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廚邪妃》第一百五十二章大結局及《美廚邪妃》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美廚邪妃  作者:久雅閣 書號:47004  時間:2018/11/3  字數:9630 
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結局    下一章 ( 沒有了 )
  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 618259589 天天領紅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宮里的車?宮里來過人?”看著遠去的宮車,剛處理完事情回家的郝云驚,看著家丁問道。

  家丁回:“王爺,宮里把小寶姑娘給接走了。”

  “接她?”

  心下一陣驚慌,他的臉色也有些難看起來,一邊的花蟬見狀,面了酸意:“云哥哥是在擔心什么?”

  郝云驚一語不發,目光冷如冰霜,似要把人給殺死一般可怕:“以什么理由接走?”

  沒有理會花蟬,他目光直勾勾的看著家丁。

  家丁被看的有幾分寒栗,諾諾如實回話:“皇上冊封了小寶姑娘為廚妃娘娘。”

  廚妃!

  陡然聽到這兩個字,郝云驚只覺得渾身的血凝固成了一團,無法動彈。

  花蟬看著他崩潰的表情,臉上的酸意越發的濃烈:“云哥哥,你就這么在乎她?”

  他掃一眼花蟬,事實上,過了今天晚上,花蟬就對他沒有了利用的價值的,他就可以告訴小寶,其實一切,都只是為了集嶸和芙蓉,這只是一個計謀,他沒有不愛她,他囚她,只是為了怕她離開,可是現在,她卻真的走了。

  “我進宮一趟。”

  丟開了花蟬的手,他重新爬上馬背,往宮里方向去。

  花蟬氣急敗壞的阻擋在的馬前:“云哥哥,你這是要做什么?你別告訴,你現在的表情,是因為害怕福小寶報復你,你分明很在乎她,你當我是傻子嗎?”

  她只顧著自己氣急敗壞,完全沒有想到,她此刻模樣,和以前的花蟬,幾乎是一模一樣,她完全暴了,事實上,她早已經暴,只是郝云驚將計就計,想利用她幫助集嶸和芙蓉罷了,卻沒想到,會搭上小寶。

  看著花蟬,他沉默了一分鐘,冷冷道:“不管你怎么想,她絕對不能進宮。”

  “你是要和皇上抗衡嗎?云哥哥,你斗得過皇上嗎?那是你父皇的女人。”從小就了解郝云驚的脾氣,這樣阻攔他,只會讓他厭惡,他是不會依你半分,只有把事實擺在他面前,讓他自己去分析。

  這一次,果然奏效,他身子僵在了馬背上。

  要和父皇抗衡嗎?

  很久很久以前,她母親的抗衡,換來了外公舅舅和姨母等人悲慘命運。

  很久以前,他的不自量力,換來了是姐姐被遠嫁,客死異鄉。

  他真的有這個勇氣和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抗衡嗎?換來的結果是什么?他知道,很有可能,是小寶的毀滅。

  他不能,不可以。

  糾結的看著遠處,他立在馬背上的身影,定格在風中,說不出痛苦。

  *

  進了宮,還沒來得及看看皇宮是什么模樣的,她就被直接送到了一處宮殿,和冰冰下了車,那巍峨高聳的宮殿外,寫著龍居宮三個字,公公讓她在外面稍后,進去通報了之后,對她道:“皇上有請。”

  對于這個無緣無故冊封自己為勞什子廚妃,還用福大寶的性命來威脅自己的男人,若傾一開始就沒有好感,及至進去,看到眼前熟悉的面孔,她不無驚訝喊了出聲:“是你。”

  這不是那天郝云驚生日,到她的水月鏡樓來喝湯的男人嗎!

  男人微微一笑:“是我!”

  “你,你是皇上?”

  “我是!”一點也不兇,笑容很溫和,帶著中年男子的魅力。

  若傾卻一點都不被這溫和的笑容和魅力所打動:“你為什么要抓我來!”

  “抓!”他顯的有些吃驚“劉公公沒有好好待你嗎?”

