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惰阵》第十回被梦惊白琨悔终全文完及《怡惰阵》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怡惰阵  作者:清·江西野人 书号:48339  时间:2019/4/17  字数:3695 
上一章   第十回 被梦惊白琨悔终(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十回 为荒六人废命 被梦惊白琨悔终(全文完)

  话说井泉见他叁人把股排得齐齐正正,便道:“有趣!有趣!”也把芸香抱在上,芸香不用吩咐,把股捱着一家儿,厥得高高的。

  白琨道:“阿弟先要谁?#20426;?br>
  井泉道:“我先玉姐,自从娶了这几个月,?#35828;模?#36825;股却不曾过。”

  井泉说:“你那一个?#20426;?br>
  白琨道:“我李氏。”

  只见桂香、芸香道:?#20843;?#20004;的股有了主儿,咱两的股便省下了。”

  白琨道:“那里省得下,你且厥着,我自有道理。”

  正说着,只听窗外一人咥咥的笑了两声。你道是谁?就是白琨的小厮俊生,因在厨房睡着,至叁更多天,起来撒,见房门关着,却点着灯儿,俊生心?#20081;?#24785;,道:“恁般深更时候,点灯作?#35009;矗俊?br>
  便?#37027;?#30340;走在窗外窃听,只听这个说快活,那个说受用,这个说愁,那个说巴,又听得那个说股,那个说巴,俊生听够多时,巴也硬将起来,把窗户的纸透,用手指撕了一个小小空儿,把眼往里一看,只见一连排了四个股,像四只白羊一般,俊生忍不住,因此笑了两声,被白琨听见。忙问道说:“外是谁笑?#20426;?br>
  俊生那里敢应,便一溜往厨房去睡。白琨披了一件?#36335;?#24320;门一看,那里有人影?又忽然想道:“此必定是俊生了,却忘记了。”

  忙到厨房,在上?#24187;?#25720;着俊生,只见他口中尚气不息,又往心窝里?#24187;?#25169;?#35828;?#30452;跳。

  白琨问道:“方才是你笑了两声么?#20426;?#20426;生不敢隐瞒,便对白琨说了。白琨却不怪他,白琨极爱他的。俊生故意妆出些娇态,叫白琨股。

  白琨叫道:“我的兔子,我丢了你多夜,正想,倒是我的乖乖知心说着话。”白琨早已扒土,摸着将起来。白琨道:“乖乖?#28909;?#27492;疼我,我如今也要你个快活。”白琨道:“那屋里有四个,只两条巴,得不热闹,我看你这条巧子也恁可以,何不同到那屋里打一个中伙。”

  俊生听了,笑道:“有大爷在那里,我如何便去得呢?#20426;?br>
  白琨道:“我?#28909;?#26159;大爷,你就是二爷了。?#28909;荒?#21435;,我谅那井泉也不敢慢你。况且井泉的股也和你一样,是我?#35828;摹!?br>
  俊生听说,心欢喜,遂同白琨走进房来。四个股仍然排列好好的,只见玉姐从腿里一看,见有两人进来,慌的水扒起,李氏、桂香、芸香也都起来。

  白琨道:“何必这般惊慌,此非别人,乃俊生也。”

  井泉道:“?#21019;撕?#24178;?#20426;?br>
  白琨道:“我方才到外边一看,并无人影,及至厨房上?#24187;?#20426;生独自一个在那里孤孤零零,咱们在这里荒欢乐,于心?#35805;玻?#26082;在江边站,就有望景心。况且方才又被他看在眼里。”

  大家一齐道:“使得使得。”俊生听了这话,喜出望外。

  井泉道:“这俊生模样着?#35828;?#32039;,我先把他的,方才痛快。”

  白琨道:“这是送上门的。”

  俊生也不推辞,赤赤的身子凑在井泉巴边,厥起一个雪白的定来,往井泉巴头?#20384;?#24448;抹擦,井泉把的铁硬,叫俊生咂吃,俊生口咂得十?#21482;?#28316;,咂得这巴红润润爱人。李氏看得高兴,那肯叫他俊生的股,便从俊生的口?#26657;?#21452;手把巴取出,扯到上,把拍开。

  井泉兴大发,一气了一万多?#32654;?#27663;娇声婉转,内连响不绝。白琨看得高兴,也叫俊生咂巴,俊生用口去咂,只见玉姐过来,把白琨的巴顺手牵过,扯在凳上,把两腿搁在白琨肩头上,白琨提起巴,内,笃,左刺一阵,右捣一阵,上一阵,下挖一阵,又在中间?#23472;?img src="image/ji2.jpg">冠,了一阵,得玉姐快难当,叫道:“我的心肝,不好了!我过不得了!”

  登时闭目合眼,浑身摇,口中唧唧吱吱,白琨知是来了,遂把扭了几扭,也陪着玉姐了。

  这里玉姐和白琨的热闹,那里李氏和井泉利,俊生看得十分眼热,遂把桂香扯在椅上,把门一看,十分?#20035;櫻?#20426;生兴大发,把进,急急送。只见芸香把桂香的皮捏住,道:“你两个,怎么都忘了我呢?#20426;?br>
  俊生道:“我只一条巴,如何分的开?只等完他,再你罢!”

