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重生在校园》123战事将起两虎相争及《特工重生在校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特工重生在校园  作者:吃草的老羊 书号:38822  时间:2017/8/22  字数:15699 
上一章   【123】 战事将起 两虎相争    下一章 ( → )
  章节名:【123】 战事将起 两虎相争

  “严门?#20426;?#33707;子涵挑了挑眉头,最近严门在国内的动作可是不小,自从跟山口组合作,获得山口组的帮助之后,严门在南方的发展就越来越迅速了,甚至隐隐有把触手伸到北方的趋势。

  莫子涵之前一直在东南亚,倒是没有精力管严门的事情,任由严门到处搞动作,不过现在她回来了,严门的事情迟早要解决掉。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复杂,尤其是那个神秘的势力,始终在她心头挥之不去,在面?#38405;?#20010;神秘势力之前,务必把其他所有障碍都解决掉,

  “传令会务部,全面展开与严门的战斗。”莫子涵突然睁开眼眸,语气冷冽的道。

  会务部是整个东鹰会高层管理者及核心人物组成,最高管理机构,完成重大会议、决策、计划、调控等一系列帮会事物,属于整个帮会的大脑。东鹰会各个省市地区的负责人,都是会务部的成员,一旦号令会务部,那么就是一场波及整个东鹰会的大事。

  “函姐,你准备对严门下手了?#20426;?br>
  老六闻言眼中光一闪,健硕的身躯上突然腾起一道杀气,宛如古代即将掀起战事的将军。

  东鹰会与严门一个雄踞北方一个雄踞南方,两个国内的霸主势力虽?#24187;?#22825;都有摩擦,但真说起来都是小打小闹,改变不了格局的小争端。现在莫子涵准备全力出手,那么就是一场影响整个国内黑道的大战,很有可能赢的一方彻底一统国内黑道。

  “现在的情况很微妙,国内政治?#34892;?#30340;那些大佬们都忙着选举新元首的事情,那里的争斗只会更加烈与险恶,现在他们无瑕多管黑道的事情,我们可以乘机挑起风波,在世中取胜,一举统一国内黑道,等京城那些大佬们把目光注意到我们的时候,我们早就站稳了脚跟。”

  莫子涵淡淡的道,统一国内黑道可不是小事,不仅面临着黑道争霸,而且更多的还是要注意国家的意向,虽然她暗地里跟国家合作,手中有着一张保命符,但那东西说有用,或许能保她一片基业,说没有用,或许就是一句空话,真到利益冲突的时候,翻脸就能不认人。

  毕竟他们这种合作?#33618;?#20889;成书面合同,都是见不得光的东西,没有任何保障可言。

  所?#38405;?#23376;涵?#33618;?#23436;全相信?#35009;?#22269;家政府,如果没有自己的打算,以后只会越来越被动。

  现在国内那些政治大佬们都忙着选举的事情,自然不会有精力手黑道的事情,而且莫子涵一统国内黑道,符合当前国内的维稳策略,倒是可以冒险一搏。

  之前跟严门始终不温不火,不发生大战,主要是时机不到,莫子涵按兵不动,严门的霍严冬同样是这样的想法。但现在选举的事情迫在眉睫,不管是莫子涵还是霍严冬,都知道机会来了。

  最近严门的动作越来越大,就可见一斑。

  “你确定黄海那些本土势力跟严门有瓜葛?#20426;?#33707;子涵低垂着眼眸道

  “肯定有瓜葛,不过究竟有多深的瓜葛,现在还不清楚,不过那些势力不识好歹,拒绝我们东鹰会的拉拢,肯定有着?#35009;?#20854;他的依仗,否则他们不敢那么做。”老六沉声道

  “你担心他们跟严门的人联合到一起去了?#20426;?#33707;子涵挑了挑眉头

  “不错,严门的人一直想卷土重来,重新杀回黄海,为了此事,很可能会给黄海那些本土势力开出很高的条件,以他们为跳板,重新在黄海扎,并跟我们东鹰会?#23472;?#24178;。”

  自从严门在黄海的势力被东鹰会灭掉之后,严门一直想杀回黄海,?#19978;?#19996;鹰会一直紧盯着他们,导致严门一直没有机会。

  目前来说,黄海不仅是国内的经济?#34892;模?#26377;着很大的利益可图,而?#19968;?#26159;南方势力与北方势力的分割线,黄海以北,绝大部分都是东鹰会的势力,黄海?#38405;希?#20005;门势大。两个?#23588;?#22823;物发生争战,黄海就是战场的最前线,兵家必争之地,谁占据了黄海,那么必然会对后面的争斗中有着很大的优势。

