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傾天下》第182章大結局及《妃傾天下》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架空小說 > 妃傾天下  作者:輕塵如風 書號:46995  時間:2018/11/3  字數:9424 
上一章   第182章 大結局    下一章 ( 沒有了 )
  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 618259589 天天領紅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三之后,關山道上,有人看見一素衣女子,她神情冷冷清清的,血飛濺點點,布她一身的柔白月長衫。

  在她光潔的額頭正中央,一道月牙印痕,凝固著血,似血映月一般,走過她身側的人,只要看過她一眼,便難以忘記。

  有人說,她當時拉著一輛板車,一步一步艱難地向前跨步著,那板車上平靜地躺著一名俊美卓然的少年,嘴角掛著入夢的舒心光,他像是睡著了一樣,那好看的劍眉舒展而開,面容異常安詳、恬靜、動人…

  又有人說,七天之后,在落月王朝舊時寧王府的桃花林中見到一名容顏素淡清雅的女子,她,白衣勝雪,站在一座新墳前,舒展雙臂,緩緩地開始揚起一曲飛舞,那絕美的身影,帶起飛落的桃花粉紅,漫天揚起,定格成永恒的畫面。久在寧王府當差的老仆人當時見了,眼淚痕,據說,他激動的是,寧王爺回來了,寧王妃也終于回來了。

  當時院門外,還有一落魄書生偶爾經過,無意在墻頭之上瞥到一眼,他驚為天人,爬墻而觀,久久不能自拔。回去之后,他疾筆繪下,題名畫卷名為“烈焰鳳凰踏歌而來”

  此畫讓書生一舉成名,直達上聽,傳到了蒼夜王朝衛山而的手中。少年帝王當下獎賞那位書生黃金萬兩,千里良田,從一介秀才直接官拜左侍郎,伴駕身側,連夜啟程出發,趕到舊時寧王府邸,想要見一見那飛舞的清冷女子。誰料,人去樓空,新墳之上,只有一束快要枯萎的桃花花枝,粉紅點點殘。

  當時帝王一聲長嘆。“終究還是無緣得見啊。”回朝之后,帝君時常望畫而癡,時時心中牽掛。天和二百O六年,這副“烈焰鳳凰踏歌而來”在帝王衛山而當政四十年后,伴隨他一同葬入了皇陵之中。然這副畫卷卻沒有一直伴隨君王身側,后有一個盜墓高手進入皇陵偷盜珠寶之時,無意間打開這副畫卷,當下為畫中的女子美態所吸引,他竟然忘記了盜竊珠寶,欣喜若狂地帶著這副畫卷離開了皇陵。

  從此之后,那副“烈焰鳳凰踏歌而來”便落民間,失蹤了,沒有人知道它去了哪里,也沒有知道它落在了誰人手中。

  還有人說,三個月后,在琉璃國的夙家莊園里,人們再次看到那名素淡清冷的女子,她的面前安坐著一名清俊出塵的少年,他溫潤子眸,光澤瑩瑩,眼神溫柔得似要滴出水來。清冷女子難得出淺淺的笑意,她玉指揚在九霄環佩上,音渺渺,悠遠蒼茫。

  一曲終結,她淡淡而笑,起身告辭。

  “箐兒,一定要離開嗎?”月牙長衫,衣袂揚起,溫潤的子眸,光澤黯淡。

  她點了點頭,清亮的眼眸,堅定而沉穩。“大哥,珍重。”她瓣之上,微微揚起一道優美的弧度。“等我找到了燁,我就帶他一起回來。”當斷壁之下,她未見到夙燁的尸身,想著也許他被人救走了。無論如何,只要有一線希望,她一定要找到燁,因為她對他許下過諾言,他生,她生,他死,她死,上天入地,無論到了哪里,她都要陪著他。

  夙漓溫潤的眼眸,光點點,他完美的形,扯動一抹淡淡的光。他輕柔地將方箐擁入懷中,撫了撫她一頭青絲。

  “如果找不到燁,你也一定要回來一次,你要記得,大哥永遠都呆在這里等候著你的歸來。你的性命不是你一個人的,大哥懇求你,不要那么自私跟殘忍,可以嗎?”他好不容易見到她平安歸來,如果萬一燁兒不在人世了,她又要生死相隨而去,那么,留下他情何以堪,倒不如讓他也一同歸去。

