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宠医妃》第332章漫漫漫慢慢慢及《御宠医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盒子小说网
盒子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盒子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御宠医妃  作者:姒锦 书号:28596  时间:2017/7/10  字数:10190 
上一章   第332章 漫漫漫!慢慢慢!    下一章 ( → )
  可否为道常求嫖?别打我——

  大家都说道常是法海转世,如花锦虎躯一震,发现还真是也,啊哈哈~

  ---题外话---

  (注①:根据歌曲《空山》改编。)

  越关山,是家乡,?#20185;?#28041;水到金陵,惟愿她平安…

  越关山,是家乡,风子弟曾少年,多少老死江湖前

  祝你今宵别梦越关山

  ?#28909;?#19977;两,还剩三

  祝你万山千水觅良缘

  ?#28909;?#19977;两,还剩三

  三两祝你鸳鸯影成双

  二两祝你清闲乐开怀

  一两祝你金银滚滚来

  惜别?#27515;?#20020;行饮酒三两三

  君行千里直至峻岭变平川

  无声的一笑,他望着天空?#22253;?#30340;月,大步走过营房,高声唱响。

  一点一点放开握紧门框的手,元祐垂下头。

  “阿七,是我错了么?”

  元祐点点头,没有再说话,静静出了屋子,体贴地为他关上了门,却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默默回过头,看见屋子里的男子,褪去了平素的高冷峻拔,像是被走了力气一般,颓然地坐了下来,紧紧捂着?#24120;?#36524;下身子。

  “打。”

  许久,他声音沙哑地说了一个字。

  灯火下,赵樽的?#24120;?#21322;边,半边雨。

  风在静静吹。

  说到最后他?#34892;?#28608;动,当年他要随他北上,为他鞍前鞍马后,赵樽曾许他一诺“将他来登顶庙堂之,为元祐办一件事”元祐始终盼着他有朝一挥师南下,直入京师。如今夏初七出事,突遭横祸,元祐虽然担?#21335;?#21021;七的安危,可也担心赵樽就此放弃南下之途。他若是不打了,他如何渡得过那潺潺江山,如何入得了那重重帝宫,如何见得到他?#23478;?#24819;的美娇娘?

  “离开之前,我只想问你一句话,这仗还打吗?你答应过我的,还打吗?”

  元祐收敛住笑容,看着他,终究没有转过去看他的表情,拆穿他的脆弱。

  他没有抬头,指着门,头却偏在另一侧。

  “你可以滚了!”

  他语气里带戏?#21097;?#36213;樽却懒得与他磨牙。?#35328;?#21273;收入怀里,他指着门口。

  元祐同情的道“天禄,为?#35009;?#30475;到你这般,我很想笑?”

  堂堂晋王…也会怕人家不要他,说出去都得笑掉大牙。

  认识赵樽二十七年了,他就没有见过他这般不自信的时候。

  元祐听着他的话,久久?#33618;?#20986;声儿。

  使劲抱住头,赵樽了一口气?#20843;?#36830;财都不要了,还会要我吗?”

  因为这是从京师的晋王府带到北平去的。从当年赵樽在山故去,夏初七回到京师从田富手里接过这?#35328;砍祝?#25509;管了晋王府的财产开始,它就一直在她的手里。她随手携带,视若生命…甚至在他们同共枕,耳鬓厮磨时,钥匙?#35009;?#26377;离开过她的视线。

  这?#35328;砍祝前?#38145;,对他们而言,很很深的渊源。

  赵樽眼圈?#34892;?#27867;红,一字一句道“我所有的家当,都锁在晋王府里,?#31185;酢?#22320;契、银票…这?#35328;?#21273;一直都是阿七在保管的,她?#19981;?#38065;,很?#19981;?#38065;。她说钱可?#24895;?#22905;安全?#26657;?#22899;人?#33618;?#27809;?#26143;?#33509;是有一天,没了男?#35828;?#26102;候,到底还?#26143;?#21487;?#22253;?#36523;…可是,她却?#35328;?#21273;留下了。”

  果然被女人抛弃会拉低智商吗?元祐无语地望着他“我知道是钥?#31069;?#25105;是说…做?#35009;?#30340;?”