  所?#38405;?#23376;涵一直不?#24066;?#20005;门的势力重新入驻黄海,但现在严门显然想到了其他的办法,以黄海原本那些本土势力为根基,重新杀回黄海,与东鹰会一争高低。

  往往一场黑道争斗,不只是有人就可以了,同时还要有资源,有人脉,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三者,才有立足的能力。

  例如严门想在黄海跟莫子涵对抗,那么第一点就是疏通关系,把衙门里的关系打点好,否则不用开战,他就输了。第二点就是人力与物力,即便人力可以从南方调遣过来,但那些支武器?#20219;?img src="image/jin.jpg">物品却肯定不可能大?#30475;?#20837;黄海。

  空有人,没有武器、人脉等其他资源,同样不可能在黄海立足,更别说跟东鹰会对抗了。

  正常情况下,东鹰会的全面封锁与戒备,严门的势力不可能入黄海。但严门与那些本就在黄海发展了多年的本土势力合作,那?#26149;?#22810;问题就刃而解了。严门可?#36234;?#21161;那些黄海本土势力的根据,在黄海和东鹰会大干一场。

  ?#26434;?#38669;严冬的想法与目的,处境相同的莫子涵自然知道一个透彻,所以她也不含糊,干脆掀起大战,借助特殊时期,一战定乾坤。

  “函姐,山口组借助严门的势力,也渗透到了黄海,霍严冬跟日本人混在一起,可谓狼子野心。我担心山口组会?#23588;?#21040;我们跟严门的战斗?#23567;!?br>
  老六?#34892;?#25285;忧的道,山口组的势力可不一点都不小,如果论总规模,还远在东鹰会之上,在世界黑道?#26657;?#37117;是名?#26143;?#33541;的势力。如果有山口组帮助严门,东鹰会想击败严门将会很困?#36873;?br>
  “一个山口组而已,没有?#35009;创?#19981;了,不管是严门还是山口组,都蹦跶不了几天。山口组觊觎国内黑道,我就让他们铩羽而归,灰头土?#22330;!?br>
  莫子涵冷笑一声道,以她现在的能力,普通的黑道争斗根本对她造成不了任何危险,以她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霍严冬与山口组组长,搅整个黑道?#20995;頡?br>
  老六、猴子、杨明都下去准备了,莫子涵独?#23472;?#22312;办公室里,端着一直高脚杯,微微陷入?#20102;賈小?br>
  上午,莫子涵把东鹰集团一些积下来?#20154;?#22788;理的事情办完之后,已接近中午。吃完饭,下午她准备回学校报到,毕竟很久没有会学校了,虽然大学管理宽松,但一直不面也不是一个事儿。

  不过黄海大学下午很少有?#21361;?#33707;子涵回到黄海大学后就直接往宿舍走去。

  “莫子涵。”

  一道?#34892;?#29087;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叫住了她,紧接着一道身影小跑了过来,那是?#24187;?#36523;材苗条,长得漂亮的少女。

  ?#21482;藎?br>
  莫子涵眉头微挑,她叫住她干?#35009;矗?br>
  “莫子涵,你很久没有上课了,干?#35009;?#21435;了?#20426;繃只?#19968;?#20384;?#23601;问道

  “跟你有关系?#20426;?#33707;子涵倒是?#34892;?#22909;笑了,她干?#35009;?#21435;了难道还要跟?#21482;?#27719;报不成。

  “你找到?#25381;?#36713;没?#26657;俊繃只縈行?#35797;探的问道

  “你知道他在哪里?#20426;?#33707;子涵?#34892;?#29609;味的笑了

  “不,不,没?#23567;!繃只?#36830;忙摇头“我也正在找他呢,如果你知道他的下落,请跟我说一声。”

  说着,?#21482;?#36716;身就准备走,似乎不愿意跟莫子涵多说。

  “?#25381;?#36713;不是以前那个?#25381;?#36713;,少跟他走到一起,?#38405;?#27809;有好处。”莫子涵瞥了?#21482;?#19968;眼,淡淡的说道。

  准确的说,?#25381;?#36713;早就死了,现在的?#25381;?#36713;不过是昂科多转世重生罢了,?#21482;?#36319;昂科多混在一起,除了跟昂科多利用,不会有任何结果。

  不过?#21482;?#26174;?#24187;?#26377;听进去,?#35835;?#19968;声后就赶忙走开了。

  莫子涵望着?#21482;?#30340;背影,微微动了一下鼻子,从?#21482;?#36523;上,她似乎嗅到了昂科多的味道。那味道?#33618;?#35828;是味道,而是一种敏锐的感知,同为系统拥有者彼此之间的奇特感应。

  昂科多回黄海了?下一刻,莫子涵就立刻意识到了这个问题,?#21482;?#20043;前的举动本就很奇怪,似乎有故意试探她的意思,不过她究竟想试探?#35009;?#21602;?试探她是不是知道“?#25381;?#36713;”回到黄海了?