  方箐抬眸,光澤盈盈,她了一口氣,音微顫道:“箐兒明白的,無論燁是生是死,我都會帶著他一同回來的,一定會來見大哥一次的。”大哥是這個世上第一人讓她敞開心扉的人,是讓她感受到溫暖的人,她不想對他殘忍,所以她答應他,無論結果如何,她都會回來一趟的。

  夙漓寬慰地看著她,他抬手,刮了一下方箐的鼻子。“記得要時刻傳信來。”

  “我會的,大哥。”方箐淺淺地笑了笑,隨后揚風踏步而去。

  夙漓站在風中,目送她的離開,他的眼眶,再一次潤了。

  身后,溫柔的手,輕輕地拍在他的肩膀,回眸一看,是娘親上官依云。

  “傻漓兒,你應該留住她的。”上官依云輕輕嘆息道。誰都知道,從萬丈斷壁摔下去,能有這種奇跡的存在,本來就是微乎其微的。方箐是因為御天麒的舍身守護,才能安然得活下來。而燁兒他,他當時已經身受重傷,夙明逸的那一掌,幾乎是斷了燁兒的奇經八脈,他能活下來的機率幾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理智告訴她是這個答案,心中她還是存在一絲僥幸,萬一有奇跡呢,萬一燁兒遇見世外高人了呢,萬一燁兒也有方箐這樣的好運呢?那么,她可不可以這么期盼著,只要一沒有找到燁兒的尸身,那么燁兒就還活在這個世上。

  夙漓明白上官依云的意思,但是他不想為難方箐,只要箐兒幸福,只要箐兒安然,他就心滿意足了。

  所以,他搖搖頭,溫和地笑了笑。“不,娘親,她應該走,找到燁兒,她才會幸福。”

  上官依云搖搖頭,卻舒心地笑了。“早知道漓兒會這么說,如果你不這么說,那么就不是娘親認識的漓兒了。我們就祈禱吧,祈禱箐兒將燁兒帶回來。”她眉眼轉,忽而話鋒一轉嘆氣道:“不過漓兒可不可以給娘親一個期限,你究竟什么時候才讓娘親抱上孫子呢。”

  夙漓一聽到上官依云提起這個話題,他趕緊道:“娘,這不是還有煜兒嗎?你們給的期限也差不多了,煜兒也該帶弟媳婦回來了。漓兒還有公務要忙。天下初定,各處烽煙還是未能消弭,漓兒忙去了。”他幾乎是從上官依云身側落荒而逃。

  上官依云看著夙漓那孤寂的翩然身影,眼中驀然有了水光。傻漓兒,娘生的兒子,娘怎么會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呢?無論燁兒能不能回來,漓兒你是抱定了要守護箐兒一輩子了。可是,你的幸福怎么辦?我的傻漓兒啊,你這個樣子,娘親怎能不擔心呢?

  “依云,你怎么了?”夙明鏡剛剛下朝回來,便看到上官依云一個人在獨自抹著眼淚,他攬著她的肩膀,擔心地看著她。

  上官依云眼眶紅紅的,她搖搖頭。“沒什么,我很好,是漓兒不怎么好。”

  夙明鏡深沉睿智的黑色眼瞳浮動淡淡的煙霧,他沉聲道:“依云,你我是過來人,明白感情是半點不由人,勉強不得。不管如何,只要漓兒決定怎么做,我們做父母的,只要他覺得是好的,我們便只能默默地支持他,不要讓他為了孝順我們而違背了自己的心意。那樣,反而不是漓兒的幸福。誰說在旁邊默默守望的人會不幸福呢?你我都不是漓兒,又怎么明白有時候守護著心愛的女人也是一種最大的幸福。”

  上官依云心中明白,她也知道夙明鏡說得在理,可是她這個做娘的,還是不忍心看著他孤單一輩子啊。

  夙明鏡不忍嬌悲傷,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道:“其實我們也不用太擔心了,說不定有一天緣分到了,漓兒會找到他的幸福,會有這么一個姑娘,愿意陪在他的身邊,陪著他走到老的。”

  “會有這么一天嗎?”她覺得希望好渺茫啊。夙家的孩子要不不動情,一動情就是至死不渝,漓兒會接受別的姑娘嗎?

