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重生在校园》110落井下石白少强掳及《特工重生在校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校园小说 > 特工重生在校园  作者:吃草的老羊 书号:38822  时间:2017/8/22  字数:19245 
上一章   【110】落井下石,白少强掳    下一章 ( → )
  章节名:【110】落井下石,白少强掳

  第110章

  “小狸来了啊,我?#28909;?#21483;医生,你们先聊着!”见狐狸进门,王凤英用手背抹去脸上的眼泪,站起身快步走出门去。

  “小狸?#20426;?#33707;子涵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嘲讽。

  狐狸扭动着窈窕的身段走进门来,到了病旁,伸出纤纤素手一把将她的氧气罩摘下。

  莫子涵顿时呼吸一沉,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才缓过劲来。狐狸却已经姿态优雅地扯过凳子坐了下来?#25300;一?#20197;为你活不成了,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此甚是有理。”莫子涵挑了挑眉。

  听她声音沙哑得跟刀拉似的,狐狸嫌弃地起身为她倒了杯水,动作蛮地将她扶坐起来,将水灌进她的嘴里。

  莫子涵被呛得直?#20154;裕?#36825;一?#20154;?#32954;管中就发出空闷的声音,叫人听了直难受。

  “诶?你怎么能喂病人?#20154;?#21602;!”医生正好大步走进病房,看到这?#33618;幻?#33394;怒道。

  ?#20843;?#30475;?#19968;?#30528;不自在。”莫子涵艰难地伸手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水渍。狐狸就将纸巾扔到她的上,一边转头对医生道?#20843;?#21683;了,需要?#20154;?#21035;跟我说?#35009;?#30149;人这时候?#33618;芎人?#25918;心,死不了。”

  主治大夫王医生听闻?#25628;裕?#24594;瞪着狐狸气得无语,半晌才冷哼一声,走到病边检查莫子涵的伤势“我一直担?#24149;?#32773;肺部中弹引发感染,但现在看来养得不错,这两天不要吃东西,就打些葡?#28895;?#21543;,过两天可以食用一些?#22330;!?br>
  王凤英赶忙点头,王医生便道“家属跟我出来一下。”

  闻言,王凤英顿时面色一变,自是想到了莫子涵醒来以后需要面临的问题。截肢!

  王凤英白着脸,跟医生来到走廊,过了好一会才步伐沉重地走进门来。

  “你腿断了。”狐狸没?#35009;?#34920;情的?#32769;?#35828;了一句,?#32531;?#23601;走到窗口不再看来。

  莫子涵知道,狐狸面冷心热,怕是知道王凤英不知如何开口,这才?#32769;?#35828;出。

  莫子涵并不如她们所想般表现异常,虽然反应烈和?#32842;?#19981;语都算是列入了表现异常之内。

  王凤英小心翼翼地走到边“小涵…?#34987;?#38899;未落,泪先

  莫子涵抿,微微一笑“妈,别担心。”

  王凤英用手捂住了嘴,她怎么能不担心。女儿才十六岁,花一样的年纪,以后的路还长着,难道真要成了残废,再也?#33618;?#36208;路了吗?

  那样,对于子涵将是怎样的打击?对于她们这个家庭,又将是怎样的打击?

  莫子涵叹了口气,系统的事情自然是不可能说出的,说了只怕王凤英也不会相信,还道他疯了呢。

  “我的身体,我心里有数,腿伤说不定、说不定能够痊愈。”莫子涵眸光?#20102;?#22320;说。

  王凤英泪面的摇头,坐在莫子涵的病前拉住她的手“医生说了,必须截肢才?#23567;!?br>
  莫子涵抿,腿部稍稍动了动,一阵钻心的疼痛顿时传来,疼的她头大汗,呼吸重。

  “小涵?怎么了小涵?#20426;?#29579;凤英被她的变化吓了一跳。

  莫子涵摇头“医生说没可能恢复了吗?#20426;?br>
  王凤英紧紧握着她的手,不知是想给莫子涵些力量,还是为的让自?#27827;?#21191;气说完这些?#21834;?#21307;生说了,膝盖骨碎裂,有骨刺都扎到里了,如果以后长进去很麻?#24120;?#23601;得忍受钻心的疼。”

  莫子涵抿,王凤英顿时哭道“那帮人渣!畜生!不得好死他们!”

