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敢嫁別人試試》大結局終及《前妻敢嫁別人試試》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前妻敢嫁別人試試  作者:顏紫瀲 書號:46979  時間:2018/10/28  字數:11609 
上一章   大結局(終)    下一章 ( 沒有了 )
  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 618259589 天天領紅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9年6月31日
  她一怔,片刻才道嘆道:“說到底,他的死與我不了關系,自從我知道他對我做過那些事后,我心里對他的想法很多,埋怨,憤恨,也有憐憫,但是昨天晚上及今天早上的事,我知道他是一個對愛執著,卻無法得到我的回應,所以我也不再埋怨,憤恨他了,憐憫好似也沒有了,有的只是感動,那種心情無法言表。”

  司徒昱的目光突然變的柔和:“我如果再追問的話,就是與一個死去的人爭風吃醋,你一定會鄙視我不大度。”

  語氣帶著一抹自嘲,惹的蘇心蕾投懷送抱,然后抓起他的手放在口:“你永遠在我這兒,誰也占不去。”

  司徒昱嘆了嘆:“有你這句話,我知足了。”

  她磨蹭著,又道:“還有一件事,我想知道你心里真的不介意我是否純潔?”

  早上遲軒然故意說的那話,她可是一直記著,也暗中觀察他的表情,看見他當時暴怒的表情,她想確認一下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司徒昱被這么一問,怔忡片刻才道:“其實說不介意是假的,但是我愛你,就算你遭受了什么,也不會嫌棄,只有心疼,以后會將你保護的更好。”

  聽到這樣的解釋她松了一口氣,同時也確認了他是真愛她,于是狡猾一笑:“其實遲軒然只是咬了我的頸部,還有吻了我而已…”

  “竟然還吻了你?”他的聲音帶濃濃的醋意。

  “你比老陳醋還更酸。”她啐了一口。

  “對呀,我就是比老陳醋還酸。”話落,將懷中的小女人狠狠的吻住…

  *****小說閱讀網******顏紫瀲作品****

  遲軒然的死,在源市也引起了哄動,各大報紙開始紛紛報導著,同時司徒集團因股份的變動,總裁的人選也開始變動,都在說與蘇心蕾扯上關系的,都難逃惡運,而這次的報導也把蘇心蕾推到風尖口上,

  蘇心蕾對此一笑而過,肖純伊殺死遲軒然之事,即將開庭,一觸即發牽連到徐珍珍,她很有可能被判刑。

  為了這事,司徒軒曾來找過蘇心蕾,想讓蘇心蕾替他媽求情,出庭保他媽無事,蘇心蕾正猶豫不決,不料,一位舊人的出現,讓她下了決心。

  在開庭前兩天,何初實與錢梓衣的婚禮,蘇心蕾與喬瑩一同前去參加。

  “瑩瑩,你與軒怎么了?”在婚禮中,兩人坐在一起,蘇心蕾偷偷的問她。

  喬瑩不悅的應了一聲:“你說他怎么可以跟自已的親哥搶總裁之位的呢?”

  蘇心蕾嘆了一聲:“那不是他搶的,而是他現在的股份是應該他坐。”

  “他那股份是從你那兒得來的,是他媽用的手段吧!”喬瑩盯住她。

  蘇心蕾嗡嗡嘴:“瑩瑩,你別管軒他媽,只要軒心里有你就行。”

  “不行,他媽這么陰暗,我看見她就渾身冒皮。再說司徒軒一定知道他媽這樣做,他為什么還要接受你的股份,說不定他與他媽一樣陰暗,我不會與陰暗的人在一起。”喬瑩氣憤道。

  “那你要怎么樣?”蘇心蕾驚訝的問道。

  “我要與他分手。”喬瑩一臉氣憤。

  只是話剛落,司徒軒就走了過來,坐在喬瑩一旁,蘇心蕾見狀,便道:“你們好好聊聊,我去走走。”

  蘇心蕾隨著站起身,往一邊走去,把空間留給兩人。

  她無聊來走到比較安靜的地方,突然傳來一聲:“蘇小姐。”

  她轉首,見到的竟然是李煜,遲軒然最好的朋友,她一臉笑意:“李煜。”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你快做媽媽了。”李煜望著她的肚子笑道。

  蘇心蕾笑了笑:“還有五個月。”

  “那要恭喜你。”

  “謝謝,遲軒然的父母還好吧?”