  “會有的,我們都應該相信奇跡會發生。”夙明鏡堅定道。

  上官依云莞爾一笑,她靠在夙明鏡的口,聽著他有節奏的心跳聲,眉眼溫和。是啊,這個世上本來就存在很多奇跡的,她該相信的。

  天和一百六十一年,桃花飛舞的日子里,由幽冥宮引導的四國戰火終于平息了。落月王朝御天麒在走出皇宮的那一天留有遺詔,萬一他身有不測,便將落月王朝歸入蒼夜王朝,由衛山而承接落月大統。這樣一來,就算落月王朝有野心之臣,礙于琉璃國龍玨召集的四國侍衛隊,也只能擁護衛山而登基稱帝,統一天下。帝君登基,改國號為“衛”天下一國,稱為衛國。

  天和一百六十一年夏,帝君頒發詔書,宣告新政策,鼓勵士兵棄軍從農,減免賦稅,開辟荒山,種植蔬菜瓜果,安頓流離百姓生計,開發海上船業,通關商路,與番外之邦締結友好盟約,商業往來。目的使人人有田耕作,做到家家戶戶衣食無憂。

  天和一百六十二年,琉璃國撤回了四國侍衛隊,那些野心之臣又起烽煙。琉璃國夙明鏡再次召集四國侍衛隊,撲滅了野心之臣挑起的戰端。這次撤回之時,琉璃國在帝君衛山而身側留下了四大護國侍衛,名為青龍、朱雀、白虎、玄武,這四大護衛直接統領一支龐大的軍隊,而那些士兵只聽從護國侍衛的命令,其他任何人驅使不動。這么一來,野心之臣不敢再起烽煙,連同衛山而也要小心地防備著他們,他必須努力要使自己成為一代明君,時刻牢記他肩上負擔的重要使命。

  天和一百六十二年秋,衛國根基穩固,各方番外之邦,來朝進貢,遞互相侵犯的締結盟約。舉國上下共慶天平,從此之中,衛國進入了一個史上未有的太平盛世。

  天和一百六十三年夏,一輛簡樸清雅的馬車,經過關山道口,緩緩地駛向靈佛堂。

  馬車內,一位身著淡紫外袍的女子,她神情淡淡的,視線專注在手中的一封信箋上,偶爾嘴角淌淡淡的笑意。

  紅袖那個丫頭跟榆木腦袋的霍剛終于是有情人終成眷屬了,他們要在下個月就要成親了,信箋上提到讓她趕回琉璃國一趟,他們請她喝上喜酒一杯。

  她眉眼溫和了幾分,看完之后,她小心翼翼地將信箋珍藏好,放入旁側一個裝信箋的巧木匣中。這三年來,大哥的來信如雪花般地飛來,她每到一處,都會用翠鴿傳信,向他定時地報平安。

  每次信中,他都會提一些有趣的事情給她聽,她都知道,那是大哥的體貼的地方,他是擔心她過于專注尋找夙燁而傷心,所以時刻地寬慰著她的心。

  這三年來,她的足跡踏遍整個天和大陸,她去過最冰冷的雪山,到過荒無人煙的沙漠,到過茫茫的海域,也到過綠野蒼蒼的大草原。

  她喝過冰山上的雪水,嘗過沙漠中草的味道,吃過自己捕捉上來的魚兒,也喝過游牧少年遞過來的羊

  她所到之處,都帶著一副畫像,那是一個絕代風華的美麗少年,舉手投足間,散發著明朗干凈的氣息,他美若春風,溫柔如水,他魅勾魂,撼動人心。

  每到一個地方,她就將她珍藏的絕美少年一一地展現在眾人面前,她詢問著,有沒有人見過他,每次看到人們搖頭,她心中有些失落,同時又燃起新的希望。因為有時候沒有消息,反而是好的。

  至少這樣,她還能懷抱著希望,還能有想要做的事情,她還可以繼續追尋他的蹤跡,想著他還活在人世間,想著她總有一天可以見到他,見到他眼神中那抹溫和的光。

  想著想著,她的思緒似飛得很遠了。

  她揚起瓣,微微地扯了扯,而后搖搖頭,她抬手,卷開馬車旁側的窗簾子,淡淡地凝視著窗外的風景,不由地會心一笑。

  那個地方,那個清雅的小茶館。當年她跟夙燁第一次相遇的地方,當初她的丫頭香還跟霍剛起過爭執,那個咳血如花的神秘男子,竟然就在這個地方,從此之后跟她綿不休,牽扯了一輩子。

  “小哥,麻煩在這里停一下。”她忍不住開口道。

  趕車的車夫一臉憨厚,他聽到方箐的吩咐,立即將馬車停了下來。方箐但等馬車一停下來,她便揭開簾子,緩緩地下了馬車,走進了這間熟悉而充回憶的清雅小茶館。

  一眼望過去,她便看到了初時見面的那個位置,靠窗的位置。

  她淡淡地走過去,安然地坐了下來。

  前來招待她的是一位機靈的小二,他笑容面地討喜道:“這位小姐,請問你需要點什么?”

