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第三十七章天国全书完及《天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天国  作者:寒山石 书号:48356  时间:2019/4/23  字数:6564 
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天国(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次一早,夏雨将自己准备的一万和秋莹的五千交给苏珊,派村妇随香护送去市医院,送上车后,又去邮局发了信函,催苏芳回来看母亲。

  苏珊在市里的复查同县里一样,按病情?#33618;?#32500;持三个月了,苏珊已完全丧失信心,香村妇又强拉了去省医院,总认为省里高一等级,会创造出?#35009;?#29983;命的奇迹来。

  谁知省里的检查更糟,梅毒已腐蚀心脏,科技还没发明起死回生之药,最多?#33618;?#25302;一月了。香不死心,去跪求好几家医院,才有一家答应住下看看,把死马当作活马医。

  住了一周,苏珊?#24187;?#21516;病魔搏斗,?#24187;?#21364;做着奇奇怪怪的梦,常常梦见没有头的李五和缺了下身的马六来到边,要她一起去“天国”说天国在西方的天上,那里有百重宫殿,千锺美酒,万国音乐,人们在仙乐中无拘无束,自由爱,幸福无比。

  苏珊激动得在梦中叫着她要去天国了,一三次催香村妇送她回H县,说那里有去天国的门。香见?#23665;?#22992;确实不行了,哭?#32654;?#20154;儿似的,?#37027;?#21521;上海方霖发去病危电报,和村妇把苏珊载回了梅阁。

  一个晴朗的下午,苏珊吃了止痛药片,精神稍好些,突然要到阳台坐坐。香知她久病卧,巴不得呼吸新鲜空气,?#28895;僖文?#34987;垫了,抱到椅上,推到阳台,眼前便出现湛兰的天,黛的山,风平静的沱江及江边栉次鳞比的楼台亭阁。

  苏珊畅快地呼出一口气,又甜甜的入一口,睁着早暗淡?#35828;?#30524;睛望了阵兰天远山,再一个弧形划下来,落在江边的楼阁间,拿手指点着说:“香,那是?#35009;?#21435;处?”

  香说:“珊姐,那是过去的天外天呀。”

  苏珊听说天外天就感伤起来,眼浸浸的说:“天外天好久没去了,现在还能去么?”

  香说:“天外天早封了,现在?#24184;?#24635;会,要去?#33618;?#21483;进夜总会了。”

  苏?#21644;?#28982;变了脸色,咬着牙说:“真正的天外天谁也封不了,那还是天外天。”

  香知?#23665;?#22992;对天外天感情笃深,又在病?#26657;?#20415;顺了话说:“珊姐说得对,天外天谁也封不了,夜总会就是天外天。”

  苏珊高兴起来,把目光去楼群中搜索了一遍,指点着说:“香,你看那比邻的两排红平房就是录像室和红屋居,栽了椰树的亭院是黑非洲,那椰树叶还在飘动哩。金三角的门造得象金字塔,还拿藤萝装饰了,想是那海洛英的产地是在地老天荒的原始森林里了。远处的庞大绿楼是天体园,从左到右数,第一间是进口通道和衣室,二间是天体?#28023;?#19977;间天体湖,第四五间是天体屋和天体。天体湖和天体屋要用自然界的水,所以造在底楼,天体要突出它的高,就造在三楼,天体坪自然在二楼了。人进去?#25302;?#36827;入了远古世界,人间天国,谁会想到?#20146;?#22312;楼层里呢?”

  香见苏珊病成了这样,记忆还如此清晰,也高兴起来说:“我第一次陪珊姐进去就被住了,以为回到了山村哩,其?#24403;?#23665;村还美,真没想到屋里还能造山、造水、造屋、造,亏那老港想得出来。”

  苏珊感叹的说:“天外天是有神助的,你想那天上的人都有超?#35828;?#21147;量,?#35009;?#36896;不出来?天上的月星辰,地上的河山川,还有永恒的金字塔,神秘的百慕大,哪样不是神造的?神创造了宇宙世界,自?#33618;?#36896;出H县的人间天国了。”