  “不是他,是你,我并不想做你的妃子,你違背我的意愿,抓了我哥哥做人質,就是把我抓來的。”

  她的直言不諱,讓邊上的宮女太監俱是吃驚,連主座上的男人,也頗為震驚,普天之下,還沒有一個人膽敢如此和他說話,她莫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不過,她這番犀利的模樣,卻出其意料的讓他喜歡。

  “你說,你不想做朕的妃子,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對此趨之若鶩嗎?”

  “那你大可以去找那些送上門來的啊,你抓我一個不愿意的,我不樂意,你也掃興,有什么意思。”

  “呵呵!”眾人都倒了一口冷氣,皇上卻笑了“那朕如果告訴你,你一點都不掃我的興,反而的,我很喜歡你,你覺得如何?”

  “你…”若傾無語,看了看眼前的男人,她覺得自己真是沒有辦法和他交流:“我哥哥呢?”

  “想見你哥哥,你先過來親朕一下,朕就告訴你。”

  惡心,下,死大叔。

  她才不要。

  倔強的看著他,她也是有守和骨氣的:“你給不給我見,不給我見,你得到的,將只是一具尸體而已。”

  電視劇里學的橋段,專門用來威脅人,希望這次能奏效。

  “小丫頭,脾氣還硬,好吧,劉公公,帶她去見她哥哥,然后把她送去暖心殿。”

  “是,皇上!”

  方才的公公進來,領了福小寶往東南方向去,到了一處院落,公公把她劫在了門口:“娘娘在這遠遠看一眼就是,你哥哥安好著呢。”

  怎么,不讓她進去,真是欺人太甚了。

  她又不笨,心里清楚的很皇上只讓她看到福大寶,不讓福大寶看到她,是怕福大寶為了妹妹的幸福,不想成為妹妹的負擔和拖累,咬舌自盡了。

  她其實也怕,算了,讓她遠遠看一眼,確定一下福大寶的安危也好。

  看了一眼,她就跟著公公去了所謂的暖心殿。

  比起龍居宮的巍峨富麗,暖心殿略顯小家碧玉一些,若傾聽劉公公說,她正式冊封禮前,就住在此處了。

  心緒,已經平靜了許多,她不信命,卻又不得不認命。

  生如浮萍,無漂泊,任風擺布,任水推送,她完全沒有辦法左右自己的人生。

  一整在暖心殿中,她都有些癡傻出神,直到入了夜,她才沉沉嘆息一口,打算回睡覺。

  一轉身,身后已經關上的窗戶,忽然被外力推開,她以為是風,一轉生,猛嚇了一個靈:“你,你…唔,唔…”一個黑衣人,捂住了她的嘴,她嚇的大叫起來,男黑衣人卻一把拉下了自己的面罩,居然是連曦。

  “小寶,我放開你,你別叫,不然我會被當做刺客殺死,知道嗎?”

  和她相處已久,連曦這是充分利用了她的小善良。

  福小寶點點頭,看到是連曦,雖然好奇他夜半三更來做什么,卻知道他絕對不會害自己。

  嘴被松開,她迫不及待問道:“你怎么來了?”

  “我只是想來告訴你一些事,本來就不該瞞著你,只是為了讓花蟬信以為真,假戲真做,我們才刻意瞞著你,沒想到會釀出這么多禍事來。”

  “什么事情?”看他表情凝重,這件事情必定非同小可。

  他看著福小寶,沉沉嘆息一口,慢慢訴說起來。

  福小寶聽著他的訴說,心口一跳一跳,面色一陣一陣的變化著,居然,居然是這樣。

  紅燕居然真的是花蟬。

  而她接近自己的目的,居然只是為了成為第二個自己,替代自己在郝云驚心底里的地位。

  郝云驚愛上紅燕,只是將計就計,想利用花蟬兄妹救出被困在宮中,生不如死的芙蓉公主。

  而芙蓉公主和她的徒弟集嶸還是一對兒的。

  郝云驚故意和集嶸鬧翻,時候把芙蓉送給集嶸,便沒有任何人會猜得到,芙蓉和集嶸在一起。

  這里頭,居然是這么一出戲,而她,一開始就入戲了,傷的體無完膚,現在聽到了故事的始末,她有些懵,心口的傷痕,卻開始不藥而愈,一點點的自我愈合。

  “真的嗎?”