  “還可以,有菲菲常在他們身邊。”

  “那就好,我一直沒去看他們,想必他們見到我可能會更激動,我就不敢去了,想著等他們平靜一段時間后,再去見他們。當時遲軒然臨走時,讓我替他父母道聲歉,說他不能孝敬他們了。”

  “其實然的事他們心里也知道,然走的之前也意識到了,所以把一切的事務都待很清楚,出事后,他們也沒有怎么怪你。”

  蘇心蕾笑了笑,這時,突然有賓客走了過來,喊了一聲李煜,李煜則道:“我有朋友來了,先去失陪了。”

  “好,你忙去吧!”

  李煜離開,蘇心蕾嘆了嘆,這時,何初實與錢梓衣走了過來。

  “心蕾,不好意思,今天人太多,招待周,請見諒。”

  “我理解,這個時候自然是忙,不用顧及我,我到處走走。”

  “那你自已小心些。”

  “嗯。”何初實夫兩一臉甜蜜的離開,蘇心蕾看著兩人,心里替何初實開心,他終于找到自已的幸福了。

  “小姐,你是初實的朋友吧!”一聲男聲突然從她身后傳來,她轉身,只見是錢梓衣的父親錢進夫,臉上帶著笑意。

  “對,我姓蘇,叫蘇心蕾。伯父你好。”

  “你好。”錢進夫的視線在蘇心蕾身上打轉著。

  看著錢進夫的眼色,蘇心蕾有些奇怪,臉上泛上笑意:“伯父怎么這樣看我?”

  錢進夫才收回眸光,笑了笑:“蘇小姐,冒昧問一下,你媽媽是不是叫楓凝?”

  蘇心蕾一聽,怔一下望著他:“伯父怎么會認識我媽的?”

  錢進夫斂下眼眸:“蘇小姐,我們找個地方聊一聊吧!”

  “好。”

  兩人來到較為偏僻之所,相對而坐,錢進夫對著蘇心蕾道:“你媽現在還好嗎?”

  蘇心蕾嗡了嗡嘴:“我媽在我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

  錢進夫猛地一怔,嘆道:“楓凝,你連個懺悔的機會也不給我,走的這么早,真的是我害了你呀!”

  蘇心蕾蹙了蹙眉,狐疑問:“伯父這話怎么講?”

  這時,錢進夫臉上一副慚愧之,頓住神情,良久才幽幽道:“二十年前,你媽媽是一間歌舞廳里唱歌,她的美貌吸引了眾多追求者,而這追求者也包括我,但是那時你媽媽已經有心儀之人,而我只能在一旁遺憾的遙望她,直到有一天,楓凝的好姐妹…”

  蘇心蕾聽完,整張臉色蒼白,錢進夫見狀,急問:“蘇小姐,你要怪就怪我,這件事埋藏在我心里二十幾年,我心里一直覺的很愧疚,現在見到你,我覺的是該說出來的時候了,不然,晚年我也沒辦法原諒自已。”

  “你說的那位好姐妹叫徐珍珍是嗎?”蘇心蕾的聲音像幽靈般輕。

  “對。”

  錢進夫說完,蘇心蕾蹭的站起身,直往宴會門口走去,錢進夫見狀,喊了兩聲,她停住腳步:“謝謝你告我這件事,替我向何學長說一聲,我有點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話落,她的身影消失在這婚禮上,走出酒店,她讓司機開車直奔司徒家,二十分鐘后,帶著一臉蒼白的沖進了司徒家。

  正好徐珍珍及司徒峰坐在客廳中,兩人見到她神色不對,司徒峰則道:“心蕾,你來了。”

  “嗯,爸,我有點事找媽。”她還是下情緒回應。

  徐珍珍聽了接話:“心蕾,你找我有什么事?”