  她指的自然是乍仑那群人。

  莫子涵紧紧的回握住?#30422;?#30340;手“国内的医疗水平不发达,说不定国外可以治好,并不一定要截肢。”

  王凤英咬,却听莫子涵继续安抚道“许多?#35828;?#30149;在国内治不了,到国外治疗后都痊愈了,外面的技术相对发对得多,我觉得真的可以痊愈。”

  狐狸就转过头来看了莫子涵一眼,她,终是没有说?#21834;?#22905;想告诉莫子涵,她腿部拍的片子她已经看过了,这样的伤势,就是拿到国外也不太可能治好,何况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现在截肢显然是最好的办法。

  想到截肢,狐狸?#34892;?#38590;过,她记得自己曾与老鹰开过玩笑,她告诉老鹰,如果有一天自?#21917;?#21153;失败缺胳膊少腿,就让老鹰给她个痛快,她可受不了变成残废。

  而现在,她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老鹰却要面临截肢。她实在无法想象,靠身手吃饭的她们如果截肢变成了废人,那么?#31368;?#27963;着又是为了?#35009;矗?br>
  只是此刻,老鹰的反应明显?#20154;?#20048;观得多,也镇定得多。

  “真的?#20426;?#21548;了莫子涵的话,王凤英眼中爆发出一丝希望。她也听说过国外的科技发达一些,如果是真的能把女儿给治好了,那还真是老天保佑!

  “老六和猴子他们呢?#20426;背?#29579;凤英去洗手间打水的空隙,莫子涵声音沙哑地看向狐狸。

  “都守了两天没睡觉了,我让他们先回去休息。”狐狸转过身,抱靠在窗台上看着莫子涵。

  就在这时,大门再次被人推开,莫子涵抬起眼,就见白子谕走进门来,手里拎着个一次纸盒。

  见屋里有人,他的步伐就顿了顿。而就在这时,另一道高大的身影也姗姗来迟,他见到站在门口的白子谕后,面色冷了冷。

  白子谕转过头,而后来那人,正是白子振。

  二人四目相对,白子谕微微一笑,颇为玩味地道“白市长是来告别的吧?#32771;热?#22914;此,你先请。”说着,就退出房间,让出空隙让白子振走进房间。

  房间里的狐狸冷哼一声,快步转身离去。看着狐狸的背影,白子振的眸子出些许思索之。这女子明明是他以前从那个组织请来保护莫子涵的人,她怎么在这里?

  在狐狸走后,白子振也的?#32954;?#20986;了这个问题,莫子涵只的眸光淡淡地回了一句“来杀我的。”

  白子振眸中闪过一丝愕然,随后他皱眉将房门关上,定定的看着躺在上的莫子涵。而洗手间里的王凤英此刻提着水壶走了出来,刚才她顺便入了个厕,没想到一出来屋子里就换人了。

  她没有说?#35009;矗?#21482;是把水壶放在莫子涵的边,就转身出去了,顺便将房门带上。

  “听说你的腿…”他声音低沉,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低落。

  莫子涵瞥了他一眼“废了。”

  白子振双拳就握紧开来,他抿看着莫子涵,眸光?#20102;浮?br>
  “有话要说?#20426;?#33707;子涵声音清?#24120;?#24102;着一丝倦意,更多的是有气无力的沙哑。

  白子振便拉了张椅子坐在莫子涵病?#21834;?#36825;些话本不该现在?#38405;?#35828;。”

  莫子涵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21834;?br>
  白子鹰隼似的眸子盯着她,半晌才道“我们的合作要?#32617;?#20102;。”

  莫子涵眸光轻闪,依旧没有说?#21834;?br>
  白子振垂下眼眸“你太不小心,把自己成这个样子。”

  “这是我的错吗。”莫子涵垂眸。

  “乍仑虽然死了,但东鹰也与他们两败俱伤。你现在这个样子,已经?#33618;?#20877;支撑一个帮会。”

  “残废就这么遭人歧视?#20426;?#33707;子涵斜着眼睛,声音沙哑地道。

  白子振拿过一旁的水杯和棉签,轻轻将棉签浇,在莫子涵?#38378;?#30340;瓣上沾了沾“显?#32531;?#38590;受人重视。”

  “看,多现实。”莫子涵嘲讽似的低声笑道“难道国?#19968;?#25351;望一个站不起来的残废统治黑帮?#20426;?br>
  白子振将杯子和棉签放回头柜上“其实这并不是你的错。事实上,是因为霍?#38553;?#31572;应与国家合作了。”

  所以他们这些努力的候选者和预备役就被无情的抛弃了,比起他们,霍?#38553;?#30340;确更具备这个实力。

  “不错。”她点?#35828;?#22836;。

  “?#35009;?#19981;错?#20426;?br>
  “落井下石的不错。”

  “还有一件事。”

  “说。”

  “我要离开东?#26657;?#21040;黄海上任。”

  黄海,国际化大都?#26657;?#20869;地经济最?#27604;?#30340;城?#26657;?#25152;有官员求之不得富得油的地方。

  “恭喜你。”莫子涵微微一笑。

  “如果你没出这事,?#19968;?#21487;以为你争取。”

  “用不着了。”莫子涵叹了口气,闭上眼眸靠在上。

  看着莫子涵面无表情的?#22253;?#23567;脸,白子振深口气,隐隐?#34892;?img src="image/xiong.jpg">口发闷。

  莫子涵勾了勾角,以前白子振告诉她,白子谕是?#33618;?#20449;任的,而现在看来,?#33618;?#20449;任的,真的只是白子谕吗?