  她就知道,她不會看錯人,郝云驚絕對不是那樣的人。

  “真的。”連曦的語氣,絕對不像是騙人“過了今天晚上,花蟬兄妹幫忙救出了芙蓉公主,把芙蓉公主轉到集嶸手里,本就該萬事大吉的,既把花蟬花軒定為了偷公主的罪人,遣她們回國,主子又可以和你解釋一切,重新和你在一起。可是,沒想到橫空生出這事端,小寶,你答應我,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好自己,你若是死了,主子必定也活不了的。”

  心里一陣的感動,眼眶了一半,她點點頭:“嗯,我不會有事的,放心吧。”

  “我們會想辦法救你出來。”

  “還有我哥哥。”

  “你哥哥也在宮中?”

  “不然我怎么可能乖乖進宮,就算再怎么對王爺心灰意冷,我也不會如此作踐自己。”

  “好,知道,你的冊封里,在三天之后,我們一定會來救你。”

  “嗯!”心里有了希望,而且誤會也解開了,福小寶原本難過沉重的心情,此刻全然放松了下來,她知道,郝云驚肯定會來救她的。

  次清晨,冰冰進來伺候她更衣洗漱的時候,卻看到她心情極好的坐在梳妝鏡前樂呵呵的傻笑。

  冰冰一慌,手里的臉盆差點落地,小姐,難道是瘋了?

  “小姐!”

  “早啊,冰冰!”

  語氣都這么快,難道是真瘋了。

  “小,小姐,你怎么了?”

  “我沒什么啊!”她笑嘻嘻的回話。

  這還叫沒事,冰冰實在不相信,但是她聽娘親說過的,千萬不能和一個腦子有病的人說她腦子有病這個事情,因為這會刺到她做出過的事情啦!

  當下,她偷偷放下了洗臉盆,然后,找了個借口退了出去,一出去,忙吩咐宮女去請太醫。

  不多會兒,太醫到,若傾看著這陌生的老頭,穿著官服,有些好奇:“這位,是誰啊?”

  冰冰對太醫使了個眼色,太醫畢恭畢敬的上前,給若傾下跪:“娘娘,微臣貞道,是來給娘娘請平安脈的。”

  這是宮里的規矩嗎?

  算了,也不為難這老御醫,把手伸給對方,她道:“請吧。”

  太醫細細把了一會兒脈,忽然,目驚喜:“恭喜娘娘,賀喜娘娘。”

  喜什么,這個太醫怎么神神叨叨的,盡說些聽不懂的話。

  “貞太醫,我家小姐如何了,你為何道喜?”

  冰冰也不明白,明明是叫他來看看小姐腦子有沒有問題,怎么扯到道喜這一出上了。

  “娘娘已經身懷有孕,微臣自然要恭喜娘娘。”

  什么!

  又驚又喜,若傾不敢置信的撫摸著自己肚子,前段日子總是嘔吐,嗜睡,但是她絕對自己能吃能喝,所以應該不是懷孕的癥狀,沒想到…

  可是,她馬上就要成為皇上的女人,如果讓皇上知道她懷孕了,那她和孩子…

  “太醫,這個,那個,孩子是本宮和皇上,所以,這個好消息,你要替我保密,本宮冊封禮上,要親自告訴皇上,給皇上一個驚喜,你記得,要幫本宮保密,知道嗎,知道嗎?”

  她急著追問,那太醫笑的慈眉善目:“微臣明白。”

  “不許告訴任何人,本宮要給皇上一個大大的驚喜。”

  “微臣領命。”

  “那,你走吧,冰冰,送大人。”

  “是,小姐。”冰冰領命,送了的太醫出去,不多會兒,冰冰折了回來,看著若傾,目不敢置信:“小姐,你有了七王爺的骨?”

  “噓!”若傾緊張的比了手指在上,環顧周圍一圈“不要這大聲,這孩子,來的可真不是時候啊。”

  “小,小姐,奴婢斗膽一問。你早上,到底在樂呵什么?”