  蘇心蕾將眸光投向她,一臉悲痛的攫住她:“我該叫你什么?叫你媽,還是徐珍珍呢?”

  徐珍珍臉色一僵,有些摸不著頭腦道:“心蕾,你怎么了?如果是因為肖純伊說的那些話,媽真的是冤枉,沒錯,她是找過我,想*惑我一起對付啊昱,因為她知道啊昱與我關系不好,可是被我拒絕了,同時狠狠的罵了她一頓,她想找我報復,于是天天守在家的附近,沒想到正好碰到你,才會招來遲軒然綁架你,而她為了報復,她才這樣說的。”

  這時,司徒峰也說話了:“心蕾,我相信你媽不是那種人。”

  蘇心蕾突然冷笑了一聲,神情悲哀,了一口氣:“爸,初以為我也不相信,但是今天我相信了。”

  司徒峰眉一皺,臉的狐疑,徐珍珍則是臉陰暗,這時傳來蘇心蕾幽幽的聲音:“今天我見到一個人,這個人叫錢進夫,記得吧!”

  徐珍珍臉瞬間蒼白,望著她這樣子,蘇心蕾冷嗤一笑:“你想不到吧!二十年后的一天,你的同謀將當年你陰暗,卑鄙無的行為說了出來,我真是沒想到呀!你的城俯深的達到至極至高鏡界,你怎么就那么狠毒呢?你與我媽早就認識,還是好姐妹,可是你卻一手毀了她的幸福,讓她與我爸就這樣分開,艱難生下我與我哥哥,最后客死他鄉,你怎么這么壞呢?”

  說著說著,她的淚水再也抑止不住了下來,想到她感謝多年的恩人,到最后發現,竟是害她家人的兇手,再也沒有比這更大的諷刺了。

  一旁的司徒峰不可置信的望著徐珍珍,難以相信她是這樣種,他與她生活這二十幾年,一直她都是溫婉可人,怎么曾經那么狠。

  當事人徐珍珍則是一臉蒼白的呆愣在沙發上,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

  擦完淚水,蘇心蕾繼續指責:“你一開始就知道我是楓凝的女兒,對吧!你資助我,其實也是別有用心,讓我嫁給司徒昱更是別有所圖,其實你一直在窺/視著司徒家的財產,所以那天你就裝可憐求我,把財產轉給軒,你資助我都是為了財產,對不對?”

  司徒峰用著不可置信的眸光盯住徐珍珍:“你說怎么回事?你竟然認識心蕾的媽,還裝做不知道,而且軒兒那些股份是你求心蕾給的,你不是說是心蕾自愿給的嗎?”

  徐珍珍見事情已經包不住了,反正現在她兒子手中的股份也足夠當總裁了,她也沒什么必須再掩飾下去了,冷笑一聲。

  “對,我一早就知道你是楓凝的孩子,所以我資助你,楓凝與我是歌舞廳最好的姐妹,但是她美貌勝過我,所以她什么都要比我好,直到有一天,她說準備離開這個地方,去嫁人時,我心里的不服氣再也不住了,為什么她能夠離開這兒,我卻還要在這兒苦苦掙扎,于是我就謀劃了一場陰謀,讓錢進夫與你媽的藏照登上報紙,其實那時你媽已經懷著你與你哥了,錢進夫與她也只是隨意躺在藏上,什么也沒做,登報后,要娶你媽的那個男人家里不許男子娶你媽,男子也沒有再找你媽了,只是我沒想到那個男子就是陳建民。后來你媽獨自一人離開了舞廳,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幾年后,我在孤兒院見到你時,就發現你與楓凝長的像,心中認定你是她的女兒,所以我才資助你,當時是有愧疚成份,可是當你出落成與楓凝一樣,甚至比她還要美時,我覺的你或許可以幫助我,于是有了讓你嫁給啊昱,其實我是想讓啊昱改善對我的看法,但是你嫁給他后,沒能幫到我忙,反而是被他棄恨,所以我也不再抱希望,直到后來發現你與啊昱的關系后,我又燃起希望,直至你說你手里有了啊昱所有的財產,這時候,我想該是你還恩的時候了。”