  之前?#21482;?#25925;作跟她打听?#25381;?#36713;的下落,其实根本就不指望能在莫子涵这里获得?#25381;?#36713;的下落,或者说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打听?#25381;?#36713;的下落,亦或者她本就知道?#25381;?#36713;在哪里,如此只是惑与试探莫子涵罢了。

  莫子涵嘴角勾起?#33618;?#29609;味的笑容,还真是一个自作聪明的女人“?#25381;?#36713;”肯定不会让?#21482;?#26469;试探她,一切都是?#21482;?#33258;作主张,或许?#25381;?#36713;真的回到了黄海,并且与?#21482;?#21462;得了联系,而?#21482;?#30693;道她的身份之后,就一直战战兢兢,生怕她会查出?#25381;?#36713;回来的事情。

  所以才用最笨的办法做出了一个最愚蠢的事情,莫子涵挑了挑嘴,也不回宿舍了,而是一掉头悄无声息的跟在了?#21482;?#21518;面。

  “?#25381;?#36713;?#26412;?#26159;昂科多的事情知道的人可不多,而昂科多是?#35009;?#20154;莫子涵心中最清楚,同为拥有系统的人,哪一个不是极端危险的任务。之前昂科多刚刚重生,系统还处于最基础的阶?#21361;?#21457;挥不出多少能力,但却依旧在她的重重追捕中逃出了黄海。

  现在他?#28909;桓一?#26469;,肯定有着?#35009;?#25226;握,否则他不会傻傻的自投罗网。而且?#26434;?#31995;统,昂科多本就是当年那个研究室的研究人员,他对系统的了解肯定超过了她,或许昂科多现在回到黄海,便意味着他真正获得了系统的力量。

  莫子涵现在?#35009;?#30333;了,系?#22478;看?#19982;否,全部取决于系统的等级,系统不?#20185;?#32423;,那?#20174;?#26377;系统的人?#19981;?#36234;来越?#30475;蟆?br>
  昂科多虽然只是一个科学家,但如果系统等级足够高,具备的力量也绝对恐怖。莫子涵现在的系统才进化到中级,就有一种类似于神的感觉,如果升级到高级,或者更高级,那还不知道会有多么恐怖了。

  而且莫子涵还知道,昂科多并不是那个神秘的主人,甚至只是那个势力的一个下属。那个势力背后,还有一个更神秘的人,他主宰了一?#23567;?#25110;许,关于系统的一切秘密,都掌握在那个人手?#26657;?#20182;应该也具备系?#22330;?br>
  莫子涵认为,有必要找到昂科多,至少要从他嘴里知道一些系统的秘密,以及那个势力究竟是?#35009;?#26679;的存在。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35009;?#37117;不知道,主动权只会一直掌握在别人手?#23567;?br>
  本来关于昂科多的事情,怎么会最近一直没有?#35009;?#22836;绪,他宛如人间蒸发了一般,整个鹰眼情报系统都找不出他任何一点消息。现在从?#21482;?#36523;上,终于出了一些蛛丝马迹,莫子涵自然不会放过。

  于是乎,莫子涵当了一回影子侠,悄无声息的跟在了?#21482;?#36523;后。

  ?#21482;?#30340;警惕心不小,莫子涵跟着她到处逛了一下午,商场、书城、?#38712;骸?#30452;至夕阳西下的时候,才小心翼翼的钻入了一个胡同?#26657;?#19981;久后就进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小院子。

  莫子涵从胡同另一边拐出,嘴角勾起?#33618;?#29609;味的笑容,果然有鬼。

  此处在黄海都是少有的贫困区,都市低矮的瓦房与老式院落,黄海虽然这些年一直都在大力发展经济,但?#19981;?#27809;有发展到这里来。以?#21482;?#30340;身份,怎么可能会住到贫困区来?