  香佩服的说:“珊姐好见识,凡人哪比得了神仙。小时听外婆说天上住着神的,叫做天老爷,不吃不喝还长生不老。那天老爷是骂不得的,谁骂了神就发怒,吹一口气刮倒森林,拍三掌又把树劈开人劈死,拿杨柳枝儿洒上几滴水,地上就变成一片汪洋。?#33618;?#25105;们村有个人被?#30528;?#27515;了,象截黑木桩,背上显出几个认不出的白字,就据说他骂了天老爷,天老爷不但?#22836;?#20102;他,还在他背上张贴了宣布死刑的?#20960;?#21737;。”

  苏?#30418;?#22859;的说:“咋不是的。香,倒杯酒来。”

  香吃惊地说:“珊姐,医生说你那病是喝不得酒的。”

  苏珊瞪着眼说:?#20843;?#35828;喝不得了,十多年?#27425;一?#19981;是被酒撑过来的,没有酒能活到今天?”

  香拗?#36824;?#21482;得去斟了半杯啤酒,苏珊抓住就咕噜噜的了,一下又噎起来,香忙去着,苏珊的头就耷到椅背上,一动不动了。

  香去瞧,瘦削的脸?#20146;?#22914;猪?#21361;技?#26089;已?#31561;渙说?#32654;人痣突出如朱砂,一颤一颤要跳出血来。吓得边叫边要朝屋里推。

  手去抓了椅把,苏珊一扬起头来,两只杏目直了天体园,突然抓着香的手说:“香,我看到天体坪了。”

  香见她两眼通红,惊得去张望了说:“珊姐,天体坪在屋里,你咋瞧得见?”

  苏珊说:“你看不见我却看见了,你看,马六、李五、张三、王一都在那里,还有好多女人,都光了股。”

  香说:“珊姐,里面早改作了舞厅,跳舞是不准股的。”

  苏珊说:“别胡说,你仔细的看。呵,他们到了天体湖,马六那水打还去画船上勾着股跳水呢。女人们把湖水拍打得好响,象是鱼儿钻进了里面。呵,又去了天体屋,在撕野山吃哩,嘴都是血。你看,他们又进了天体,男人在轮女人们,马六那?#19968;?#22909;凶,一连爬了十多个还没下来,李五王一只算个中平,张三那小子就不?#26657;排?#20102;两个就瘫在一边气。现在又是女人在轮男人了,搞的还?#20146;?img src="image/chou.jpg">式哩,这些女人真不可救药,学了那么久,铁杵也该磨成针了,儿还歪来倒去象风吹杨柳,真丢女?#35828;牧场!?br>
  香除了屋顶爬的长青藤外,?#35009;?#20063;看不见,见苏珊说?#27809;?#28789;活现,就?#34892;?#24656;惧起来。?#35009;?#22320;方光亮一闪,苏?#21644;?#28982;去望了西边,异常激动的喊:“天国!天国!天国终于出现了!香,你看那宫殿有几十重哩,好雄伟的。”

  香吓了一跳,去望西边的天,夕阳已没了,天边抹了一片血红,血红上面万道霞光,霞光深处杂映着赤橙颜色,象变幻?#35828;?#29577;宇琼楼,煞是好看。

  苏?#21644;?#20102;一阵,面容红泛起来,竖了耳朵说:“仙乐!仙乐!多美的仙乐!杨玉环编的霓嫦羽衣曲,正如故诗说的‘此曲只应天上?#26657;?#20154;间那得几度闻’。说是OK的音乐就好听了,那算老几。香,你好好听听。”

  香尖了耳朵去听,只听得夜总会里几个男女正和了音响在怪声怪气对唱,心想是?#23665;?#22992;病糊涂了,不好说破,只得附和了说:“珊姐,听到?#35828;模?#20185;乐真美。”

  苏珊听了一会,突然惊叫起来:“马六、李五、张三、王一上天了,后面跟着好多女人,?#19978;?#27809;有苏?#24049;?#24066;里的两?#29615;?#20154;。”

  香去望了天边,那血红已暗淡下去,深?#33080;?#30340;云团在千变万化着各种动态?#35828;?#20154;?#21361;还?#35937;不象人或象?#35009;?#20154;,要凭想象去理解。心知适是?#23665;?#22992;想他们疯了,鼻子一酸,去靠了椅背泣起来。

  一股晚风?#36947;矗?#33487;?#21644;?#21457;如水托起突然向后飘去,那形状恰是仙女在飞天了,香慌忙要往里推,苏珊一把打开说:“你听,他们在喊我,那声音好宏亮,象龙在,山在呼,海在啸,还从没听过这种天声哩。”

  香抹着泪说:?#20843;?#20204;在喊啥呀?”