  看她對于孩子的靈機應變,應該不是腦子有問題,冰冰想知道,到底她在樂呵什么。

  “其實…哎…告訴你也沒事,其實是這樣的…”

  嘰嘰呱呱的把昨天晚上連曦告訴她一股腦兒的告訴了冰冰,小丫頭聽完,吃驚幾乎說不出話來,不過旋即,目喜悅,真心替若傾覺得高興。

  是應該高興,眼下唯獨不高興的,是沒有辦法告訴郝云驚這個好消息。

  哎,寶寶啊寶寶,你可是在老媽最多災多難的時候來到的,你要住,要堅強,和老媽一起等你老爸來救我們啊。

  兩后,冊封大典。

  這幾晚上,連曦都不來了,若傾懷孕的好消息,也沒辦法告訴郝云驚,忐忑的等待著他們的救援行動,可是,及至冊封典禮開始,卻依然沒有等到半分動靜。

  若傾的心,猛然的冷了。

  是不是,連曦所謂的救援,是一個冗長的計劃,長久到她要等到白發蒼蒼去。

  過了冊封禮,她就真的成了皇上的女人了,而估計她做不了多久的廚妃,府中的孩子就會被發現,到時候,她和孩子必死無疑,她怎有時間,等到白發蒼蒼去。

  心頭一陣陣的悲涼,任由人擺布著下跪,磕頭的,叩拜!

  司理官開始唱諾一些她聽不懂的東西,唱完,冊封禮就算是結束了。

  若傾的心,也越來越涼,越來越冷。

  “禮畢…”終于,當司理官突出那兩個字的時候,若傾的心徹底的冷了。

  木訥的由宮女攙扶著起來,木訥的走到皇上身邊,門口那抹陽光,忽然被一個高大的身影遮擋,一個高大的男子,不顧太監的阻撓,一步步的進了宮殿:“父皇。”

  熟悉的聲音,帶著一絲冷傲的氣息。

  他,他來了,若傾目喜悅,他漸漸的進了屋子,面目越加清晰。

  “皇,皇上,七王爺他要硬闖。奴才們等攔不住。”

  “下去!”冊封里中,王爺皇嗣是不得出現,七王爺的出現,顯然引了皇上的不悅“老七,你來做什么?”

  “兒臣只是來問父皇要回一樣東西。”

  “什么東西?”

  “我的女人。”

  若傾怎么都沒有想到,他們的營救計劃,居然是如此的明目張膽不要命,看著皇上逐漸霾的臉色,她的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一把上前,湊到了郝云驚耳畔:“你不要命了嗎?你不想活了,我和兒子還不想死。”

  聽到兒子兩字,他眉目一動,嚴峻的臉上,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伸手,把她攬在了懷中,目光直視著面前的皇上,這是他從小到大第一次,這樣直勾勾的盯著皇上。

  “父皇搶了我母后不夠,還要搶我的女人嗎?”

  家丑,這絕對是家丑,皇上的臉上是掩不住的惱火:“云驚,朕看你是活膩了,來人呢,把七王爺給朕拿下。”

  “誰敢。”身后,忽然傳來一聲大喝,底氣十足,聲音蒼勁有力。

  眾人回頭,看到的是一個白發冉冉的老者,握著龍頭拐杖,出現在門口。

  這老頭是誰,誰都不知道,但是皇上一見此人,慌從龍椅上起身下來,居然給老者跪了下來:“父皇!”

  父皇,先帝,先帝不是已經故去了啊?怎么…

  眾人皆驚,不敢置信。

  那老者看了一眼地上跪著的皇上,開口:“這幾年,你真是越來越混賬了,你真以為父皇徹底的隱退了,不管朝政事了嗎?”

  “兒臣不敢。”

  見到皇上惶恐模樣,就知道眼前的老者,必定是真正的先帝,不,應該是太上皇。

  大家紛紛跪下,誠惶誠恐請安。

  老者走到了郝云驚面前,親自攙起他:“你害死了老七的母親,害慘了老七的外公一族,難道,現在連老七的女人你都要搶嗎?”

  皇上惶恐,被太上皇說的無地自容:“兒臣不知。”

  “那你現在不是知道了。”

  “都怪云驚沒有告訴兒臣,兒臣現在已經知道了,兒臣立馬廢了廚妃,將她賜給云驚,父皇的,如此可好?”