  跟在?#21482;?#36523;后,莫子涵悄然翻墙进入了院落?#23567;?br>
  “宇轩,?#19968;?#26469;了。”

  ?#21482;?#19968;进入院子,就高?#35828;?#26397;屋里喊了一声,她手中提着几个饭?#26657;?#26174;然是给里面的人准备的晚餐。

  不一会儿,?#24187;?#38738;年男子就?#28216;?#20869;推门而出,身材高大,很是英俊,正是?#25381;?#36713;。不过此时的?#25381;?#36713;却没有了之前的关与活力,多出几?#27835;?#37325;与深沉。

  院子里有一个小桌子,几张椅子,?#21482;?#23601;在小桌子摆好一盘盘?#26143;?#24494;热的食物。

  ?#25381;?#36713;似乎变的沉默寡言了,也不多说,坐在椅子上就吃了起来。

  “?#21307;?#22825;碰见莫子涵了,你逃出国外后她一直在找你。”?#21482;?#20284;的突然想起了莫子涵的事情,便跟?#25381;?#36713;说了起来。

  莫子涵作为东鹰集团的董事长,?#21482;荻杂?#22905;的背景与来历自然知道的很清楚,?#25381;?#36713;跟莫子涵结仇,那可是很危险的事情,现在?#25381;?#36713;回黄海,都不敢随便面,生怕让莫子涵发现。

  “哦。”

  ?#25381;?#36713;恩了一声,继续吃着饭,并不在意?#21482;?#26159;否遇见了莫子涵。

  “我试探了她一下,她似乎并不知道你的任何消息。”?#21482;?#32487;续说道,脸上挂上了?#33618;?#31505;容,似乎在为莫子涵没有发现?#25381;?#36713;而感到高兴。

  ?#25381;?#36713;停下了手中吃饭的动作,扭过头古怪的望了?#21482;?#19968;眼,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用在此时的?#21482;?#36523;上简?#26412;?#26159;太恰当了,平时聪明的一个人,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为?#35009;?#23601;如此愚蠢。

  ?#38712;?#20040;了?#20426;繃只縈行?#22855;怪的望着?#25381;?#36713;,用那么古怪的眼神看着她干?#35009;矗?br>
  “没有?#35009;矗?#25110;许现在我们应?#27599;?#34385;接待客人了。”?#25381;?#36713;放下碗筷,淡淡的说道。他?#30001;?#19978;掏出一张手绢,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嘴角。

  “接待客人?#20426;繃只?#19968;愣,没有?#20174;?#36807;来。

  “?#28909;?#30693;道我来了,还能坐在椅子上不动,你是有恃无恐,还是准备束手就擒呢?#20426;?br>
  一道轻笑声突然从院落里响起,不知?#35009;?#26102;候莫子涵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院子里,就站在?#21482;?#36523;后不远出,不足十米的地方,可?#21482;萑此?#27627;没有察觉。

  “莫子涵。”

  ?#21482;?#29467;地转过身来,不可置信的望着身后的少女,眼中是不解与?#21482;擰?#33707;子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在学校里吗?不应?#20882; ?br>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20426;?br>
  ?#21482;?#33392;难的着唾沫,整个人僵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望着莫子涵。

  “还多亏了你带路,否则我怎么会知道?#25381;?#36713;在这里。”莫子涵嘴角勾起?#33618;?#29609;味的笑容。

  莫子涵如此说,?#21482;?#21738;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此时恨不得掴自己一耳光,竟然做出这?#20174;?#34850;的一件事,难怪之前?#25381;?#36713;看她的目光那么古怪。

  “宇轩,我,我不是故意的。”她?#34892;?#24778;慌的望着?#25381;?#36713;,不断的摇头。

  ?#25381;?#36713;却没有搭理?#21482;藎?#33258;从莫子涵出现后,他的目光就一直盯在莫子涵身上,眸子深处总是有着?#33618;?#24322;样的光芒,没有害?#25314;?#27809;有惊慌,没有恐惧,反倒是很淡定自若,宛如?#33618;?#23376;涵发现,也不是?#35009;创?#19981;?#35828;?#20107;情。

  “莫小姐,您真是贵?#20572;?#35831;坐。”

