小胖子,天天说他没有爸爸接他放学,在他面前炫耀他那和他一样胖得像猪的爸爸是?#35009;?#24314;材?#20064;濉?br>
  哼,明天他要让那个小胖子看看,他李靳的‘爸爸’,甩他的胖子?#20064;?#20960;万条街,建材?#20064;?#26377;?#35009;?#20102;不起,他‘爸爸’玩珠宝玉石都玩腻了。

  他漆黑的眼珠转了几转,笑嘻嘻地问:

  “靳叔叔,我们商量个事好吗?#20426;?br>
  “好,阿靳有?#35009;?#20107;要商量?#20426;?br>
  靳时的声音清朗愉悦?#26657;?#36879;?#25490;?#27987;的爱意,一旁的两名手下见他讲电话,?#37027;?#22320;退出了餐厅。

  “明天的活动,是亲子活动,其他小朋友,都?#21069;?#29240;妈妈陪着一起参加的。靳叔叔,你明天可不可以当我一天的‘爸爸’,就一天。”

  怕他不答应,李靳?#23460;?#24378;调,就一天。

  “好!”靳时捏着手机的力?#23481;?#22320;一紧,心里,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迅速的漫延开来,他?#21152;?#38388;的笑,被浓浓地自责和内疚替代。

  阿靳本来就是他的儿子,可是?#19997;蹋?#20182;却在电话那头请他当一天‘爸爸’,还害怕他拒绝,说‘就一天’。

  坐在旁边的李诗雨也是一脸的惊愕。

  她没想到,儿子会?#36234;?#26102;说这样的话,请他当一天的‘爸爸’,她想起那晚,他在梦中喊的那声‘爸爸’,她心头一阵泛疼,伸手揽住他小小的身子。

  “妈妈,靳叔叔答应当然一天的‘爸爸’了,妈妈,你也不会反对的,是吗?#20426;?br>
  小李子高兴坏了,挥着小手冲李诗雨喊,可是喊完,他脸上的笑就被担心替代,轻声问:

  “妈妈,你怎么了,你不高兴吗?#20426;?br>
  妈妈怎么眼睛红了!

  李诗雨摇头,强自?#25628;?#37324;的泪水,她怎么能不高兴呢,她将儿子抱到自己怀里,低头亲着他额头,说:

  “没?#26657;?#22920;妈高兴,只要小李子高兴,妈妈就高兴。”

  “谢谢妈妈!”

  李靳眨了眨眼,确定妈妈真的在笑,他才又甜甜的道谢。

  李诗雨又在他额头亲了一下,才温柔地说:

  “你先过去吃饭,妈妈和你靳叔叔说两句。”

  “好,妈妈你和靳叔叔聊,我不先吃饭,我等着你一起吃饭,让靳叔叔不要迟到。”

  李靳叮嘱一句后,把手机给了李诗雨,自己从她怀里钻出来,滑下去,跑到电视机前,捡起地上的摇控车玩。

  “诗雨。”

  耳旁,靳时的声音传来,李诗雨抿抿,平静地问:

  “明天,不会耽误你吧?#20426;?br>
  “不会,我本来也打算今晚回去的。”

  靳时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来。最后,只化为一句:“你先和阿靳吃晚饭,今晚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去接你们。”

  “明天的活动,你别穿得太正式。”

  挂电话前,李诗雨想了想,又叮嘱一句。

  “放心,我知道的。”

  挂?#35828;?#35805;,靳时走出餐厅,站在客厅的手下见他出来,不解地问:

  “时哥,你不吃饭吗?#20426;?br>
  靳时看他一眼,淡声?#24895;潰?br>
  “不吃了,叫阿过来,逛街。”

  “逛街?#20426;?br>
  那男子以为自己听错了,身旁另一人也惊愕地睁大眼,担心地说:

  “时哥,你的伤还没好呢,你需要买?#35009;矗?#25105;们去帮你买就是了。”

  靳时俊脸一沉,不理他们,径自拨出电话,大步走向门口,两名男子相视一眼,只好跟上去。

  阿来得很快,车子停下后,他从?#36947;?#38075;出来,看着站在别墅门外的靳时,笑着问:

  “时哥,你找我来,是不是想知道诗雨姐?#35009;?#20107;?#20426;?br>
  ?#26696;?#25105;一起买亲子装去。”