  苏珊说:?#20843;?#20204;喊我去天国,那是个极乐世界,有百重宫殿,千锺美酒,万国仙乐,人们在仙乐?#26143;?#27468;慢舞,自由爱,幸福无比。”

  香抹着泪说:“哪有那么好的世界?”

  苏珊激动的说:“有的,有的,在西边天上,香,我要去了,去了。”

  长发飞舞起来,苏珊挣起身子,枯竹枝的手扬了两下,哇地吐出一口酒水,头歪耷在椅背上,血痣裂了,一股殷红的血绕着鼻?#21644;?#24367;曲曲地,如挂着的红

  飘带…

  苏珊终于去了她的“天国”她自然不知她走后的千变万化情景。

  她的骨灰盒摆在梅阁肃穆的灵堂上,为她守灵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香跪在灵?#20843;?#32925;裂胆地哭,一个是村妇站着哀哀抹泪,一个是夏雨啄了头在半蹲着想心事。

  送的花圈也只有五个,一个是香的,一个是苏兰的,一个是村妇母女的,一个是夏雨和秋莹合送的,再一个是二小派了一个扫地临工送来的。

  那冷落在H城?#20260;?#26159;史无前例的了。到了次,突然出现苏珊在师范时的同室女友小A和小B,两人合抬着一个特大花圈,在沿街边走边哭。

  据说两人是到H县来寻天外天的,天外天没寻着却得到了同学的死讯。H城的人爱大惊小怪,就有人跟了来看,见两人跪在灵前哭着说:我们都没去,你咋就去了?

  在师范你是多好的同学,要?#19981;?#26159;我们带坏了你,师父都没走,你咋?#25302;?#36208;了?

  哇!哇!听的人回去传说来了苏珊师?#31119;?#20154;们猜想那师父肯定是旧社会的?#35009;?#32769;鸨了,整条街的人又?#27425;?#20102;看稀奇,人们才知道苏珊死了。

  又次,方霖父女?#30001;?#28023;匆匆?#20384;矗?#19978;海大老板一出现,小小的H城?#25302;?#20002;下颗原子弹,不仅政府机关出动,就是厂矿学校商店居民点也牵了线的来?#25104;?#23041;,花圈送了数百个,鞭炮爆了两顿半,幛?#21450;?#26029;几条街,现金收了十来万,把那丧礼推上H县史无前例的高

  方霖父女?#23472;?#36951;像一阵悲痛绝之后,夏雨向?#40092;?#21576;上苏珊遗嘱,遗嘱上说她追求了大半身,虽作过不少孽,却也看够了人间的白脸和黑?#24120;?#26368;终选择去天国之路。在她去天国之后,要求帮助过她的人?#20146;?#22909;三件事:

  第一、她出生在苏家寨,那?#24378;?#27809;污染的净土,希望骨灰盒葬在那里,使孽身还原到净土上。

  第二、她父母早逝,族兄族弟虽多却没个认她,生前及走后都是香吵和梅阁照顾,遗留的五万多财产,两万遗赠给香,两万抵梅抖?#23472;?#21644;医疗打点,五千付村妇母女以谢病中照看。还有价值一万的一?#23472;?#30707;戒子和一条金项链,留给女儿苏芳作纪念。

  第三、香是个侠义少女,没资格去天国,电报通知方霖带去上海和苏芳一起过日子,让好人有个好报。

  三天设灵下来,苏珊生前没料到的所收丧礼竟折合十二万一千元。这?#26159;?#24590;?#21019;?#29702;,遗嘱上没说,夏雨找方霖商量,他?#32043;?#25552;出他曾是苏珊前夫,有责任照顾她,那抵?#23472;?#21450;医疗打点的两万他一分不要,全部交给香。然后对十二万一千作了如下安排:

  1、四万八千作酬谢开支。其中苏珊入监后?#25351;?#21439;长说情县长放人各给酬金一万,教育局麻脸局长为苏珊查病开过绿灯,给酬金八千,其他丧礼送得重的或在灵前鞠躬又鞠得好的二十位部局长,每人发给红包一千。

  2、两万作丧礼开支和招待重要人物?#38498;取?br>
  3、三千作骨灰盒?#33485;?#36153;,其中一千购建坟材?#24076;?#19968;千付工钱,一千鬃作机动开支。

  4、余下的六万由苏珊和夏雨的共同女儿继?#23567;?br>
  以上分配在付时,县长李清没来参?#30001;?#31036;,给的一万怕他拒收,夏雨就托苏?#21450;?#29702;。苏兰正和李清闹离婚,不愿给老东西,?#37027;?#20998;给照顾过苏珊的村妇母女,村妇说苏珊遗嘱上给的五千已够情重了,退给了夏雨,夏雨只得去购了三只兰宝石戒子,?#23472;約好?#20041;给了苏?#24049;?#26449;妇母女。

  遗产处理毕后,方霖及夏雨?#28909;?#25353;照苏珊遗嘱,将骨灰盒?#36865;?#33487;家寨?#33485;帷?br>
  灵车开到柳溪镇,夏雨安排方霖苏芳香住了旅社,自个押着灵车去了苏家寨。

  苏家寨的人都是苏珊亲族,先前听说她臭,就渐渐把她给忘了,直到灵车开到寨里爆响鞭炮后,人们才记起确有这么个臭人儿而且已经死了。听说有一千元的?#33485;?#36153;,兴兴奋奋熬夜去她父母坟边挖了个大坑,等到材料一到就葬骨灰盒。

  次早晨,不知谁打听出苏珊大?#23460;?#20135;及丧礼已按遗嘱被外姓人继承的继承了,送红包的送了,不该开支的开支了,又气冲冲去把坑儿填平。

  说来也怪,自开放以来,柳溪河南岸的夏家村搞?#26757;?#30340;油,象夏雨这样的百万富翁就有十几个。北岸苏家寨仍穷得连儿也穿不上,因此把那一分一廛看得比命还重。他们被钱烧红?#25628;郟?#24819;赤膊上阵争夺遗产丧礼又自知理屈,于是乎就群起咬定死理拒葬。

  一批老前辈说,三十六年?#20843;?#29642;落地时,十二月大冷天?#21019;?#39118;大雷大雨,接着山垮龙走,人死鬼嚎,就有人算定她是天上降下的熬星,后来果然言?#26657;?#22905;父母被她气死族人跟着臭不说,竟养猪死猪,养牛死牛,养,日子越过越穷。

  哪象对门夏家村,开始还很穷,后来赶走了苏珊,就渐渐的发了。她临终时第三只眼(美人痣)突然暴裂,说明老天有眼将她收了回去,天老爷都要收的人,你们还葬这里,不是要让苏家寨再穷上千世万世吗?

  一批同辈人说,她苏珊绿花花的票子不施舍穷亲戚,倒去贴了外姓,她背叛我们,我们就开除她族籍,连族籍都没的人,有啥资格葬苏家寨?一群年青人跑来找夏雨说,我?#24378;?#20197;背着那些老东西,把她偷偷葬在后山老林里,?#36824;?#20320;们得出点钱,让哥儿们也去城里泡几天夜总会,尝尝城里小姐们的洋滋味。

  夏雨在苏家寨谈不下去,回到夏家村,向村人提出苏珊葬在村里,理由是苏珊曾是夏家儿媳。不想夏家村更厉害,不仅援引苏家寨女人祸村论,而且村长书记咬?#25628;?#35828;,要葬可以,那就索赔一千万,来抵?#38498;?#36133;穷的损失。