  ?#25381;?#36713;闪动了一下眼眸,便若无其事的搬过一张椅子,自顾自的放在莫子涵面前,宛如真是在家里接待客人一般。

  莫子涵勾了勾嘴,拉过椅子饶?#34892;?#36259;的坐了下来。?#25381;?#36713;的反常举动出乎她的意料,但又在情理之?#26657;?#22905;倒想看看?#25381;?#36713;葫芦里究竟是卖的?#35009;?#33647;,他突然回黄海的目的究竟是为了?#35009;础?br>
  “?#21482;蕁!?br>
  突然,?#25381;?#36713;叫了?#21482;?#19968;句,?#21482;?#38395;言?#20081;?#35782;的望向?#25381;?#36713;,结果却对上了?#25381;?#36713;的眼睛。下一刻,?#21482;?#31361;然身子一?#21361;?#25972;个人摇摇坠,随后就倒在?#35828;?#19978;,昏不?#36873;?br>
  莫子涵见此瞳孔微缩,望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21482;藎?#30524;中闪过?#33618;?img src="image/yin.jpg">翳。刚才?#25381;?#36713;只是与?#21482;?#23545;视了一眼,?#35009;?#37117;没有做,结果?#21482;?#21364;突然晕倒了,显然?#25381;?#36713;对?#21482;?#20570;了?#35009;?#25163;脚,但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她却不得而知。

  果然,?#25381;?#36713;掌握了一些与众不同的能力,所以才敢有恃无恐的出现在她面前,如果没有一些自保的手?#21361;?#20182;断?#24187;?#26377;这?#21019;?#32966;。而且?#25381;?#36713;究竟掌握了一些?#35009;?#21162;力,她都是不清楚,但可以肯定那是系统赋予他的能力。由此可见,他对系统的了解远在她之上。

  “碍事的睡着了,我们可以坦言说话了。”?#25381;?#36713;淡淡笑道

  “谢先生真是好手?#21361;?#19981;过?#21482;荻阅?#21487;不薄,这么对她倒是让人寒了心。”莫子涵冷笑道

  “只是让她好好睡一觉而已,普通的昏,并不会对她有?#35009;?#20260;害。再说了,我是?#35009;?#20154;,难道莫子涵会不清楚?或许你愿意她一个外人知道我们的事情。”

  ?#25381;?#36713;面无表情的道

  “我们的事情,我们的?#35009;?#20107;情?哦,对了,不知道该称呼你为谢先生,还是昂科多先生。”莫子涵勾了勾嘴角道

  “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可以说是同一类人,都是重新活了一次的人,都是具备系统的人,还都是别人手中的棋子与玩物。当然,我不?#19981;?#37325;生之后的名字,你可?#36234;?#25105;昂科多。”

  昂科多?#31528;?#22312;椅子上,懒散的说道,眼眸中闪过?#33618;?#38590;言的莫名的光芒。

  “昂科多,你主人让你来黄海,应该不是专门跟我聊天感慨的吧。”

  莫子涵勾了勾嘴角,淡然的说道。据她所知,昂科多也是来自于那个神秘的组织,或者说,那个神秘主?#35828;?#36208;狗,他的一举一动,自然都是他那个主?#35828;?#24847;思。不过昂科多现在的表现,?#20174;?#19981;像是一个?#19981;?#34987;别人操纵命?#35828;?#20154;,里面或许还有着其他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如此说,颇有几分想试探一下昂科多跟他那位神秘主?#35828;?#20851;系与态?#21462;?br>
  “我们都是聪明人,莫小姐心中不是有答案了么?当一个?#35828;?#21629;运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时候,除了行动上服从命令,内心里却是挣扎、反抗、不?#30465;?br>
  昂科多挑了挑眉头,毫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38405;?#23376;涵似乎没有防范的意思,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隐瞒的意思。再说了,莫子涵注定?#26434;?#20182;的主人走到对立面,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

  “能想反抗?怎么反抗?#20426;?#33707;子涵玩味的道,她感觉昂科多很有意思,明明身怀系统,却始终生活在别?#35828;?#25484;控?#26657;?#22312;他身上没有任何下属应该具备的忠诚,反倒是时时刻刻的逆反主人。

  她?#34892;?#19981;解,为?#35009;?#20182;那个神秘的主人会那么“信任”他,以至于?#20005;?#32479;都给了他。从目?#20843;?#25484;握的的情况猜测,系统应该是很珍贵的东西,那个势力里面厉害的高手很多,但有系统的却只有昂科多一个,最有意思的还是昂科多不是一个战斗人员,而是一个科研人员。

  那个神秘的主人有那么多身怀绝技的属下,而且都对他忠心耿耿,绝对服从他的命令,他不?#20005;?#32479;给那些有着战斗能力的属下,反倒是给了昂科多这么一个科研人员,而?#19968;?#26159;一个时时刻刻想背叛他的科研人员。