  靳时睨他一眼,丢下一句话后,拉开车门,就钻进了他的?#36947;鎩?br>
  阿半张着嘴,愣愣地盯着?#36947;?#30340;靳时看了半晌,才一?#21738;?#38376;?#20174;?#36807;来,立即笑道:

  “时哥,你买亲子装找我,算是找对人了,走,我现在就带你去买亲子?#21834;!?br>
  ==================================================================

  小李子开心得不得了,吃过晚饭,硬是拿着李诗雨的电话,给顾正廷,安安,鸾儿,都打了一电话,告诉他们,明天靳时陪他参加亲子活动。

  打完电话,自己乖乖地爬上c花ng,睡觉。

  第二天早上,李靳子一起c花ng,就又拿起手机给靳时打电话,害怕他迟到。

  “阿靳,我在你家外面,给我开门吧。”

  靳时的声音传来,小李子快地答了声好,放下手机,就拉着李诗雨去开门。

  阿提着袋子,和靳时一起进来客厅。

  今天的靳时,穿着一身天蓝色运动装,将他刚烈的轮廓线条柔和了三分,?#21152;?#38388;神采飞扬,整个人阳光帅气得像是二十出头的大男孩。

  “靳叔叔,你好帅啊!”李靳眨着一双清?#24651;?#22823;眼睛,崇拜地望着靳时,简直帅爆了。

  靳时得意地挑眉,接过阿手里的袋子,示意他可以滚了。

  阿不敢防碍老大享受天伦之乐,乖乖地滚出了客厅,去外面当个小保安。

  靳时从袋子里拿出两套同样颜色的运动服,愉悦地说:

  “阿靳,这两套?#36335;?#26159;你和妈妈的,今天我们穿亲子装,你和妈妈?#28909;?#25442;上?#36335;!?br>
  “妈妈,靳叔叔要和我们穿亲子装,啊,我最?#19981;?#36825;样的颜色,这样的?#36335;?#20102;。”

  李靳抱着?#36335;?#36716;头去看妈妈,李诗雨看看?#36335;?#25260;眼看向靳时,对上他笑意温柔的眼眸,她心微颤了下,收回视线,接过儿子怀里的?#36335;?#29301;着他上楼,换?#36335;?br>
  十分钟后,李诗雨牵着李靳从楼上下来。

  客厅里,靳时眼睛一亮,直直地盯着李诗雨和李靳,和他一样的休闲运动装,诗雨披肩直发扎了起来,眉目含笑的模样,清新而俏丽。

  不知道的人,一定不敢相信她是一个当了妈妈的人,她的样子,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

  他再看看自己身上的?#36335;?#24515;里,突然就溢了浓浓的幸福。

  “爸爸,好看吗?#20426;?br>
  李靳下到最后一步台阶的时候,松开妈妈的手,跑到他面前,抓住他的手。

  靳时高大的身躯蓦地一僵。

  因为他那声‘爸爸’,尽管昨晚已经在电话里和他商量好?#35828;模?#20294;这一刻,听见李靳?#20843;?#29240;爸,他眼眶忽然就润了。

  楼梯处,李诗雨也是面色一变。

  李靳仰着和他有着七分相似的俊脸,打量着他的?#36335;?#35828;:

  “靳叔叔,我们穿着同样的?#36335;?#20320;又长得和我?#34892;?#20687;,大家肯定都相信你是我爸爸。”

  靳时紧紧地抿了抿,蹲下身子,眸光温和地看着李靳,动容地道:

  “是的,我们这样子,没人敢不相信的。阿靳放心,今天,我一定做个好爸爸。”

  不只是今天,以后的岁月里,他都要做个好爸爸,给她们母子遮风挡雨,把之前欠她们母子的,都?#22815;?#26469;。

  “好!”李靳脆生生地答了声,又转头,冲站在楼梯处的李诗雨招手:

  “妈妈,过来!”

  李诗雨点点头,忽略心里泛起的异样情绪,朝他们两人走过去,温和地说:

  “我们先吃早餐,吃了早餐再去学校。”

  “爸爸,你吃过早餐了没?#26657;俊?br>
  “没?#26657; ?br>
  李靳那糯软的声音每喊一声爸爸,靳时的心,就柔软一分,?#21152;?#38388;,的全是温柔父爱。

  “那一起?#22253;桑?#25105;做的早餐多。”

  李诗雨是猜到了他可能不吃早餐就来,因此多做了一份早餐。

  “好!”靳时冲她温柔一笑,小李子却突然喊道?#26263;?#19968;下,妈妈,把手机借我用用。”