  她淡眉微揚,薄扯動。“一壺清茶,你們店的招牌點心拿個三四盤過來,便可以了。”

  “好勒,姑娘稍等,片刻就到。”小二轉身張羅去了,他手腳很快,不到一會兒的功夫,便給方箐的桌上安置好了一壺清茶,還有四盤小點心。

  “姑娘,慢用,有事再叫小的。”小二笑著離開,又去招呼新進來的客人。方箐安坐在那里,視線淡淡地飄向窗外,手指輕柔地拿起一塊桂花糕,放入內,慢慢地咀嚼著。這桂花糕清香撲鼻,酥軟而不黏牙,不錯。

  她滿意地拿起第二快吃了起來,慢慢地,像是在品嘗美麗的回憶。

  初見他時,戴著神秘的斗篷,斗篷下,看不清楚他的面容,看不透他的眼神。

  咳咳咳——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聲,聽在眾人耳朵里,幾乎要斷氣一樣,他拿著白絹掩,妖嬈的血,印染白絹,觸目驚心。

  再次見他,他跟隨她身后,方向也是靈佛堂。

  她記得。

  “請問這上山的路可是姑娘建造的?”

  “當然不是。”

  “那么在下再問,這香山靈佛堂可是姑娘家的?”

  “也不是。”

  “既然這路不是姑娘家的,這靈佛堂也不是姑娘家的,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我沒有說姑娘跟蹤我們,姑娘憑什么說我們跟蹤了你們?”如此耳的話,像是雙方對白換了一次。她直覺地認定這個人危險,警告身側的香要避開他。

  往后想來,其實關于危險這兩個字,她終于明白了,是她的心,心不定啊。那個人,干擾了她平靜的心境,想來由此,她才會潛意識地回避著他,苛刻著他。

  “小姐,天色不早了,是不是——”身側憨厚車夫的提醒,讓方箐的回憶拉回到了現實中,她看了一眼桌面上點心,淡淡道:“打包吧,不要浪費了,車上還可以吃。”她起身,在桌子上放下一錠碎銀子,淡淡地走出這個清雅的小茶館。

  身后的憨厚車夫快速地收拾起,打包好點心,跟隨在她的身后。方箐一個躍身,跳上了馬車,靠著車板,她安然地閉上了眼眸。

  馬車的輪子在山道上咕嚕咕嚕地想著,一顛一顛的,方箐隨意這種感覺,放松著她的心情。

  哷——

  靈佛堂到了,車夫拉緊韁繩,卷起簾子,憨笑道:“小姐,到了。”

  方箐淡然道:“謝謝,這是你的車錢。”她拿出一錠五十兩的紋銀,送到他的手中。車夫驚詫地看著方箐,他喏喏道:“小姐,我沒有那么多的散碎銀子找給你。”

  方箐溫和一笑,她道:“不用找了。”

  他搖搖頭。“小姐,不需要那么多的銀子,只要一兩就夠了。”他面色微紅道。

  方箐將銀子到他的手中,她定定地看著他道:“因為你實誠,所以這是你該得的。回家請個大夫,給你母親醫病。”她笑了笑,踏步進了靈佛堂。

  憨厚車夫握著手中沉甸甸的五十兩銀子,憨憨地笑了起來。這位小姐真特別,看起來外表冷冷的,平時話都很少,可是她卻是個大好人啊。不過話說,小姐她怎么知道他家中母親臥病在呢,難道小姐會看相嗎?