  徐珍珍很平靜的像是述說一件平常之事,說完,只是冷笑一聲。

  “你真是機關算盡,可惜你卻算不到錢進夫這個人的出現。”蘇心蕾曬笑一聲。

  “現在軒已經是司徒集團最大股東,我不擔心了,其實我一點也貪,我沒要你手中的全部財產。”徐珍珍此刻還堅持已見。

  “可是你拿到了財產,為什么還要害我,還要打電話給肖純伊?”

  “因為你是楓凝的女兒,楓凝什么都比我好,我恨她,而你也比我的兒子要好,所以我也恨你。”徐珍珍突然猙獰著臉色吼了一聲。

  “你真是可悲,徐珍珍你真可悲,恨一個死去的人,你心里已經扭曲的面目全灰了。”

  “是呀,我在司徒家從來都沒有得到過一分財產,有的也只是兒子的,所以我是很可悲。”徐珍珍凄冷一笑。

  “徐珍珍你把自已藏的這么深,我還一直慶幸娶了你,沒想到你竟是這樣的人。”一旁的司徒峰再也無法沉默吼了一聲。

  “如果你不把財產看的這么重,我需要這樣做嗎?你雖然娶我,但是從來沒有相信過我。”徐珍珍此時的情緒猶如濤濤江水般轟出來。

  司徒峰一臉悲凄,他一生最看重的是財產,但最后毀家的竟也是因為財產,這是老天對他的懲罰嗎?

  蘇心蕾冷笑一聲:“徐珍珍本來我還想出庭做證放你一馬的,但現在根本不必了,那些財產就算是我送給你好了,從此以后,我們再無瓜葛。”

  說完,她轉身,卻看見門口的身影,朝他走了過去,相伴離開這個家,她再也不會欠人任何恩情了,從此她就是一身輕松了…

  ******小說閱讀網*******顏紫瀲作品*****

  不久后,肖純伊與徐珍珍雙雙被判刑,肖純伊判了無期徒刑,徐珍珍被判了十五年的期刑,其實,司徒昱是動用了一點關系,將徐珍珍的期刑判重了,他是希望徐珍珍這種陰暗的人老死監獄。

  司徒集團的總裁之位司徒昱主動讓出,讓給了司徒軒。因為自從司徒軒知道母親的所作所為后,毅然將股份還給蘇心蕾,但是被司徒昱拒收了,家里沒有徐珍珍的存在,他放心的把企業交給司徒軒。

  而他把精力放在了打理旗星,再說他還另有身份,不能讓自已太過忙碌,而忽視了蘇心蕾。

  時光如白駒過隙,一眨眼便到了節,這天是大年三十,司徒昱帶著蘇心蕾到陳家吃年夜飯。

  陳宅,熱鬧非凡,曲哲睿帶著顧若,蘇心蕾與司徒昱。在曲哲睿出院后,就做了DNA監定,證實了他與蘇心蕾的關系,兩人確實是胞胎兄妹,曲哲睿也認回了陳建民,于是創華的事務蘇心蕾全部轉到他手中,蘇心蕾安心在家養胎。

  陳宅客廳里妝扮的喜氣洋洋,年味十足,陳建民穿著紅色的唐裝坐在正中央,襯的出他氣愈發紅潤,看著兒女感嘆道。

  “今年過年,是我最開心的一年,認回了自已的女兒,兒子,而且小外孫及小外孫女也快出生了,老天爺真是待我真好。”