  在白子振走后,白子谕便拎着饭盒进门,入目的,便是躺在脸疲惫的少女。他将饭盒放在桌子上,淡淡道?#38712;?#20040;闻到一屋子的伤感味。”

  莫子涵淡淡地开口“鼻子真是比狗来灵。”

  “声音这么沙哑,就少说?#21834;!?#30333;子谕将盒子放在桌上拆开。

  “我现在?#33618;?#36827;?#22330;!?br>
  男子的动作就是一顿,?#32531;?#20182;转过身坐在白子振刚才坐的?#24674;?#19978;,静静的没有说?#21834;?br>
  过了好半晌,房间里依旧是寂静无声,莫子涵转过头,就见白子谕一身白色的西装,背脊?#25163;?#22320;坐在?#23601;?#26885;子上,眸光安静地望着?#24052;猓?#20063;不知道在看些?#35009;礎?br>
  他收回目光,与她对视。

  “是我让白子振离开的。”他淡淡地开口。

  莫子涵挑眉。

  看着她?#22253;?#30130;倦的小脸,他微微一笑道?#20843;?#36208;了,上面的目光就不会盯着这里,你有更多的时间发展。”

  “你指望一个残废发展成?#35009;?#26679;子?#20426;?#33707;子涵角勾勒出一丝笑意。

  “有关系吗?#20426;?#30333;子谕无所谓地笑了笑。?#32531;?#20182;的眸光看向莫子涵的手指,好看的眉头略微蹙起道“戒指呢?#20426;?br>
  “扔了。”她面色平静地微笑道。

  男子就静静的看着她,过了半晌微微一笑“说谎不利于健康。”

  “没有说?#36873;!?br>
  白子谕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也不与她争辩,似乎认定了她在说?#36873;?br>
  “你是怎么走他的?#20426;?#33707;子涵换了话题。

  “我有我的办法。”

  “说说看。”

  ?#21834;薄?#35828;吧。”

  ?#21834;薄安荒?#35828;的一般都是重要的。”

  男子依旧?#21834;薄?#20500;驴。”

  “你说?#35009;矗俊?#36825;个?#28895;?#30340;?#25172;?#20196;白子谕面色难看起来。

  ?#21834;薄?#20320;再说一次。”

  ?#21834;薄啊?#25151;间里良久无声,两个人就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最终莫子涵?#34892;?#20047;了,便缩了缩身子躺回到上,白子谕上前帮她掖好被角。

  莫子涵的腿废了,接踵而来的便是白子振的落井下石。或许落井下石并不?#26082;罰荒?#35828;白子?#31368;?#29702;智,走得也很干脆。

  当然,这件事也并非他能全权做主,他也不过是听?#30001;?#38754;安排罢了。

  至于白子谕到底是用?#35009;?#26041;法将白子振支离东?#26657;?#33707;子涵很好奇。

  ?#20843;?#36319;京城谈妥了,会帮忙让巴颂的势力滚蛋,但条件是白子振必须调任离开东?#23567;!?#29392;狸恬不知地坐在莫子涵身旁胡吃海喝,而病上的莫子涵却?#33618;?#30524;睁睁的看着她吃。

  “你怎么知道的?#20426;?br>
  “有?#35009;?#26159;我不知道的?除非我不想。”狐狸挑起狐媚似的眼?#25671;安?#19981;馋?#20426;?br>
  “不馋。”莫子涵了口口水,淡淡摇头。

  狐狸继续猛吃。

  ?#23433;?#19981;馋?#20426;?#22905;百忙闲地抬起头。

  “不馋。”几天没有正经进食的莫子涵直?#22402;?#30340;看着她的餐盒。

  “还想让你解解馋呢。”

  “我要大腿上面的三角部。”莫子涵飞快地说道。

  狐狸顿时笑得一?#21507;?#20687;“就知道你馋。”说着,用塑?#27927;?#25235;起盘中大腿递给莫子涵,后者颤巍巍地伸手接过,当进入口?#26657;?#33707;子涵舒服的差点呻出声。