  她不相信那个神秘的主人不知道昂科多的心思,因为到了那个?#35828;?#39640;度,一般?#35828;?#24515;思根本不可能隐瞒他。别说那个神秘的主人,即便是莫子涵,现在如果有人在她面前说谎话,她也能立刻感知出来,从人说话最细微的表情、神态、甚至是语气,就能知道一个人是不是言不由衷。

  具备蝙蝠的听力之后,莫子涵能从别?#35828;?#35821;气中听出话语的真假,?#23545;?#27604;测谎仪都精准。?#22253;?#31185;多的心与行为,想瞒住他主人?#36127;?#26159;不可能的事情。

  但就是如此,他那个主人却依旧?#20005;低辰?#32473;了他,把如此重要的东西给一个随时可?#21592;撐颜?#20551;的人,莫子涵感觉很费解,如果是她,肯定不会如此做,除非脑子进水了。

  那个在幕后操纵着一切的神秘主人,肯定不可能脑子进水了,他如此做,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目的,但究竟是?#35009;?#30446;的,或许只有那个主人才知道。

  “系统总共有几个。”

  莫子涵眨了眨眼睛,?#34892;?#22909;奇的道。现在她完全体会到了系统的?#30475;螅?#22914;果一个人拥有了系统,那么就具备了成为神的可能,那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具备了类似于神的力量。

  如果莫子涵现在充当神,那么她完全可以妖言惑众,欺骗无数?#35828;?#20449;仰,让他们以为她是神。

  由此可见,系统究竟是多么可怕的东西,它可以扰世界?#20995;潁?#25913;变世界法则,甚至可以随便掀起世界战争。

  如果系统有很多,那么问题就严重了,可?#20081;?#21518;的时代都会因为系统的出现而发生不可预知的变化。

  “你不用担心,真正拥有系统的人,只有你、我、还有那个人,永远不会出现第四个人。”

  昂科多似乎知道莫子涵在想?#35009;矗?#33694;尔一笑道。系统的存在,本身就是意外,哪有可能会有很多。甚至从始至终,真正的系统都只有一个,他们都是假的。或者说,他们三个人,谁都没有真正的系?#22330;?br>
  莫子涵闻言,倒是微微松了一口气。她首先担心的倒不是系统太多而导致天下大,而是担?#21335;?#32479;太多,她存在的一样太低,成为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那么她想战胜那个操纵了一切的神秘主人,那就?#34892;?#34394;无?#21320;?#20102;。

  毕竟不管?#35009;矗?#37117;讲究实力,讲究相对力量的对?#21462;?#22914;果她在那个神秘?#25628;壑校?#26681;本不值一提,那么她就真的不可能战胜那个人了。

  但现在真正拥有系统的人只有三个,三分之一的机会,特殊的角色,她未必没有取胜的可能。昂科多?#28909;?#25954;反抗,那么肯定有一定反抗的信心,否则完全没?#34892;?#24515;,没有志向,那么就也升不起反抗之心了。

  不怕对手?#30475;螅?#27809;有希望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如果有哪怕一?#32943;?#26395;,都有奋斗的动力与意义。

  莫子涵洒然一笑,整个人突然轻松了很多,从昂科多的意思中可以知道,真正的参与这场特殊争斗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三个。她、昂科多、还有他那个神秘的主人。

  她虽然不知道那个神秘人有多么?#30475;螅?#20294;知道她面对的只是他一个人之后,她心中也有了一点底。有时候,未知才是最令人?#21482;?#19981;安的来源。

  “你想联合我一起对付你那个主人?#20426;?#33707;子涵勾了勾嘴,玩味的道

  之前昂科多说他们是同一类人,被别人摆布操纵的棋子,他想反抗,想摆命运,难道是想跟她联合,一起对付他那个主人不成?现在拥有系统的人只有三个,也就是说,能真正参与这场战斗的人也只有三个,如果昂科多想寻找盟友,唯一的选择就是她,没有第二个人可选。因为没有系统的人,没有资格参与他们之间的战斗。

  “不。”

  昂科多摇摇头。莫子涵见此微微?#34892;?#24847;外。

  “即便是我们两个联手,也不可能是那个?#35828;?#23545;手,他的?#30475;笤对?#36229;出你的想象。?#38405;?#29616;在的能力,他一手指就能?#20102;?#20320;,就算把我们两个绑在一起,都不够他。”

  昂科多语气?#34892;┑统?#30340;道,?#26434;?#37027;个神秘的主人,他显然?#23545;?#27604;莫子涵了解。

  “真有那么?#30475;螅俊?#33707;子涵瞳孔微缩,神情也凝重了起来。她也?#34892;?#24847;外昂科多会说出如此一番话来,如果真有如此?#30475;螅?#26114;科多没有可能战胜才对,那为何还有反叛之心。

  难道说,他还有?#35009;?#20854;他办法对付他那个神秘的主人不成?