  蘇心蕾也穿著紅色的孕婦裝,臉上依舊削瘦,摸了摸肚子,笑道:“爸,你現在要期盼明年能抱家孫,家孫女了。”她懷的是雙胞胎。

  “顧若也有了?”陳建民驚訝問道。

  “伯父你別聽心蕾說。”顧若急的一臉嬌羞著道。

  “爸,我是說他們也該有了。”

  “啊睿你們也該結婚了,結婚后顧若就給我生個小孫女,小孫子。”

  “爸,我們知道怎么做的。”曲哲睿道。說完,剜了一下蘇心蕾。

  蘇心蕾就當沒看到,一臉得瑟。這時,曲哲睿一臉笑瞇道:“心蕾,我的小外生都快出來了,你們的婚禮幾時舉行?”

  蘇心蕾微微一笑:“我現在這身子也不方便,再說我們拿了本的,不擔心,婚禮只是一個形式,沒有關系的。睿,你可不能讓顧若無名無份。”

  顧若一聽,即時道:“不是,其實是我媽剛過世不久,不適合做這些事。”

  蘇心蕾一聽便道:“哦,這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曲哲睿臉上閃著若有若無的笑,只是一旁顧若的笑顯的有些苦澀。蘇心蕾察覺到了,但是不動聲。今晚是在年三十,她不想破壞這樣的氣氛。

  幾人說說笑笑,到了七點,傭人走過來說開飯了,大家起身,曲哲睿扶著陳建民,顧若跟在后邊,蘇心蕾則是司徒昱扶著。

  “來,我們祝爸爸還有我媽身體健康。”蘇心蕾拿著杯,朝陳建民及杏舉杯。

  “對,希望爸與啊姨身體健康,福如東海。”曲哲睿道。

  而司徒昱與顧若也說了些祝賀話,接著響起的是碰杯的聲響,片刻,門外響起炮竹聲,過年了…

  從陳家出來,已經是九點了,大街上到處是燈籠高掛,煙花炮竹之聲連接不斷的沖進耳旁,路旁的行人亦也喜氣洋洋。

  望著這樣的情景,蘇心蕾嘆道:“好快,又一年了。”

  “是呀,過不久咱寶寶就該出來了。”開車的司徒昱接話笑道。

  “嗯,老公你想好寶寶的名字沒?”

  “等他們出來了,我們再想。”

  “不行,得現在想好。”

  “那我現在想想,”司徒昱開始思索著,幾分鐘后,他道:“兒子叫司徒擎,女兒叫司徒愛蕾,怎么樣?”

  “啊,女兒為什么兩個字?”

  “就表示我愛你呀!”

  蘇心蕾一笑:“虧你想的出來,老公,我與你商量個事。”

  “你說。”

  “兒子我想換個名字,行不。”

  “換什么名?”

  “司徒念然。”

  突然,氣氛瞬間僵凍,車子的速度依舊很快,蘇心蕾望著他的側臉,懸著心。

  “你心里還是放不下遲軒然的死?”

  “老公,不管他以前做了什么?但最后他卻是救了我與孩子,而我從來沒有回應過他任何感情,他說他放手了,但是我心里卻難以放下,你看他最后還把創華的股份還給了我,而且還是事先的,我這樣做是為了彌補心里的遺憾及愧疚,而且我說過,我愛的是你。”

  司徒昱轉首望了一眼蘇心蕾,臉上出笑意:“就按你的話做,兒子起念然吧!”