  “真好吃。”她飞快地将整只大腿入腹?#26657;?#29993;掉骨头一脸享受。

  待狐狸吃完饭,正在收拾垃圾的档口,莫子涵忽然腹部绞痛,面色惨白地蜷缩在一起。

  狐狸吓了一跳“你怎么了?#20426;?br>
  “肚子、肚子痛。”这一蜷缩,浑身上下还未痊愈的地方都开始扯痛起来。

  狐狸眉头大皱“医生说你?#33618;?#21507;油腻的东西,吃了会出大事的。”

  莫子涵抬?#36820;?#30528;她“这么严重?怎么不早告诉我?#20426;?br>
  “你又没问。”狐狸剔了剔自己的指?#20303;?br>
  “那你还给、给我吃…”莫子涵痛得倒一口凉气,哭无泪,只道识人?#24187;鰲?br>
  “你自己要的。”狐狸一边说着,就上前手?#24597;?#21033;地将莫子涵手上的针管拔掉“要去厕所吧?耽搁?#35009;?#26102;间?#20426;?br>
  莫子涵怒气横生,瞪大眼睛看着她野蛮暴地拔了自己手上针管,只听狐狸道“哪有那么金贵?你要这么容?#23039;?#20102;,不如直接死我手里免得出去丢人。”

  说着就强硬地拉着莫子涵要下入厕。

  要不是医生护士冲进病房拦住她施暴,今晚莫子涵非得挂在狐狸手里不可。

  本就伤着,叫狐狸一通戏,不过是伤上?#30001;?#32610;了。而莫子涵并不认为这事怪自己,要是今天躺在这的是白子谕,以他那馋样肯定也得着道。

  冬日的午后虽没有鸟语花香,却也阳光明媚。莫子涵?#35010;?#27915;的躺在上不愿动弹,事实上她?#35009;话?#27861;动弹。

  狐狸和虎王乘今天的飞机回去了,莫子涵由衷的高兴,高兴不用再受狐狸永无止境的折磨。

  王凤英几乎每天都在医院里陪着她,不过近段时间公司开始忙?#25285;?#29579;凤英能来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虽是如此,她?#19981;?img src="image/chou.jpg">出每晚下班后的时间过来,?#25346;?#30340;陪在女儿身边。

  莫军宝依旧音讯全无,孙清尽了最大努力,?#35009;?#26377;得到莫军宝的消息。在那?#21019;?#30340;地方找个人,还是一个在广州城内?#24739;?#27809;业的人,?#26188;?#26159;大海捞针一般。

  重?#35828;?#36825;段日子,过得格外舒心。莫子涵终是拒绝了截肢的提议,而她的伤势也在系统的修复下缓缓恢复着。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腿正在愈合,但她拒绝拍X光检查,也拒绝医生诊治。只是服用和打一些能够缓解疼痛,有利于愈?#20185;?#21475;的药物。

  白子谕一直?#35009;?#26377;走,莫子涵每中午的伙食就靠着他了。

  大门从外被人推开,她?#35010;?#27915;地道“今儿怎么这么晚?#20426;?#35828;着话抬眸看去,却见进门的是老六。

  “涵姐。”老六尴尬地挠了挠头。

  “进来坐吧。”莫子涵对他点头示意“有?#35009;?#20107;吗?#20426;?br>
  “那些黄衣联?#35828;?#20154;都滚蛋了!”老六没坐下,站在门口就兴奋地说道。

  ?#29677;牛俊?br>
  “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都撤了,你看电视了没?#20426;?#35828;着就快步走到莫子涵头,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播到辽东卫视。

  电?#30001;?#27491;在播报着泰正集团忽然撤?#19990;?#24320;东市的消息。莫子涵皱眉,看来是白子谕在东南?#20146;?#20102;?#35009;?#25163;脚,才让泰正的人突然之间撤离了东?#23567;?br>
  闭上眼睛,莫子涵角勾勒出?#33618;?#31070;色?#24187;?#30340;笑容,她缓缓开口道“六子,突然就轻松了。”

  老六疑惑地看向她,看着莫子涵?#22253;?#30340;小脸上带着令人难以察觉的沧桑,他的心口就?#34892;?#21457;闷“涵姐,人这一辈子谁能不遇点挫,过去就好了。”

  “不是因为这个。”莫子涵摇了摇头,睁开眼睛道“你还相信一个残废能带起东鹰吗?#20426;?br>
  老六坚定地点?#35828;?#22836;“涵姐,也不是?#35009;?#20107;都需要你披挂上阵,您就安心居中策应,?#35009;?#20107;?#24895;?#25105;们去做,跟以前没?#35009;?#21306;别。命还在,就比?#35009;?#37117;强!”