  “干嘛呢?#20426;?br>
  李诗雨把手机?#33694;?#20182;,李靳眨着眼睛,兴奋地说:

  “我们?#25200;?#24352;照片,我要把今天做个留念,妈妈,爸爸,你们两个?#25200;?#19968;张,爸爸,你搂着妈妈,像墨叔叔和楚姨那样。”

  李靳最羡慕安安了,他有一个帅气的爸爸,还对他妈妈好,天天和他妈妈手牵手的。

  他拿着手机,?#36234;?#26102;和李诗雨喊。

  靳时心里激动,面上,笑意温柔,以眼神询?#19990;?#35799;雨。

  李诗雨也被儿子的突然举动给震住了,对上靳时温柔深邃的眼神时,她心跳,再次不受控制地加快速?#21462;?br>
  男人的手,揽上她的,他身子蓦地一僵。

  “靠近点!”

  李靳还在喊,正把镜头?#23472;?#20182;们,要拍一张最漂?#24651;?#30456;片出来。

  靳时把头靠过去,和李诗雨的脸贴在一起,李靳满意的说‘就是这样的,妈妈,你也笑笑。’

  快门按下的声音响在?#21363;?#30340;客厅里,连拍了八张。

  “好了,爸爸妈妈!”

  李靳喊爸爸上了瘾,拍完照,拿着手机给他们看,靳时不舍的放开揽在李诗雨间的手,偏过头,看向李靳递来的手机。

  看着相片上,他和诗雨相?#32769;?#20558;,温馨而幸福,心里,不又泛起一层浓浓的暖意,他嘴角情不自的勾起愉悦的弧度,深情款款地看向身旁的女子:

  “诗雨,你真美!”

  李诗雨脸上?#20937;?#19968;丝不自然,淡声说:“吃早餐吧!”

  说完,也不管他们父子,转身就走。

  …

  亲子活动九点开始,靳时和李诗雨母子到幼儿园时,才?#35828;?#21322;。

  还没下车,李靳就眼尖的看见了和他们一样刚到幼儿园的鸾儿一家,和安安苒苒他们,他拉开车门,下车就朝他们跑去。

  “安安,苒苒,鸾儿,我有爸爸了,你们看,靳叔叔今天当我爸爸,他和我是不是一样的帅。”

  李靳扯着自己的?#36335;?#23567;手指着远处走来的靳时和李诗雨。

  安安,苒苒,还有鸾儿顺着小李子的视线看去,果然,他嘴里的靳叔叔,还有他妈妈都穿着和他一样的?#36335;?br>
  “是你和你爸爸一样帅,不是你爸爸和你一样帅。”

  安安纠正他的语病,见鸾儿盯着小李子的?#36335;?#30475;,他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

  “你穿这颜色不好看。”

  李靳脸上的笑僵住,疑惑地低头看看自己,又看看安安身上的?#36335;?#20182;也是休闲装,只不过颜色不一样,自己的怎么就不好看了?

  “我爸爸妈妈都说好看的。”

  他噘着小嘴,不高?#35828;?#21453;驳。

  “因为你爸爸穿着也不好看,所以他说你的好看。”

  安安打击人不带犹豫的,话落,他垂眸看?#25628;?#33258;己的?#36335;?#21313;分低调地夸奖自己:

  “下次记得买我这样的?#36335;?#20320;看我爸爸妈妈穿着这样的?#36335;?#20063;比你爸爸妈妈好看,还有江博博和白,他们的?#36335;?#22810;漂亮。”

  言下之意,他们几个,就小李子的不好看!

  “真的吗?可是?#19968;?#26159;?#19981;?#25105;的?#36335;?#22240;为我的,和我爸爸妈妈的一样。”

  小李子看看他们的,最后自信又回来了,他说完,跑过去拉着靳时的手,开心的喊:

  “爸爸,我们进去找那个刘胖子的爸?#30452;齲?#35753;他知道我的爸?#30452;人?#29240;?#28825;?#20102;千万倍。”

  三家人一起进去幼儿园,他们三个大男人带着小孩子走在前面,楚和白鸽,李诗雨走在后面,看着靳时和小李子手牵手,父子情深的画面,忍不住打趣地说:

  “诗雨,你们的亲子装很漂亮。”

  “诗雨,你可以考虑接受靳时,他和小李子穿着亲子装,更像父子了。”

  李诗雨面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笑,视线停落在前面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身上,他们走路的要姿势也是一样的,真的,很像父子…