  蘇心蕾眸中泛出一層霧珠:“謝謝你,老公。”

  “老婆那就晚上把你當做禮品謝我好了。”

  蘇心蕾剜了他一眼,同時也啐了一口:“死相。”

  于是這晚,一場轟烈的愛愛運動在那張外國進口的藏上如火如荼的進行著,與過年濃烈的氣氛甚為相符。

  從此后每天夜里,司徒昱的房間內就會傳出嬌聲,濃烈而人,這聲音就似時鐘般,每到夜里都會自動響起,除了蘇心蕾生產期,每天幾乎持續一個小時。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三年后的某一天,待嬌平息后,蘇心蕾趴在藏上,司徒昱則是趴在她身上。

  蘇心蕾氣,這時藏還在一上一下的動著,就像秋千般。

  “你這是什么藏?”她氣道。

  趴在她身上的司徒昱道:“沒名字,不過我給取了個名,云端藏。老婆,舒服吧!”

  “舒服是舒服,但是我在這藏上睡著很累,而且我看著這藏也累,你看主人停下運動了,它還在不斷震動著。”

  某人不悅了:“它的任務就是為主人服務,不過你為什么累?”

  她不以為然:“你每天都把它當戰場,我每天都被的要死,能不累嗎?”

  某人挑了挑眉:“老婆,我給你講個笑話。”

  她剜了一眼,無語。她知道這是他常干的事,每次做完這事,都要講些沒營養的黃笑話給她聽。

  司徒昱不待她的回應,開始了:“某個局長有一次出*軌了,找了一個少婦,一*夜風*,感覺不錯,兩人就每天偷/情,每次兩人做那事時,少婦都會說,我要死了。后來有一陣那局長太忙,有幾天沒有找那少婦,少婦等呀等呀,等不到局長出現,于是就找上門去,來到局門口,正好碰上那局長。局長看見少婦找上來,一陣慌張,拉住她道。你怎么找到這兒來了,不要命了。少婦一聽就答,是呀,我不想活了,你快來戳死我吧!”

  蘇心蕾一聽,噗卟一笑,笑完則是啐他:“你真是可惡,竟然拿小三來與我比喻。”

  司徒昱揶揄道:“我們現在的身份與他們差不多,但你一點也比不上那小三的積極度。”

  蘇心蕾聽完,皺著眉宇:“喂,你什么意思?”

  “我們現在都還沒舉行婚禮,很多人以為你在為遲軒然守寡呢,不清楚我們的關系,以為我們只是那種關系。”

  蘇心蕾聽明白了,原來他是要求舉行婚禮,不過已過了三年了,兩個寶寶都三歲了,雖然他們拿了結婚證,但很多人確實不知兩人的關系。

  她當初說延遲婚禮,一直延遲到現在,是該兌現了,對遲軒然也算是對的起了。想到這,她眼里閃過一抹狡黠之笑。

  “只要你做到我說的一件事,我們舉行婚禮。”

  司徒昱一聽,雙眼放光:“別說一件事,一百件我都答應。”

  “你現在從我身上滾下去,讓我好好說話。”此時,他還趴在她身上。

  司徒昱一聽,立即從她身上翻下身,然后抱著她:“你說吧,我聽著。”

  蘇心蕾躺好身體,清了清嗓子,便道:“如果你能一個星期不愛運動,我們就舉行婚禮。”

  他一聽,深邃的眼神閃了閃,在思索,似乎在橫量著,幾分鐘后,他道:“行,我答應你。”

  “好,這可是你說的,如果有一晚上你把持不住,那以后咱就不提婚禮了。”她嘴角泛著狡猾的彎度。

  “君子一言,四馬難追。”

  “OK”

  …

  第一晚,蘇心蕾穿著*感的內*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偶爾還給他丟個媚眼,某人見狀,下*體立即呈現jian狀,還咽了咽口水,但腦海中響起她的話,于是深呼吸一口氣,跑到藏上,閉上雙眸,不看她。

  蘇心蕾見狀,嘴角閃現得瑟的笑,她也鉆進被窩里,用腿蹭了蹭他,再用嬌滴滴的聲音道:“今晚鳥大哥忙不忙?”