  其實并非方箐會看相,而是他的身上帶著一股中藥的味道,那藥味雖然很淡很淡,但是方箐還是聞到了。先前她讓他送她的時候,他的神情有些猶豫,想必是家中需要有人照顧。而后旁側有一位小哥推著他,嚷嚷著,賺了錢才能給你娘請大夫啊。方箐這才知曉。

  這一路上,這位小哥憨厚老實,心眼實在,她當時就決定給他五十兩銀子,讓他請大夫好好地替他母親看病,因為她當時有個念頭就是,好人應該要有好報的。這個念頭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她當初是殺手的時候,可從來不會產生這種愚蠢的念頭。可是現在,她覺得很開心,莫名的開心。

  她踏步進了靈佛堂,那方丈一眼就認出了她,他吩咐小僧帶著她來到初時居住過的地方,那個青竹搭建而成的清雅居。

  夜晚月皎潔,星光絢爛。

  她躺在竹塌上,翻來覆去,總不能入眠。不知道為何,心中惶然不安,就是沒有睡意。她起身,輕輕一嘆,推開房門,下了竹階。

  想著吹吹夜風,散散心之后再回來安睡吧。

  沿著那片青竹林,她慢慢地前行著,風兒吹散開她的青絲,風而舞動著。

  竹林深處,靠著石塊,圍起一座碧清的銀月潭,月光灑落湖面上,清透銀月潭的水面上,波光粼粼,晃出美麗的銀色光環來,一圈又一圈,漣漪泛動,光澤瀲滟。

  她淡然的雙眉看著銀光閃閃的湖面,眼中再次離了。這個地方,她初遇那個絕代風華的美麗少年,那個妖嬈的禍水,蠱惑她心智的禍水。

  初見他時,他在水中的模樣,她依稀記得,那么動人,那么震撼。

  她正想得入之時,身后有怪異的氣流涌動著。

  她眼眸光澤收斂,犀利地回望,那光滑如絲的水面上,

  嘩地一聲,串出一道身形矯健的絕美身影。

  他在水面上浮沉上下,隱隱而出的凝脂玉膚,在月華之下,折出耀眼的潤玉白光,感覺彈指即破,若嬰兒。飛揚的煙月眉心上,蠱惑燃燒的三道火焰印痕,若寒雪中的紅梅,妖無比,又似焰火力量,燃燒一切。

  在那煙月雙眉下,是一對震人心魄的冰藍色眼瞳,沉寂時,深邃若大海,明亮若藍寶石,光澤動人,清透無比。偶爾輕笑時,那冰藍色的光澤柔軟成溫柔的棉絮,若探手花秋雨般的那樣令人醉、沉淪。

  接著望下去,在透著冰雪般清冷光芒的高鼻梁下,是完美無瑕的人薄,時不時地勾著若有似無的魅惑笑光,勾人無限遐想。

  方箐盯著他的臉,她突然感覺心跳漏了一拍,她屏住了呼吸,有些不敢相信,是她出現幻覺了嗎?

  不,不對——

  他的頭發,那記憶中黑亮柔軟的青絲,此刻成了銀白色,跟月融化在一起,銀發上沾染著水珠,泛起感而慵懶的震撼之美。

  他浮在水中央,似不小心踏足人間的惡精靈,似巖石中迸發的火光,帶著魅的氣息,溫柔地凝視著她。

  “箐兒。”他薄揚起一道美絕倫的微笑。那音,美若天竺,動聽低,在這個夜中,蠱惑著她的心。

  是幻覺,一定是幻覺,她出現幻覺了,方箐拼命地搖頭著,她要保持清醒,她要保持腦袋清醒才行。

  她拼命搖頭的時候,絕美的少年已經身手從身后擁抱住了她,他的手,習慣性地帶著霸道微涼的氣息,握著她的手,以十指相扣的方式。

  手心中傳達的暖意,鼻息間聞到久違的松子清香,她淡然眼眸,水波震開,她回身抬眸,緊緊地盯著他的臉,一眨也不眨,生怕她一眨眼,他便消失在她的面前了。

  “燁——”她顫顫道:“你是燁——是真的燁嗎?”她到現在還不敢相信,老天真的聽到她的呼喚,不再折磨她了嗎?

  “是我,箐兒,是我,是燁。”他瑩玉一樣柔美的手,拉過她的手,撫上他的臉龐,那張令方箐魂牽夢繞的臉。

  “燁,燁,燁——”她一聲比一聲重,一聲比一聲叫得激動。

  “是我,箐兒,是我,我還活著,我終于能夠來見你了。”夙燁攬手一抱,緊緊地將她進他的血之中。

  感受到他的體溫,感受著他的擁抱,聽著他心口上怦怦而跳動的聲音,她的眼眶頓時潤了。她的燁,她最愛的燁,回來了,他回來了。

  她抱緊了他,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后背中。

  踮起腳跟,她顫抖的瓣,深深地吻上了夙燁的瓣,她吻得很熱烈,吻得很驚怕,她擔心這只是一場美麗的夢,她承受不起美夢醒來后的凄涼。

  夙燁感應到她的恐懼,他回應著她的吻,他單手扣住她的后腦勺,牢牢地將她困在他的懷抱中,他的吻,若狂風暴雨般地烈,他吻著她的額頭,她的眉,她的眼睛,她小巧的鼻子,再次滑落到她的瓣上,深深地,憐惜地,霸道狂野地席卷著她的一切。