  莫子涵缓缓勾勒出?#33618;?#31505;容,还是有人相信她的。

  “你回去布置一下,从今以后对兄弟们家人亲属的保护要再严密一些,?#33618;?#20877;跌在这个坎上。”莫子涵抿说道。

  老六重重地点?#35828;?#22836;“放心吧涵姐,我跟猴子都商量过了,您?#27531;难?#20260;就?#23567;!?br>
  莫子涵欣慰一笑。

  人这一辈子哪有顺风顺水的,懂得吃一堑长一智这个道理就比?#35009;?#37117;强。以后帮会还得壮大,她也相信那些抛开她的人,早晚还?#26143;?#21040;她头上的时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28216;鰨?#39118;水是轮转的。

  现在的确轻松了,没有内忧外患,没有时刻紧盯着她的敌人,?#35009;?#26377;关注着她发展的‘自己人’。

  莫子涵只需要在医院里?#27531;难?#20260;,该报复的,她相信以后一个?#25165;?#19981;了。

  而老六等人,只需要继续?#20384;?#20844;司日常事务,?#30001;?#22312;周边几座重要的?#21999;?#22478;市发展公?#31454;?#24110;?#26705;?#20854;他的也无需考虑。

  在老六走后,白子谕提着盒子走进门来。

  “我都要饿死了。”莫子涵支撑着榻坐起身来,白子谕就快步走上前扶着她坐好,?#32531;?#23558;盒子打开,把粥端了出来。

  莫子涵现在?#33618;?#21507;些食,有助于消化。

  不过白子谕却每天变着花样给她带粥,皮蛋粥、玉?#23383;唷?#34092;菜粥、瘦粥、丸子粥,反正花样很多,莫子涵这么久以来就没吃过重样的。

  “今天是?#35009;?#31909;?#20426;?#35265;白子谕打开盒子,她探?#32954;?#36947;。

  “南?#29616;啵?#23567;心烫。”白子谕将碗和勺子交给她。

  莫子涵微微一笑,右脸颊上出一个清浅的小酒?#36873;?#35874;谢。”

  “?#35009;?#26102;候学的这么礼貌了。”白子谕俊美的脸颊上出轻笑,看看的?#19968;?#30524;淡淡地看着她。

  莫子涵端着碗的手顿了顿,?#32531;?#22905;笑道“白子振也说过这?#21834;!?br>
  白子谕微笑不变,只是笑意不再达眼?#20303;?br>
  吃了口粥,淡淡的甘甜,很好喝。她抬起眼看着他,抿道“你东南亚那边没事了?#20426;?br>
  白子谕淡淡地一笑“跟你没关系。”

  莫子涵撇了撇嘴,不过不得不承?#24076;?#30333;子谕要是有一头长头发,?#37096;?#20197;用风华绝代来形容了。真漂亮。

  秀可餐这个词是绝对没错的,起码莫子涵每天看着白子谕喝粥,一碗都觉着不太?#32531;取?br>
  “你为?#35009;?#23545;我这么好?#20426;?#33707;子涵?#20013;?#30528;眼睛瞥了他一眼。

  白子谕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她。

  “我知道你垂涎我美,又是送戒指又是?#23637;?#25105;,还每天变这样的做粥给我吃,想我以身相许?#20426;?#22905;笑眯眯地问道。

  “粥是楼下粥铺买的。”白子谕道。

  “那?#35009;?#26377;这么多花样。”莫子涵不死心。

  “黎平每天负责去买,告诉老板要?#35009;?#31909;。”白子谕道。

  “连买都不是你买的?#20426;?#33707;子涵不?#36214;?#20449;这个事实。

  白子谕无情的点?#35828;?#22836;。

  “那你干嘛每天送过来?#21683;美?#24179;送过来不更省事?#20426;?#33707;子涵面带嫌弃地说道。

  “我…”

  莫子涵顿时一笑“说不出来了?我就知道你是垂涎我美。”说着还面带娇笑地抬手理了理发丝。

  白子谕抿了抿“是你打来电话,再三叮嘱我要?#23637;?#20320;。”

  “我?#20426;?#33707;子涵面色一滞,呆呆的看着他。

  白子谕继续无情地点?#35828;?#22836;。

  “那就是说,你真的不是垂涎我美?#20426;?#33707;子涵皱起眉头。

  “你这么小,哪来的美。”白子谕不愿再看她。

  莫子涵砰地将粥碗往头一放,置气道“不吃了。”

  白子谕一?#21486;?#30385;眉道“别闹。”