  夏雨?#25913;妇?#28982;向儿子下跪,把额去碰着地面骂:“你这没见没识的蠢东西,人家赶都赶不走,你还要捡回来,当初没把我老俩口气死,现在再来气我们么?你发了达挣了几个钱,还不是夏家祖坟选得好,葬在龙脉上?你把她要来葬在祖坟山,断了龙脉,我老俩口还不穷得去讨口,你还不败了家业再回柳溪守?#26053;恚?#20320;当初守?#26053;?#26102;她咋对待你的,给你戴绿帽不说,还把你掀出门再泼上一盆,?#26223;?#30340;抵了门喊你滚,你就滚回来赖着我们老俩口过抹泪日子。这些你咋忘了,亏你还是个夹雀雀的男人哩。你再提那娼妇半个字,看我们不打死你这没气没节没骨没头专给夏家干丢脸事儿的混账粑耳朵东西。”

  尤其夏母越骂越火,抓过一把粪杈,颤着小脚去击夏雨股,夏雨慌忙逃跑,一?#35748;?#29275;屎还是?#23665;?#21040;耳上。

  夏雨逃回旅社一叙说,方霖哭笑不得,感叹这青山绿水也不是一方净土了。

  香见闹成这样,哭着要去退那遗赠的钱。夏雨方霖说你这一退,他们还不把我们也给撕来吃了。四人只得掉转灵车返回县里,去?#36951;指?#21439;长商量葬烈士陵园。

  胖县长是得了好处费的,心里虽愿意却哭丧着脸说,烈士陵园是葬烈士和没问题的公职人员,老县长知道了,还不拍桌子打板?#20107;釵一?#20102;烈士名节?

  秋莹村妇建议在附近买块土地?#33485;幔?#22799;雨方霖又觉苏珊是出了名的富婆,白天葬了晚上还不给盗了,即使不盗,天长久没人去理,也会被人掀平了去种海椒或裁茄子。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由方霖带回上海,让苏珊骨灰跟了女儿和保?#32602;?#22240;这世上她只有这两个亲人了。

  方霖带着苏芳香和苏珊骨灰,悲悲?#26143;?#36460;上去上海的飞机。

  那老天爷却也作怪,上机前还丽当空,刚一起飞,十二月的天气突?#36824;?#26469;一阵?#31353;紓穹?#36807;后,乌云四合,把天地罩得如同墨打了一般,接着就是震天?#36710;?#30340;雷鸣和倾盆大雨。

  班机在风雨雷电中挣扎着颠簸着,一个霹雷响过,机身振了两下,一团火球扎进舱里,滚了几个圈儿又扎出舱外。

  人们惊愕着去瞧,机窗两边各击了个斗大的窟窿。一会儿,风雨没了,前面出现一片锦缎似的云,那云时分时合又幻化出各种飞动?#35828;?#23467;殿和人儿来。

  苏芳擦过惊汗去看行李架,只见了大窟窿,却不见了母亲骨灰盒,就惊叫起来。方霖香扭头去看,只见窟窿边挂着飘扬?#35828;?#19968;段黑纱…

  同机的人都说,刚才雷击时,那骨灰盒就随着那团火球飞出舱外,眼见得是掉?#36335;?#26426;去了。香苏芳就惊得哭了起来。

  苏芳哭了一阵,去靠着方霖肩问:“方叔叔,妈说她去了天国,连骨灰盒也跟着去了,世界上真有天国吗?”

  方霖望了?#24052;?#21315;变万化的宫殿,阴沉着脸说:“哪有?#35009;?#22825;国?她去?#35828;?#29425;。”

  (全书完)
上一章   天国   下一章 ( 没有了 )
搗玉台幻梦谭大江东去浪淘妙手仁厨天龙传奇怡惰阵桃红香暖伴花眠绣榻嘢史莁山艳史舞舂云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寒山石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天国》第三十七章 天国-全书完及天国最新章节第三十七章 天国-全书完在线阅读,《天国(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天国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
福建22选5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东方6+1走势图 足彩17001期投注策略 今天晚上平特三连肖是哪几个 彩客网双色球 大小球盘口分析 河北十一选五如何下载 盛世平特论坛4998 重庆时时彩彩票论坛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任三 今晚福彩开奖号码预测 足彩胜负彩分析预测 香港6合王中王透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