  今天的活动,安排了好几个,第一个?#28909;?#26159;篮球?#28909;?#21518;面还有踩气球,才艺表演等节?#20426;?br>
  篮球赛,靳时被分到和墨晋修,江博一组,上场前,他们两人?#27809;?#30097;的眼神看着他:

  “你的伤没好,?#26032;穡俊?br>
  “你要是不?#26657;?#21487;别拉后腿,我答应了鸾儿,今天一定要赢的。”

  靳时?#23665;?#21338;一眼,直了背脊,保证地道:

  “放心,我不会拉你们后腿的。”

  他以为今天要赢的只有他们吗,他也要赢好不好,他答应了阿靳,今天要当个好爸爸,一定帮他赢许多玩具的。

  球场上,靳时真的很拼,不过,李靳?#20154;?#26356;拼,他们打球的时候,他?#26263;?#21971;子都哑了,那一声声地‘爸爸加油’充了正能量,让靳时就算累死在球场上,?#19981;?#35273;得幸福。

  可他终究是有伤在身的人,太过拼命的结果,就是刚愈合的伤口又裂开,疼意席卷时,他一个闪神,就被队员传来的篮球砸了个正着,砸到的地方,还正好是裂口的伤口处。

  疼意越发尖锐地窜过全身,他?#20081;?#35782;地咬紧了,额头的汗,不知是热的,还是疼的,大颗的往下落。

  “靳时,球给我!”

  墨晋修眸光微变了下,冲他喊,在对方球?#40763;?#36208;球的时候,离他最近的江博欺身上前把球夺了过去,淡声问:

  “你?#26032;穡?#35201;是不?#26657;?#23601;先退场。”

  “爸爸加?#20572; ?br>
  场外,李靳的声音传来,靳时一咬牙,冲他摊开手:

  “给我!”

  江博挑眉,把球又传给他,靳时接住球,一个漂?#24651;?#36716;身,投篮,在?#38376;?#21561;响结束铃之前,将篮球投进了蓝子里,?#22253;?#27668;地十比零,完胜了对手。

  “爸爸好!”

  李靳,苒苒,还有鸾儿三个人都?#26029;?#24471;跳了起来,安安算是最沉稳淡定的一个,?#21152;?#38388;也是溢了骄傲。

  李诗雨却眉心轻蹙,眸光紧紧地盯着场上的那道身影,看着他大步走过来,她眸子里越发情绪复杂。

  靳时走出场外,将李靳抱起来,高高举过头顶时,一滴鲜血,滴在他脚边的地面上,他却浑然不知,是笑意的眸子里映着李靳俊美的?#36710;啊?br>
  李诗雨眸光骤然一紧,想也不想,快步上前,把李靳从他怀里抱下来,眸光停落在他右臂上,沉声问:

  “你的手臂,怎么回事?#20426;?br>
  靳时眸子微闪,忍着手臂上钻心的疼,镇定地说:

  “没有啊!”话落,他垂眸,视线瞟到地上的血迹,眼里又?#20937;?#24908;乱之

  “那这血,是怎么回事?你的手臂受了伤,为?#35009;?#36824;要?#21019;?#29699;?#20426;?br>
  李诗雨把儿子放到地上,伸手去抓靳时的手臂,手捏到之处,正好是他伤口,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她手放开,手心,都是血。

  看着手心的血,她脸上泛起一层?#22253;住?br>
  他受了伤,这是?#35009;?#26102;候的事?不用想,肯定是那晚上,难怪,他这些天不出现。

  她心头突然?#31185;?#19968;股怒意,他受了伤,干?#35009;?#36894;能地去打球,如今伤口裂了还不承认…

  见她脸色难看,靳时眼里?#20937;?#19968;丝慌乱,连忙解?#20572;?br>
  “诗雨,你别担心,我只是一点小伤口,刚才不小心裂开,包扎一下就没事的,真的。”

  “?#35009;?#23567;伤口?#20426;?br>
  李诗雨很想不理他,转身走掉的,可是,他手臂?#36335;?#19978;浸染的血,似一只大手紧紧揪着她的心,她做不到无情的转身。

  “就是不严重的伤口,我让墨晋修包扎一下,接下来的活动,不需要那么。动的运动,伤口就不会再裂开了,我们不要扫了阿靳的兴。”

  靳时说完,墨晋修走了过来,接收到他的眼神,淡淡地说了句:

  “诗雨,你不担心他,这么点伤,死不?#35828;模?#25105;帮他包扎一下就行了。”