  莫子涵别过头不理会他。

  “中午这顿一定要吃的。”他将粥碗端过来递上?#21834;?br>
  莫子涵回头瞥他,有骨气道“别以为我垂涎你美就会吃你的粥。”

  白子谕角划过?#33618;?#31505;意“美?#21015;量?#33510;送粥过来,不吃多无情。”

  “瞧你那?#32321;?#26679;。”莫子涵?#36824;?#27668;的接过粥碗“真不是垂涎我美才每天送粥?#20426;?br>
  白子谕刚要摇头,就见那小脸寒了起来,顿时僵硬着点?#35828;?#22836;“垂?#36873;!?br>
  “垂涎?#35009;矗俊?br>
  ?#21834;?#32654;。”

  ?#20843;?#30340;美?#20426;?br>
  ?#21834;?#30634;。

  “你的。”

  莫子涵愉悦地笑了起来“小白脸,不得不说你成功取悦我了。”

  男子面色一黑。

  莫子涵养?#35828;?#26085;子,就每天调?#36820;?#25103;太子爷,和?#30422;?#25289;拉家常,看看书,学学习,再就是听听老六和猴子对于公司发展的报告。如此,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间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期末?#38469;阅?#23376;涵经过特许在医院答卷。

  而她身上的伤也好了七七八八,腿上勉强可以活动,不会再有钻心的疼痛。她自?#22909;强?#20197;感觉得到,骨骼已经恢复如初,只是还得养着走不了路而已。

  王凤英起初还念叨着要莫子涵出国治疗,不过后来问过医生,也知道出国治疗痊愈的可能几乎没?#26657;?#36825;件事就此作罢。

  “妈卖力帮着你大伯经营公司,不就为了能让你出国治疗,现在倒好了,哎!”这些话王凤英经常挂在嘴边,让莫子涵也?#34892;?#24871;?#24013;?br>
  只是系统的事情还不好说,腿伤恢复得这样快也不太可信,她决定先瞒着,等腿彻底好起来,再寻个法告诉?#30422;住?#32780;且这段时间她越发感觉系统虚弱,甚至有时任凭她如?#38395;?#21147;,?#19981;?#19981;出系统?#32842;弧?br>
  “系统能量耗损已达上限,进入休眠状态。”终于有一天,系统发出警报,就再没了声息。

  二月初,莫子涵办理出院手续,由王凤英推着轮椅,老六开?#36947;?#25509;,莫子涵终于回到家?#23567;?br>
  家里被王凤英打扫得非常干净,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回到家后,母女二人就大眼瞪小眼的坐在沙发上,最终王凤英叹了口气,起身去为莫子涵做饭。

  其?#30340;?#23376;涵睡醒以后,王凤英就从来没问过她关于那发生的事情,?#35009;?#38382;她为?#35009;?#20250;有这些奇奇?#27490;?#30340;朋?#36873;?#21518;来莫子涵私下问了老六一句,才得知原来老六早就把她的事情跟王凤英待了个清清楚楚,现在王凤英已经知道了东鹰公司是她的产业。

  ?#28909;?#29579;凤英不来问她,莫子涵也就不再多做解释。

  “老天保佑,本来医生说你这伤势得在医?#30418;?#20859;最少半年,没想到这么快就好的差不多了。”一边朝厨房走,王凤英一边欣慰地说道。

  莫子涵微微一笑。

  “小涵啊,我打听过了,其实咱腿要是截肢了,可?#22253;?#20551;肢的,费用高?#35828;?#20294;咱也能承受得起。到时候从外面看跟正常人没?#35009;?#21306;别。”王凤英一边翻着冰箱一边说。

  “妈,您就别想了,医生说我这腿要是不截肢,骨头长进里肯定疼死,现在不是?#35009;?#20107;?我都能感觉到,现在腿好多了,说不定再养养就没事了呢?#20426;?br>
  ?#21543;?#23401;子,尽说些傻话,医生说的还能错得了?医生说了,你不疼可能是因为?#24378;?img src="image/rou.jpg">都坏死了,你这孩子死倔,就是不让大夫拍片检查!”说到这个,王凤英就忍不住埋怨起来。

  莫子涵顿时一笑“我的身体我比医生清楚,没他们说的那么严重。”

  “能不严重吗,等骨里长出来你就知道严重了!”王凤英吓唬她,自己却先掉眼泪了。

  莫子涵微微一叹,想上前安抚,奈何现在走不了路。现在系统已经停工了,?#33618;?#32487;续?#27531;难?#30528;?#21364;?#30154;愈,不到彻底痊愈那天,她也不敢打包票这腿就一定能好。而现在她也确实无法走路,如何让王凤英安心。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莫子涵的腿也一天比一天好了,不到二月中旬,莫子涵就可以勉强下地走路了。