  ?#20843;?#21482;会比你想象中更?#30475;蟆!?#26114;科多望了莫子涵一眼,?#26434;?#20182;那个主人,他显然?#20667;?#19981;?#36873;八?#26159;第一个拥有系统的人,他对系统的了解?#23545;?#27604;我们知道的多,甚至我们能拥有系统,都是他赋予的。”

  ?#20843;?#36171;予了我系统?#20426;?br>
  莫子涵深了口气,目光灼灼的望着昂科多。一直以来她就感觉她的一切都是有人故意操作,总有一?#33618;?#21518;推手推动着她,她所做的一切都在别?#35828;?#25484;握?#26657;?#20284;乎有人一手安排了她的人生。否则无法解释她如此离奇的人生经历,如此诡异莫测的重生复活,并且恰巧就重生在一个跟她长得如此像的女孩儿身上。

  之前的猜测,因为昂科多的一句话,终于确定为事?#25285;?#33707;子涵心中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她一直追求自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由,为了掌控自己的命运。现在重生了一?#21361;?#32467;果却得知其实一切都在别?#35828;?#25484;控?#26657;?#19968;切都是别人一手操纵而成,她心中此时的滋味?#19978;?#32780;知。

  ?#20843;?#20026;?#35009;?#35201;赋予我系统,我有?#35009;?#20540;得他?#20005;?#32479;赋予给我?#20426;?#33707;子涵深了口气道,她?#24187;?#30333;那个神秘?#35828;?#30446;的,他操纵了她一?#26657;?#31350;竟是为了?#35009;矗?br>
  昂科多深深望了莫子涵一眼,嘴动了一下,最后却是?#35009;?#37117;没有说。

  “想战胜他,不是没有可能,你有机会,我也有机会。”昂科多突然手腕一翻,手中蓦然多出了一把匕首,放在手中把玩了起来。

  那匕首比普通的匕首长一点,说成是短剑更为恰?#20445;?#38271;约一尺二,宽一指,造型宛如一条扭曲爬动的小青蛇,弯弯曲曲。

  “鱼肠。”

  莫子涵瞳孔微微一缩,昂科多手中的短剑,正是中国古代十大名剑之一鱼肠剑,鱼肠剑在中国历史上消失了几百年,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昂科多手?#26657;?br>
  鱼肠剑来历可不小,乃是真正的神剑,并不在她的紫影剑之下。

  “哪里来的?#20426;?#33707;子涵皱眉道

  “那个人给我的。”昂科多低垂着眼眸道

  ?#20843;?#20498;是手眼通天。”

  莫子涵闻言冷哼一声,鱼肠剑乃是中国传承了数千年的神剑,没想到会落入一个外国人手?#23567;?#19981;过鱼肠剑毕竟是中国的东西,出现在外国,多少让人?#34892;?#19981;

  ?#25353;?#21073;几百年前就落到国外了,没有?#35009;?#21487;惊讶的。”昂科多摇摇?#36820;潰?#25226;玩着鱼肠剑剃着手指甲,也不?#36335;?#38160;的鱼肠把他的手指掉一个。

  ?#38712;?#20040;才能战胜那个人。”莫子涵沉默了一会儿道,之前昂科多说他们两个都有机会战胜那个人,她倒是?#34892;?#22909;奇与期待,难道真有?#35009;?#25163;?#25991;?#20987;败那么?#30475;?#30340;人?