  “你為人狡詐,容易出爾反爾,不保我一走,你就蓄意報復云驚和福小寶,你在此立誓,不得傷他們一干人等,半。”

  “兒臣,發誓!”

  皇上這些可真叫做窩囊了,若傾是看的心花怒放,這次解救,順利成功。

  和郝云驚回去的路上,她再也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一把撲到了郝云驚口:“都是你,都是你,干嘛那個計劃不告訴我,的我差點傷心死了,還出這了這出。”

  他溫柔的抱著她:“都是我的錯,小寶!”

  “你得補償我。”

  “好,你要什么我都給你。”

  聞言,她從他懷中身出來,笑嘻嘻的看著他的臉:“我要你,和我一起回我的家鄉去,我不喜歡這里,我們重建福家酒樓,一起安安穩穩過一輩子,好不好?”

  “好!”他寵溺的親吻她的額頭,其實,就算她不提議,他也不想呆在京城了,官場不適合他,本就是個自由散漫的子,卻要被舒服在這偌大一座城中,爾虞我詐,勾心斗角,他厭倦了這樣的生活,只想單純的和她過一輩子。

  甜蜜的窩在他的懷中,手指在他口畫著圈圈,她問道:“你是怎么找到太上皇的?”

  “呵呵,傻瓜,我皇爺爺早已登極樂世界,而且即便他還在人世,也便會手我們的事,那個皇爺爺,你真看不出來是誰假扮的嗎?”

  “假扮的?”

  “那是連晉啊!你個小傻瓜!”

  “連晉,那皇上他怎么…”

  怎么可能認不出來,就算易容的再厲害,也不可能完全想象啊,那個老頭,現在想起來,和連晉倒還真有幾分的想象。

  “你只知連曦連晉是我的屬下,卻不知道,我和連晉,還是堂兄弟吧!”

  絕對不知道,今天才知道,直接嚇到了她的小心臟:“堂兄弟。”

  “那連曦呢?”

  “我們太爺爺是同一個,他爺爺和我爺爺生的十分想象,他又很像他爺爺,所以扮起我皇爺爺來,父皇絕對看不出來。”

  “天哪,你們皇族關系,太復雜了。”

  不過卻真的要謝謝這份“血緣”關系,謝謝“太上皇”的出現。

  甜蜜的依偎在郝云驚的懷中,她的最佳,勾起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

  兩個月后,晉北城,福家酒樓。

  福家兄妹的出色廚藝,吸引了方圓百里許多食客慕名而來,生意如火如荼,好的不得了,福大寶主廚,福小寶和冰冰打下手,連曦是跑堂,連晉是賬房,至于郝云驚這大爺,每天除了蹭吃蹭喝,還是蹭吃蹭喝。

  這天的傍晚,酒樓生意最是紅旺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而來一陣打鬧聲音。

  “滾滾滾,都給本大爺滾,今兒個,本大爺把這酒樓給包了,你們一個個,都給本大爺滾。”

  聽到外面的喧鬧聲,著快五個月大肚子的若傾,出去看情況,卻見一個“老朋友”正耀武揚威的帶著十多個手下,四處驅逐她的客人們。

  客人們忌憚這“老朋友”的勢力,嚇的做了鳥獸散,飯錢都沒給結。

  若傾氣急敗壞的跺腳道:“別走啊,別怕,別怕啊!”“結賬啊,結賬。”

  “結什么賬,呦,多半年不見,福小寶,你都胖成這樣了。”

  男人說著話,嘴巴卻閉合不緊,漏風似的,不時出一點口水來,他忙干,繼續道:“你們膽兒還不小,居然還敢回來,既然有這個膽子回來,那本公子就送你們一件好東西,來人,抬上來。”

  一個蒙著紅帕子東西被抬了過來,看提及,十分的巨大,兩個下人把它放地上的時候,還有一些奇怪的震動和回聲。

  若傾擰著眉頭:“什么東西?”

  林大少爺一把拉開紅布,里頭出一口青銅大鐘來。

  送鐘。

  尼瑪,他這是來挑事的是嗎?