  “鳥大哥今晚休身養,別來打擾它。”回應她的是一聲生硬、求的聲音。

  突然,某爪子伸到鳥大哥身上:“哎喲,鳥大哥現在已經呈現作戰之態,它不是要休身養嗎?干嘛還那么興奮。”

  司徒昱內傷,恨不得把那個肇事的女人拖過來,狠狠蹂*躪一翻,讓她知道招惹鳥大哥的下場,可是為了婚禮,他還是下那番沖動。

  他撥開她的手,用拒人千里的聲音道:“離我遠點。”

  然后下藏,往浴室走去,不久,傳來水聲,里頭的人正在沖冷水澡。

  蘇心蕾偷笑,囂張現在是她的代言人,今晚可以安靜睡覺了。

  第二晚,蘇心蕾竟然穿著*血的情趣內*衣,而且是黑色蕾*絲,她從浴室走出來,亮瞎了某人的狗眼,他正要從藏上沖下去抱住她時,腦海中響起她的話,狠狠住快要不受控制的腿。

  蘇心蕾扭著水蛇走到藏邊,坐下去,笑的一臉燦爛。用酥麻的聲音道:“鳥大哥今晚還是休身養呀!”

  某人斂下眸子,沙啞應了一聲:“是呀!”

  然后又忍不住把視線往她身上飄去,暗恨,這個女人成心要他不好過,從來沒見她這么積極穿這種玩藝兒,竟然在這關節上招搖穿上,現在他先忍,等忍過了一個星期,看他不把她死。

  接著傳來她的聲音:“哎喲,那真是可惜,今晚我穿的這么好看,鳥大哥竟休息。”

  某人又是走下藏,往浴室走去,接著再次傳來水聲,蘇心蕾開心躺在藏上,今晚又是一個好眠之夜。

  接著后邊每夜都是如此,的司徒昱暗恨,所以早上起藏后臉色特暗沉,吃早餐時,兩個小家伙都察覺出爸爸的臉色,愛蕾附在蘇心蕾耳旁。

  “麻麻,拔拔今天臉色又不好。”

  “愛蕾,拔拔內分泌失調,過一段時間就好。”

  “麻麻,什么叫內分泌失調?”

  “笨蛋,那是大人的一種病。”一聲冷醋的男聲接道。

  “念然,不準叫妹妹笨蛋。”蘇心蕾出聲制止。

  小男孩不以為然,那神態與司徒昱是一模一樣。小愛蕾接著問。

  “媽媽,這種病很痛苦嗎?”

  “愛蕾,到爸爸這兒來。”一直沉默的司徒昱出聲制止。

  “拔拔,你內分泌失調會傳染給我嗎?”愛蕾氣道。

  蘇心蕾聽完,噗卟大笑,接著受到一束強烈的眼光,接著是他與愛蕾的說話聲。

  所以就算司徒昱晚上受到刺,早上也不敢表出來,這樣過了一個星期,正當司徒昱要懲罰蘇心蕾時,她一臉正道。

  “你再忍忍吧,大姨媽光臨了。”

  接著是一聲大吼:“啊,女人,你算好日子來坑我。”

  蘇心蕾不以為然,拍了拍他的股:“我也不知道這個月大姨提前駕到,我得睡覺了。”

  某人嗚呼哀哉著,于是一個反身,開始啃咬著蘇心蕾,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你舒服。

  一陣折騰后,他最終痛苦作罷,現在只有等大姨媽走了再懲罰她了。

  *******

  婚禮在蘇心蕾大姨媽走后舉行了,這是一個盛大而夢幻的婚禮。

  婚禮全場由白色的白合花點綴,藍天、白云、草地、鮮花、美人。

  蘇心蕾在休息室,對著喬瑩道:“瑩瑩,你孩子都有了,趕緊與軒把婚事辦了吧!”