  “诗雨,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墨晋修吧,我真的没事。”

  靳时害怕诗雨生气,连声解释。

  “是死不了,只不过会废了手臂而已对吗?你要是还想以后见到小李子,就马上回医院去,今天的活动,没?#24515;悖?#25105;们一样可以参加。”

  李诗雨怎么听不出墨晋修的话外之意,他手臂要是一点小伤,也不至于血浸透了?#36335;?br>
  墨晋修耸?#22987;紓以擲只?#30340;说:

  “诗雨说得对,你还是回医院吧,这里没?#24515;悖?#27963;动一样可?#36234;小!?br>
  “妈妈,我们陪着爸爸一起回医院好不好,我不参加活动了。”

  小李子稚的声音响在他们中间,靳叔叔是因为他,才裂开伤口的,他虽然想让别人羡慕他有这么帅气的爸爸,但他更关心他的健康。

  李诗雨不说话,只是神色清冷看着靳时。

  靳时之前不愿意去医院,是不想扫了李靳的兴,这会儿他都说了这样的话,他除了心的感动外,还有?#35009;?#29702;由拒绝去医院的。

  “好,我去医院。”

  幼儿园外面的街道上,一个披头散发,脸污?#31119;?#31359;着破烂衣裳,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乞丐背着一个破包裹,手里拿着一个破碗一瘸一拐地走来。

  李诗雨和李靳陪着靳时去医院,走出幼儿园,阿立即了上来,看见他手臂上浸?#25628;?#30340;?#36335;?#20182;眉头皱了皱,关切地道:

  “时哥,我去开车过来。”

  说完,没敢看李诗雨,转身就跑向停车位。

  “诗雨,阿靳,我们去路边。”

  靳时指了指前面,李诗雨点头,牵着儿子跟他一起走向路边,等阿把车倒出来。

  ?#21364;?#30340;时候,靳时习惯地观察四周环境,不经意地一眼,看见从后面走来的乞丐,他视线落在他瘸了右腿上,脑海里?#20937;?#19968;道白光,心念转,眸倏地一变。

  几乎是同一时刻,那乞丐?#24433;?#35065;里掏出一把,动作极快地?#23472;?#20182;身旁的李诗雨开

  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子弹如风,刹时到?#25628;?#21069;。

  中间隔着一个李靳,靳时来不及做出应对,只是本能的喊了声‘诗雨小心’,抱着她,将她身子一转,?#31859;?#24049;的后前,挡下来的子弹。

  今天跟来的,不只是一个阿,还有其他手下,刚才阿去开车,他们身旁,也有两保手下跟着的。

  但那乞丐从掏,开,不过眨眼,他们谁都来不及阻止,听见响,才以最快的速?#24525;?#20986;,反击。

  子弹穿透肌,空气里,?#24525;鷂叮?#39588;然浓烈了一分。

  李诗雨呼吸一窒,感觉到身后的男人身子一僵,那特殊的声音伴着他的闷哼声,钻进耳膜,她眼里,忽然就盈了泪。

  她慌乱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靳时,他五官因为疼痛而皱在一起,但?#21152;?#38388;,却有着释然,不曾?#35828;?#22905;,这样,很好。

  几米外,乞丐被他的手下打落了,活捉了。

  靳时嘴角,有血出,映着?#22253;?#30340;俊颜,刺?#32654;?#35799;雨心一阵窒息的疼,她眼里的泪,在他嘴角的血迹里夺眶而出。

  一声“阿时?#36793;?#21693;而慌乱的响在他耳畔。

  靳时心疼地蹙了下眉,想到?#35009;矗?#21448;扯起一抹微笑,骨节?#32622;?#30340;大掌揽着她的还没有放开,借着支持自己的身子,温柔地说:

  “诗雨,不哭,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她听见了响,听见了子弹打进里的声音,闻到?#25628;?#33125;?#21486;?#30475;见了他嘴角的血…

  她心里,从没有这?#26149;?#24597;,这么?#24597;夜?#22905;抓着他手臂的手剧烈的颤抖着,泪水,大?#31983;?#39063;的往下落,哽?#23454;?#21898;着:

  “你怎么这么?#20426;?#38463;时!”

  她的话没说完,靳时终是支持不住自己的身子,腿一软,扑通地跪倒在地。

  “靳叔叔,你怎么了?#20426;?br>
  一旁的小李子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看见靳时跪倒在地,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李诗雨面上刹那雪白如纸,她跟着靳时跪倒的身子蹲下了身子,泪眼朦?#23454;?#25206;着他身子,慌乱的喊:

  “阿时,我们去医院,马上去医院!”