  连续三飘洒的鹅大雪在窗户上结了一层?#31368;?#30340;霜,将窗户都封得死死的。

  王凤英白天去公司上班,莫子涵就躺在上睡觉,中午王凤英回来给莫子涵准备饭菜,下午继续回去上班。

  这一下午,睡梦中的莫子涵忽然感觉身旁有人,顿时头脑一清。

  “醒了?#20426;?#32819;边传来清浅冷淡的声音,莫子涵顿时用手抚额“我说你怎么回事,谁让你进我家来的?#20426;?br>
  白子谕就晃了晃手上的钥匙,莫子涵微微一愣。

  “以前趁你不在,我带人来配了?#35328;砍住!?#20182;说?#32654;?#25152;当然。

  莫子涵翻过身,艰难地用手支起身体,白子谕再次上前来扶,帮她靠坐在头上。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20426;背?#38498;前,白子谕就离开了东?#26657;?#22238;去东南亚了。而现在,他怎地就又回来了?

  “带你去个地方。”白子谕微微一笑。

  莫子涵一愣“?#35009;?#22320;方?#20426;?#20182;脑子莫不是了,大老远回到东?#26657;?#21578;诉自己要带自己去一个地方?

  说到这,莫子涵顿时眉头一皱看向大门方向,屋子里可不只白子谕一个人。

  果然,下一刻黎平推着轮椅走进门来,身后跟着两名大汉。那两名大汉二话不说就将莫子涵抬到了轮椅上,而后黎平推着轮椅,跟在白子谕后面朝外走去。

  “你们这是干?#35009;矗俊?#33707;子涵皱眉问道。

  出门前,白子谕用羊毯子将莫子涵全身裹得严严?#20979;?#30340;。

  外面冰天雪地,天寒地?#24120;?#40517;大雪依旧洋洋洒洒地下着,被白子谕抱到车上,车子?#20260;?#24320;出小区。

  莫子涵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白子谕“到底去哪?#20426;?br>
  “东南亚。”

  “?#35009;矗俊?#33707;子涵惊声叫道。

  白子谕勾了勾嘴角“我请到了全美洲最著名的截肢专家,到时截去双腿按个假肢,还是一样的。”

  “?#35009;?#36319;?#35009;矗俊?#33707;子涵瞪着眼睛“你快给我送回去,我妈回家见不着我该着急了!”

  白子谕闻言就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23472;?#30005;话道“阿姨你好,我已经接到子涵了,嗯,我们就在路上。”

  说着就转头看向莫子涵“需要跟你?#30422;?#35828;话吗?#20426;?br>
  莫子涵瞪大眼睛愕然的看着他,?#32531;?#25509;过手机?#23472;嘔巴?#21890;了一句。

  ?#30333;?#28085;啊,白先生也是一片好意,这是妈的意思,你就别跟自己过不去了,其实…其实这样是最好的打算!白先生说了,你的神经没有坏死,按了假肢应该?#24378;梢宰?#36335;了,你就听妈一次!”

  “妈?!”莫子涵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子谕,连自己?#30422;姿?#37117;给说通了?还是两个人背地里就合起伙来?

  事实上,王凤英平里也?#33618;?#24178;着?#20445;?#22240;为她就是有再多想法?#35009;?#26377;能力实现。而这个时候白子谕找上了她,她自然知道这是女儿的朋友,听了白子谕找到最好的医生,王凤英想都没有就同意了。

  这才有现在的这?#33618;弧?#21487;怜了莫子涵十分被动,若不是现在?#33618;?#21193;强站起,她非得拆了白子谕叫他跟自己放肆!

  说来也?#26705;?#22823;雪就这么停了,莫子涵被白子谕带上直升飞机,直奔东南亚。白子谕很聪明的懂得避过官方排查,直升机一路畅通无阻,当天晚间九点钟就抵达了曼?#21462;?br>
  曼?#28982;?#22330;,莫子涵刚下飞机,莫子涵就被送上了轮椅,依旧是黎平推着,白子谕带人走在前方。出了机场坐上私人轿?#25285;?#36710;子在街道中一路穿?#26657;?#33707;子涵依旧试图说服“我真的不打算截肢。”

  “按上假肢看不出来,放心。”白子谕一边翻着报纸,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

  莫子涵无奈地?#22330;?#25105;说话你怎么就听不懂呢?#31354;?#26159;我的腿,我自己还连做决定的权利都没有了?我告诉你白子谕,你要真打算砍我腿,小心我把你脑袋扭下来。”

  白子谕抬头,用那双?#19968;?#30524;轻轻斜瞥向她“扭吧。”