  芸香道:“我这的难受,你且与我杀杀,再他。”

  桂香道:“小妮子能有多大,敢在这里嘴。”俊生拔出巴来芸香,芸香喜的把俊生的巴用口咂了一会,自己坐在椅,拍开两腿。

  俊生摸,道:“好一个极的小,甚是有趣!”俊生亲了一个嘴,把舌尖品咂一会,下边那巴似火热一般,墩,墩得芸香水直了一千有馀,得个门鲜红,井泉一看,见他得有趣,便丢了李氏的巴来,到俊生背后。双手搂住俊生的,把俊生的将起来。

  白琨一看见的热闹,忙丢了玉姐的,拔出巴来,又到井泉的背后,用手把巴也将井泉将起来,前边俊生、中间井泉、后边白琨,一一齐,一送一齐送,四个人的?#34892;耍?#21069;边响,后边一对?#19978;歟?#24799;有李氏、玉姐、桂香叁个闲着,倒无甚趣。

  李氏道:“?#26790;?#35265;识。”遂把白琨的搂着耸,玉姐也搂住李氏的也直耸,桂香也把玉姐的搂着直耸,七个人抱到一堆,作了个一团?#25512;?#30340;买卖。耍够多时,不觉五更将尽,红东升。各人穿了?#36335;?#26803;洗已毕,又办了些汤饭?#40784;?#31561;物,大家吃了,欢?#21482;独幀?br>
  自此以后,叁条物四个快乐,夜夜风,逢着就,遇着就,白琨又把两个?#23601;?#35768;配了俊生,不肯叫他嫁别人。况且自己还得。说话中间,过了叁年有馀。井泉得了一个弱症,无非是酒之弊,已呜呼了。

  这玉姐见丈夫死了,囚烦恼在心,饮食不节,况且常常梦见井泉来,这因与白琨戏了一番,不知忌惮,喝了凉水,得了症而死。白琨把玉姐的尸首合井泉葬在一处,十分?#31383;А?br>
  再说李氏被井泉的心肯意肯,见井泉死了,自己甚伤惨,也是梦中见井泉戏,渐渐把骨髓干,?#33618;?#22810;死了。白琨见老婆又死了,井泉、玉姐又亡故了,心中大是不快。幸有俊生的股,桂香、芸香的小,当常消遣消遣。

  ?#25163;狄荒?#25196;州府开科,白琨办备铺盖行李,带了俊生去科举,将桂香、芸香付自己的老妪,遂与俊生去了。不期刚走了五十多里路,俊生忽得了疟疾,十?#20013;?#24694;,白琨甚是着忙,也不去科举,雇了一?#36865;?#36735;,将俊生坐了。白琨一同回家,到了家?#26657;?#26690;香、芸香不期也是此症,白琨十分害怕,请医调治。过了几,越发不好,刚刚延过七天,叁人一同归。白琨痛哭不止,无奈何,埋葬一个坟内,白琨见人已死了,自已一个孤凄难过,终哀声不止,眼泪不干。

  一,正在书房闷闷独坐,觉得身子乏倦,精神短少,到上睡了。正睡在困时,忽见井泉、玉姐、李氏、俊生、桂香、芸香,身披伽锁,个个苦声淘淘。白琨道:“你们为了甚罪,受这等刑法?#20426;?#24573;然一看,并不是些人了,遂变成六个乌,两个公的,四个牝的。白琨惊道:“你们是人,为何又成了了?#20426;?br>
  只见大公道:“我就是井泉。”

  白琨问道:“你为何事?#20426;?br>
  井泉道:“只为咱们荒太过,囚不避灯光、光、月光,阎王?#35328;?#20204;荒之事,件件登了簿,定着万恶之?#20303;!?br>
  白琨道:“你见簿上造着我的罪?#31353;瘢俊?br>
  井泉道:“你的罪恶也与我们一样,只因你前生有救人贫乏的善事,以补此罪恶,你的罪恶与前生的善事,俱扯直了。阎王又道:“你下次再如此荒,也与我们是一样了。”也不得人身了。”说罢,忽然不见。

  白琨急忙醒来,吓了一身冷汗,心里才恍然悟道:“天理报应,丝毫不差。”又想了想,道:?#30333;?#27492;以后,决意不作那事,不如剃发为僧,那倒爽快。”当下主意已定。

  过了数,把?#20063;?#19968;?#30111;?#21334;了,有好几千银子,又与了老妪五十两银子,自已收拾行李,上茅山拜了一个师父。

  那师父法名叫叁省长老,又与白琨起个法名叫省印,谈经,时时说法。白琨到后来明了心,见了,方是正经结果。又把六个?#35828;?#32618;过,替他们超渡了。

  后来这六个人,方才又转人身,白琨又遇江西野人,不记姓名,叫他作一部小说,教人人看见,也?#34892;?#30340;,也?#26032;?#30340;,或曰:“六人皆畜牲也。”而传者未免以此为省,而野人曰:“其事可考,其人则?#26657;?#21149;世良言,何罪之有也。”

  西江月

  白琨能悔终,故不等于六人之罪;

  六人因何短命,皆是骨髓干。

  是刺人剑,过用透体寒;

  樽节如服药,延寿度千年。

  戒哉!戎哉!

  (全文完)
上一章   怡惰阵   下一章 ( 没有了 )
桃红香暖伴花眠绣榻嘢史莁山艳史舞舂云花荫露灯愺和尚醉红情巫山蓝桥?#21334;?#21367;风流媚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清·江西野人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怡惰阵》第十回 被梦惊白琨悔终-及怡惰阵最新章节第十回 被梦惊白琨悔终-全文完在线阅读,《怡惰阵(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怡惰阵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
广西11选5开最快开奖 极速时时彩官方开奖 青海快3和值表 特肖平特肖什么意思 秒速时时彩开奖的结果 福彩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2019044红球预测 极速赛车极速飞艇玩法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结果 买马中了特肖有多少倍 体彩超级大乐透17125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帮手 天马网吧娱乐平台 极速11选5开奖官网 免费安徽快3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