  他將她輕柔地放了下來,慢慢地吻下去,吻著她美麗的脖子,吻著她若凝脂一樣的肩,吻著那魅惑他視線的鎖骨。

  他的手指一路滑下,滑下,輕輕一扯,將她的衣衫褪得干凈。

  她神色離而幻美,臉色紅若朝霞,嬌羞媚態,盡在無言中。她抱緊他的脖子,學著他的樣子,一路地吻下來,回應著他的熱情。

  他們此刻像是飛火流星一樣,一旦撞擊在一起,勢必融化在烈烈火焰之中。

  兩顆碰撞的心,緊緊相連著,這一刻,兩個孤獨的靈魂,合并在了一起。火焰的燃燒,將他們身體內所有的一切燃燒殆盡。

  他們想要對方,非常想進對方的血之中。

  低吼的音,思念的痛苦,在這一刻,若源源不斷飛濺的巖漿一樣,迸著熱能。

  他們在天地間,在明月下,坦誠地將自己的一切給予對方,那么地強烈,那么地熾烈。

  當火焰燒盡的時候,她嬌吁吁地躺在他的膛上,玩著他那一頭銀白色的發絲。

  “燁,你知道嗎?我找你找得好苦啊,這三年來,你究竟在哪里,你去了哪里了?還有你的頭發,怎么會變成白色了。”她低喃地傾訴著她的驚恐,她的不安,她的思念。

  他輕柔地擁著她,撫著她柔亮的發絲。“對不起,都是燁兒不好,對不起,讓箐兒著急了。其實我當年被二叔一掌拍下萬丈斷壁,只剩下一口氣了,本來以為是沒有機會活下去了,誰知道遇見了那個失蹤了二十年的神醫古慕凡跟明月公主,他將我藏身在一個終年霧氣繞的天明鏡湖下,醫治了我三年,我的全身上下的筋脈終于全部接回去了,但是各種藥物相撞的關系,毒素侵擾,我的頭發就全成銀色的了。不過因禍得福,從此之后我不用再受血毒之苦,我的身體百毒不進了。”他撫著方箐的臉,冰藍色的眼眸,光澤瑩瑩。“這三年來,我一直很想你,很想你,我恨不能上翅膀飛到你的身邊。所以當我能動彈了,我便從天明境湖跑出來找你。對不起,箐兒,都是我的錯,是我讓你擔心了,是我不好。”他微涼的瓣落在她的眼角,去了她的淚痕。

  冰藍色的眼眸對上她額頭中央那淡淡的月牙印痕,他完美無瑕的薄揚起,手指在月牙印痕上摩挲著。“我很感激他,感激他救了你。但是,我不會將你讓給他的,下輩子,也不可以。”他瓣微張,對準她的額頭印下另外一個月牙印痕,重疊了原先的印痕。“如果有來生,我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情,唯獨你,我絕不相讓給他。”

  方箐淡然子眸,水浮動,她撫著他的銀色發絲,笑了笑。“原來你都知道得那么清楚了。”她內心很愉悅,她的燁啊,同比她心,他的愛啊,有些霸道呢,可是——可是她不知道為何,很甜蜜,很甜蜜,她喜歡這種感覺。

  “燁。”她低柔地喚了一聲。“那么你要早點來,早點找到我。”

  “我會的。”是保證,也是承諾,冰藍色的光芒,熠熠生輝。

  明月朗照,月光如水,披照在相擁的那對人兒身上,月兒似展出甜美的笑臉。微風浮過,呢喃的聲音,在銀月潭邊輕輕地哼起。

  愛的曲調,再次上演。

  (正文完結)
上一章   妃傾天下   下一章 ( 沒有了 )
冷魅殺手三公皇上借我溝引王爺,別過分妃常彪悍:娘魔妃太難追金牌王妃代嫁之絕寵魔棄妃要翻身愛妃是只九尾冷宮新后迎鳳還朝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輕塵如風最新創作的免費架空小說《妃傾天下》第182章 大結局及妃傾天下最新章節第182章 大結局在線閱讀,《妃傾天下(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妃傾天下的免費架空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