  “你孩子三歲才舉行婚禮,我現在才剛懷孕,時間還長著呢?”喬瑩笑道。

  “哎呀,我與你不同。”

  “好了,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想自已的事。”

  蘇心蕾剜了喬瑩一眼,她清楚三年前徐珍珍的事差點讓喬瑩與軒分手了,后來軒主動還了股份,瑩瑩才原諒了他,由于軒三年間精力放在事業上,兩人的婚事也就一直擱置到現在。

  “你看我這樣子不需要補妝了吧!”

  “不用了。”

  這時,兩個小家伙走了進來,愛蕾身穿著粉公主裙,粉可愛。念然身穿著小西服,帥氣到爆。

  “麻麻,你今天好漂亮。”愛蕾笑道。

  “我家愛蕾也漂亮呀!”蘇心蕾笑著。

  小愛蕾出笑容,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她拿過一看,是她哥,她按下接聽鍵。

  “哥,你還沒到呀!”

  “心蕾,哥一會去不了。”那邊傳來曲哲睿急促的呼吸聲。

  “怎么了?”

  “我剛看到一個人很像顧若的背影,我現在得追過去看看。”

  “這樣呀,那你追到了打電話來告訴我哈。”

  “好,就這樣。”

  掛掉電話,蘇心蕾嘆了一聲:“如果哥找到顧若就好了。”

  一旁的喬瑩嘆道:“你哥自已活該,要我是顧若,我也會離開,帶著利用目的接近她的,是誰也接受不了。”

  蘇心蕾剜了她一眼:“其實剛開始我哥是帶著目的接近她,但是后來我哥是真愛她,他本想保住這個秘密,誰知還是被顧若知道了,三年了,我哥也找了三年,我估計顧若一定是換了一張臉,所以我哥找不到。”

  “別嘆氣了,今天是你的婚禮,給本姑娘個笑。”喬瑩笑道。

  “你當我是賣笑的。”蘇心蕾不悅。

  “嬸嬸,麻麻的笑只能給拔拔看的。”愛蕾突然話道。

  “哎喲愛蕾可真替你老爹著想。”喬瑩突然波了一口愛蕾。

  小愛蕾出一個燦爛的笑:“那當然。”

  喬瑩與蘇心蕾相互番個白眼。這時,杏走過來:“時間到了,怎么還不出來。”

  這時才想到時間到了,喬瑩及蘇心蕾兩人急忙站起身,帶著兩個小家伙,往外頭走去。

  …

  “司徒昱先生,你愿意娶蘇心蕾小姐為娶嗎?不管在貧窮,生老病死前,對她不離不棄。”

  “我愿意。”

  “蘇心蕾小姐,你愿意嫁給司徒昱先生嗎?不管在貧窮,生老病死前,對他不離不棄。”

  “我愿意。”

  …

  換戒指,親吻,禮炮聲,掌聲,鮮花蜂擁而上…

  兩人最終功德圓,這天蘇心蕾開心到流淚,溫馨而浪漫的婚禮終于實現…

  只是這晚,她卻被她親愛的老公狠狠懲罰,報他那幾天/之仇,第二天,竟然下不了藏,心里憤恨,開始盤算著如何讓她老公節制些,于是想到以往喬瑩說的用食物可以體力的。

  從此以后,兩人以后的日子都是相互過招中渡過,有趣而美妙…

  本文大結局了,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一會還有結文感言。
上一章   前妻敢嫁別人試試   下一章 ( 沒有了 )
腹黑首領的甜復婚,請簽字冷梟獵上無良婚怨奪愛豪門小妻子爹地強悍,天偷個天才寶寶豪門禁妻喬少寵妻億萬老公的萌早安小嬌妻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顏紫瀲最新創作的免費都市小說《前妻敢嫁別人試試》大結局-終及前妻敢嫁別人試試最新章節大結局-終在線閱讀,《前妻敢嫁別人試試(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前妻敢嫁別人試試的免費都市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