  只怪今天郝云驚和連曦連晉接到了集嶸的邀請帖,出去和集嶸密會,不知道何時回來。

  當年他們利用了花蟬花軒把芙蓉公主偷了出來,結果的花軒花蟬被趕回荀氏王朝,荀氏王朝理虧,對此也不敢多言語,聽說花蟬公主回去后,就被嚴加看管了起來。

  花軒沒有后臺,則是被直接貶為了庶民,這不可謂不大快人心,那個鬼。

  而芙蓉,偷偷被送去給了集嶸,因為誰都知道七王爺和集嶸鬧翻了,所以誰都不會想到,芙蓉如今盡然是和集嶸在一起。

  這走上,郝云驚,連曦連晉就出去會面集嶸了,所以面對惡人的挑釁和鬧事,福小寶想教訓也沒這本事,臉色被氣的一片蒼白。

  “不要太過分,林少爺!”

  “呦,我這還有更過分的呢,來人,把這給我砸了,本少爺的地盤,容得你們放肆。”

  “…”眼看著那些人七七八八動手開始砸,若傾自然上前阻攔,卻被人一把猛推,身子眼看著就要撞到門后的柱子上,間,卻忽然飛來一條白色的綢緞,把她溫柔的接個正著,順著白色的綢緞望去,一個貌若天仙的女子,從天而降,而女子邊上的男人,笑的那般溫和,若傾看到那男子,一下子了眼眶:“小天。”

  看著小天和那女子如同天外飛仙一樣摟著落下,他們的關系可想而知,若傾真心為北辰天感到高興,他終于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了嗎?好美的女人,像個九天仙子一般。

  若傾被小心點放穩在了地上,只見那女子左右開弓,兩條白綢,如同兩條蛇一般,呼嘯著朝著那些鬧事的人而去,不多會,屋內哀嚎遍野,除了林大少爺,其余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哭爹喊娘。

  “你,你給我等著,福小寶!”林大少惶恐,急急忙忙后退想跑,只是,他才跑了不到兩步路,忽然一聲慘叫。

  一眼望去,那林大少的嘴巴上,被一筷子打橫貫穿,整個筷子在他嘴巴上,讓他看上去,活像是個木魚,的位置,盡也和那一次一模一樣,鮮血,汩汩的從傷口落下,染紅了他的下半張臉和衣服。

  這是他罪有應得,邊上圍觀的百姓,無不擺手叫好。

  若傾的目光,卻是落在了不遠處屋頂上的男子。

  一襲淺藍色長袍,隨風飛舞,黑發如墨如瀑,比起第一次相見的他,如今的他,不再冷酷,不再面無表情,遠遠的,他看著她笑,笑容,如同初升的光,溫暖和煦。

  在那一片藍天白云的背景下,他驚為天人,她和他相視的笑,眼底里,只看得到對方。

  如果說,讓若傾在選擇一次,當年的攀巖,死還是不死。

  以前她肯定是選擇不死,她留戀現代的生活,留戀那個她生活了十多年的世界。

  可是如今,她的答案,卻只有一個字——死!

  因為,能遇見他,便是人生最美麗的事情,死亡,又有什么可怕的?

  郝云驚,此生有你,足矣。

  ——題外話——

  完結了,這是我寫的最沒有感覺的一本書,我已經很久很久很久沒有寫小白了,寫的如同擠牙膏,憋啊憋啊憋啊,終于算是寫出了個結局,哎,希望大家原諒吧,真摯的給大家道一個歉,我的沒感覺,導致了這本書的精彩開頭,平淡過程,狼狽結局,我會休息一段時間,等下次再見,希望呈現給你們一個重振旗鼓的小九!最后,要謝謝你們,謝謝你們,一路相隨。
上一章   美廚邪妃   下一章 ( 沒有了 )
異世邪妃空間醫藥師特工狂妃王牌刁妃王爺,你抱錯別惹朕的小皇代嫁棄妃蛇王選妃王的爆笑無良獸妃:鬼王的囂張小皇妃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久雅閣最新創作的免費穿越小說《美廚邪妃》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結局及美廚邪妃最新章節第一百五十二章 大結局在線閱讀,《美廚邪妃(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美廚邪妃的免費穿越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