  莫子涵顿时面色一滞,随后怒道“我跟没跟你说过,别总用你那双勾?#35828;?#23567;眼睛盯着我,你就是再我也不会同意的。”说罢抱转过头去,鼻翼中发出哼哼声响。

  白子谕眼角微,半晌淡淡道“你想一辈子站不起来?#20426;?br>
  “这就不劳白少心了。”莫子涵淡淡地答。

  白子谕道?#38712;?#20040;能不心?#20426;?#35828;着,他就伸出手来,莫子涵斜眼看去,却见白子谕张开手心,?#24187;?#38134;灰色的指环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里。

  醒来时候?#36335;?#37117;换过了,这指环也一直没了着落,莫子涵曾问过王凤英一嘴,后者说没见着,她就没再多问。

  ?#38712;?#20040;在你那?#20426;?#33707;子涵瞥向白子谕。

  “为?#35009;?#19981;好好收好?#20426;?#20182;看着她问。

  莫子涵摊手道“大哥,命悬一线危在旦夕啊,我哪知道它跑哪去了?#20426;?br>
  白子谕的?#19968;?#30524;中顿时泛出笑意“这么说受?#35828;?#26102;候你是一直带在身上?#20426;?br>
  莫子涵无奈道“你给我以后,我就发现我妈不见了,难不成还有时间给您这东西藏到底下再去办事?#20426;?br>
  白子谕淡淡地看着她“收好。”

  “不要。”莫子涵急忙摇头,这东西本就是打算再见面时候还给他的,戒指诶,哪能轻易收,收了不就?#25172;?#25215;?#32420;?#26159;自己的人了?哪有那么便?#35828;?#20107;。

  “收?#35828;?#19996;西没有退回去的道理。”白子谕没?#35009;?#34920;情地淡淡说道。

  莫子涵顿时往车门处靠了靠“你这是骗我收下的,我不过是收你个?#36824;?#21487;没想顺带着收个男人回去。”

  话说得这么直白,而?#19968;?#19981;好听,令白子谕沉了?#22330;?br>
  “截肢还是戒指,自己选。”他依旧伸着手,不过却别过?#22330;?br>
  莫子涵眨着眼睛,说实话如果非要二选一的话,她肯定是选戒指,毕竟这小白脸长得也不错,收下不吃亏。不过长得虽说不错,莫子涵也不是敢随便收的,小白脸家大业大,不好治。

  呸呸呸,想?#35009;?#21602;!

  其?#30340;?#37324;到了非得二选一的时刻,莫子涵自认有骨气得很,决定东西不收,双腿不锯。

  车子里?#32842;?#20102;好半天,白子谕或许是胳膊伸的?#34892;?#40635;了,终于回过头来,却见莫子涵正悠哉的看着?#24052;狻?br>
  他?#34892;┠张?#20415;将戒指在莫子涵怀里。

  莫子涵讶异地转过头,看着怀里的戒指皱眉道“你这是干?#35009;矗俊?br>
  白子?#25512;?#36807;脸不说?#21834;?br>
  莫子涵皱着眉头,伸出两手指拎起戒指“我说太子爷,您到底是哪筋不对了?您看我这腿都残了,您怎么就不离不弃的呢?#20426;?br>
  说罢,莫子涵又深深叹了口气“要不这样,等我重新成为一个正常人,能配得上您那天,咱俩再讨论婚姻大事。”她打定主意了,要白子谕真同意,她就一直?#30333;?#21543;。

  白子谕依旧撇过脸不搭理她。莫子涵顿时呸了一口“瞅你那别扭样,跟我动了你没负责似的,我告诉你白子谕,想嫁到我莫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36824;?#26159;白子谕黑了脸,就是一直坐在前面的黎平,也惊愕之余险些笑出声来。

  绝望求票%>_
上一章   特工重生在校园   下一章 ( → )
摘美云图特?#30452;?#22312;校园混在校园成大校花姐姐爱上校园风流邪神校园风流龙帝超级校园小霸校园爱情录校园风流狂龙校园逍遥仙武皇校园行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吃草的老羊最新创作的免费校园小说《特工重生在校园》-110落井下石白少及特工重生在校园最新章节-110落井下石白少强掳在线阅读,《特工重生在校园(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特工重生在校园的免费校园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
年一句玄机解特码 澳客网论坛 山东体育彩票手机app nba直播腾讯主播 福建11选5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11选5组选跨度票玩法 广东快乐十分骗局套路 喜洋洋心水论坛 浙江快乐12前三直选 幸运武林基本 北京赛车pk10走势 吉林快三合值跨度 4个平码的算法 快3开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