  阿跑了过来,幼儿园里,听到声的江博和墨晋修等人也跑了出来,靳时嘴角溢出的血,越来越多,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他眼皮很重,但不?#21103;?#19978;眼睛,艰难地抬手,替李诗雨擦泪,心疼地说:

  “诗雨,答应我,我死了,你不要伤心。”

  “不,你不许死!”

  李诗雨拼命的摇头,她不要他死,不要,他答应过,要用下半生来弥补她和小李子,答应过,要做一个好爸爸的。

  “靳叔叔,你不会死的,墨叔叔很厉害,他一定能救好了你,墨叔叔,你快?#26579;?#38771;叔叔。”

  小李子看见跑过来的墨晋修,立?#21019;?#22768;地喊。

  靳时努力地保持意识清醒,努力地睁大眼,努力地看着心爱的女子,他这一生,最幸福的,就是爱上了她,他不舍,?#26143;?#21315;万万个不舍,可是,他感觉到了生命正一点点地从体内失。

  他艰难地说:

  “诗雨,我怕自己坚持不了了,你不要哭,看到你哭,?#19968;?#24515;疼。”

  “你答应过,要照顾我和小李子的。”

  李诗雨不想哭的,可是泪水不受控制地往外,她看不清他的脸,她颤抖着手去?#20102;?#22068;角的血迹,她好害怕好害怕…

  “诗雨,记着,我爱你…”靳时在墨晋修和江博到了面前时,对诗雨说出最后三个字,再也支持不住地闭上?#25628;?#30555;。

  “阿时!”

  李诗雨悲伤而绝望地喊,她心跳,似乎也从那一刻停止了跳动,呆愣地看着墨晋修和江博反时到了车上,听着他们说马上回医院。

  视线里的一?#26657;?#31361;然变幻,她眼前浮现出多年前,月下的俊美少年,他牵着她的手,低吻着她的头,在她耳边喃喃细语:

  “诗雨,我?#19981;?#20320;!”

  “诗雨,我爱你!”

  “诗雨,我要你一辈子都快快乐乐地…”

  “诗雨,诗雨…”

  “诗雨,我们上车,靳时不会有事的。”

  楚和白鸽把她扶起来,她双腿发软,完全无法自己走路,转头,看着儿子泪眼朦胧,她心又一阵狠狠地窒息。

  “对,他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

  她自言自语地说,他要是敢死,她会恨他一辈子!

  …

  几米外,被抓住的乞丐看着靳时被抬上车,看着李诗雨伤心绝的样子,他忽然仰天大笑,笑着笑着,那张是污垢的老脸上又布两行泪,又哭又笑地说:

  ?#25308;驾迹?#25105;没有杀了你的情?#26657;?#20294;我把你爱的男人杀了,你在黄泉路上不会孤独,以后,他会陪着你。你一定不要再像之前那么爱他…”

  =================

  ?#34892;?#38506;夜子写完这个故事的所有美女们,因为?#24515;?#20204;的支持,夜子才有了码字的动力。

  因为靳时一开始被仇恨?#26432;瘟搜郟?#28145;深地伤害过诗雨,做为?#22836;#?#36825;里,就不写他是生是死了,大家可以去新文【医?#32456;?#22825;,男神高攀不起?#31354;?#31572;?#28014;?br>
  故事在这里结束了,但在新文,还在继续,新文,不仅?#21069;?#23433;和鸾儿的故事,还有苒苒,李靳,以及程?#38712;?#21644;苏琳的儿子程子骞,黑鹰和景怡的儿子简炫,乔睿的儿子乔以夜,乔以薰的故事。
上一章   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   下一章 ( 没有了 )
护花王者宅师特工管家,别都市纵横之草盲少爱妻上瘾微爱超能兵王修真高手在现我的冷艳女房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夜深人静*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初恋时光:028全剧终及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最新章节初恋时光:028全剧终在线阅读,《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
pk10预测规律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时时彩老走势图官网 陕西11选5开奖返奖 电子游艺设施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时间 彩客网完整 斯诺克世锦赛直播视频 上海快三在线稳定计划 福建体彩下载官方 电子游戏币 微信有没有彩票 浙江快乐彩120开奖结果 大乐透16021期重点号码 各地开乐彩月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