  “你死,或者我死,只要死掉一个,另一个就有机会打败他。”

  昂科多突然阴沉一笑,眼眸死死地盯着莫子涵,眼中充斥着不加掩饰的野兽**,那不是一个狼看见美女的眼神,而是一直饿狼看见一块鲜的眼神。

  “有意思。”

  感受到昂科多不加掩饰的杀气,莫子涵微微勾起了嘴角,且不说为?#35009;?#20182;们中死掉一个另一个就有能力击败那个神秘人,只是这个方式就让她感觉?#34892;?#19981;同寻常,似乎里面有着一些其他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且从昂科多的眼睛与神态?#26657;?#20284;乎并不是说着玩的,他身上?#33268;?#30528;一股杀气,很想杀了莫子涵,然后获得可以对抗那个神秘主?#35828;?#21147;量。

  “那么说,你来黄海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了我?#20426;?#33707;子涵饶?#34892;?#36259;的望着昂科多

  “不错!莫小姐,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我们两个人光凭联合是不可能战胜那个?#35828;模?#21482;有死掉一个,成就另外一个,才有一线机会。”

  昂科多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盯着莫子涵的眼睛一字一顿的道:?#20843;?#20197;,为了摆命运,取得最后的胜利,我们之间必须有一个生死了断,赢?#35828;?#20154;,才有挑战那个?#35828;?#26426;会。”

  “那还等?#35009;矗?#25105;倒想把你杀了,然后看看怎么获得抗衡那?#35828;?#21147;量。”

  莫子涵的话还没有说话,整个人就蓦然化为一道残影,从之前坐着的椅子上缓?#21512;?#22833;,下一刻就出现在昂科多面前,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超过了人类的概念,甚至能与世界上飞行速度最快的动物尖尾雨燕相?#21462;?br>
  “不错的速度,不过还不够快。”

  昂科多似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仅是一句话从嘴里冒了出来,但莫子涵伸手抓向他咽喉的手却落空了,原地只有一道残影,而昂科多本人却出现在十米开外。

  “好快的速?#21462;!?br>
  莫子涵眉梢微蹙,眼眸紧紧地盯着十米之外的昂科多,他刚才表现出现的速度,还在她的速度之上。他植入了?#35009;?#21160;物的基因?能让他具备如此可怕的速度?

  或者说,他掌握了一些她不知道的东西,大大增强了他的能力。

  此时,莫子涵算是看出来了,昂科多的系统也进化了,现在跟她一样,处于中级系统的阶段。不过很显然,昂科多的能力似乎强于她很多,虽然是同一等级的系统,但昂科多对系统的利用,?#23545;?#22823;于她。

  “你能在不了解系统的情况下?#20005;低辰?#21270;到中级,可以说很厉害了,?#19978;?#20320;对系统的研究还是太浅薄了,否则?#38405;?#30340;战斗素养,把我杀死后,很有可能能战胜那个人。”

  昂科多望着莫子涵,眼中?#34892;?#24863;慨与惋惜,不知道他处于何?#33267;?#22330;,何种心态说出如此一番话。轻而易举的就说让莫子涵把他杀死,似乎根本不把自己的生死当一回事。

  “系统还真是一个好东西。”

  莫子涵微微颔首,她承认对系统的了解,?#23545;侗热?#26114;科多,仅仅凭借一个系统,就?#20882;?#31185;多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她这个世界最顶级特工的袭杀,世界上除了拥有系统的人,还能杀死他的人恐怕没有了。

  “中级系统的力量远不止如此,现在让你见识一下中级系统开启的时候是?#35009;?#29366;态。”

  昂科多把玩着手中的鱼肠剑,似乎很有自信的扫了莫子涵一眼。

  下一刻他整个人就从原地消失了,宛如从来就不曾站在那里一般,或者说只是一道幻影,秋风一扫,就了无痕迹。

  莫子涵瞳孔微缩,肩膀连续晃动了几下,院落里突然多出了四五个莫子涵的残影,下一刻所有残影都消失了,二十米外赫然只有一个莫子涵站立着。

  而之前莫子涵残影出现过的地方,都出现了一道昂科多的身影,但紧接着也都消失了,最后昂科多的真身距离莫子涵只有十五?#20303;?
上一章   特工重生在校园   下一章 ( → )
摘美云图特?#30452;?#22312;校园混在校园成大校花姐姐爱上校园风流邪神校园风流龙帝超级校园小霸校园爱情录校园风流狂龙校园逍遥仙武皇校园行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吃草的老羊最新创作的免费校园小说《特工重生在校园》-123 战事将起 两及特工重生在校园最新章节-123 战事将起 两虎相争在线阅读,《特工重生在校园(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特工重生在校园的免费校园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百度乐彩 三d福彩开奖号试机号 上海快三彩票app下载 富贵心水论坛 疯狂猜球赚钱 竞彩篮球大小分图 襄阳通比牛牛手机版 幸运飞艇免费网页计划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内蒙古十一选五兑奖 2019016期3d村胆码报 p3开机号多少 青海十一选五十分钟开一次 体彩价格表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