  赵樽回答?#38712;砍住!?br>
  元祐?#20037;肌笆裁?#29609;意儿?”

  他的手心里,有一把铜制的钥?#20303;?br>
  赵樽侧眸看着他,冷冷地盯住,突然,他慢慢摊开了手心。

  ?#21834;?#20803;祐嘴角翘起,气极想笑?#20843;?#35201;跑路,自然要?#20204;?#21834;…大惊小怪。”

  赵樽看着地上,慢慢地撑着起身,嗓子似有哽咽?#20843;?#30340;钱都拿走了。”

  ?#38712;?#20040;了,你看见?#35835;耍?#20026;啥这么说?”

  元祐一愣,放下灯烛,扶住他的肩膀。

  怔?#35835;?#22909;一会儿,赵樽突地低垂下头?#20843;?#19981;会回来了。”

  赵樽的身子一动,却没有起身,?#35009;?#26377;回答他。灯火把他的影子投映在墙上,拉长,再拉长,?#30001;?#21040;了墙角,像?#33618;?#38745;止的画,看得元祐心里发瘆“天禄,你别吓我啊!”元祐又拍他的肩膀,问?#25300;梗?#20320;中了,怎的又发?#35835;耍俊?br>
  赵樽半蹲在一个木制柜子前,良久没有动弹。

  “天禄,你到底在干嘛?”

  元祐好心地拔亮?#35828;?img src="image/rui.jpg">,举到他的面?#21834;?br>
  赵樽冷冷一哼,并不搭理他。可元祐看着他一本正经地收?#36299;?#21021;七留下来的纸墨,药瓶,还有那?#35009;?#38754;膜、粉等七八糟的女人玩意儿,却像看见了怪物似的,不可置信。眼睛,他嘴里啧啧有声,还是不肯相信自己看见的。受情伤谁没有过啊?可受情伤受得他这么镇定,还镇定得变了子,像个娘们儿似的收拾屋子的男人,他愣是没有见过。

  ?#38797;?#21727;妈!”元祐哆嗦一下“你?#19978;?#27515;我了,我说你的脑子…还好吧?”

  “喝完了?赶紧滚蛋!”

  赵?#30528;?#24320;他的手,剜过去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冷。

  “天禄,这是几?”

  元祐心里一凉,歪头走近,看着他的?#24120;?#20919;不丁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赵樽没有抬头,只道?#20843;?#19981;?#19981;丁!?br>
  “天禄,你做?#35009;矗?#21863;,我躺一下怎么了?”

  他严肃的脸?#23376;?#21160;作,看得元祐一愣。

  面前是元祐的?#24120;?#20803;祐的眼睛,元祐的嘴巴,元祐的鼻?#28023;?#27809;有半分与夏初七相像。只有被他得凌乱的被褥和眼前熟悉的一?#26657;老?#21487;以看出这是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赵?#23383;?#20102;皱眉头,看元祐笑地半醉着,斜倚在阿七的榻上,突地心里一堵,狠狠把他拉了起来,甩在一边,弯把被褥重新整理了一遍。

  酒入喉咙,夜渐渐深了,房中的火烛在忽?#26753;?#38378;,他?#26149;?#26080;醉意。

  若是喝醉便能看见想看见的人。那么,他喝。

  换了正常时候,赵樽会给他一记冷眼。可这个时候的赵?#31069;?#19981;是不正常么?

  “哥们儿!痛了吧??#21561;?#22909;。”拍拍他的肩膀,元祐坐在他的身边,把一坛?#19968;?#37202;他手里“这是近我总结出来的,只要喝醉了,便会看见你想看见的人,来,试?#22253;傘!?br>
  赵樽哑然失笑。

  元祐笑了起来“何必说得这么?#28895;?#38500;了看笑话,我也有同病相怜的同情心。”

  赵樽目光微动,看他道“你是来看笑话的?”

  雪上加霜,伤口洒?#21361;?#24178;这种事儿,让元祐特别愉快。

  “这是那晚,我与表妹喝过的,你要不要来点?”

  一派云淡风轻的笑,元祐的手上拎了两个酒?#22330;?br>
  他抬头,看到门口风?#35269;?#30340;元小公爷。

  一阵低低的脚步声,惊醒了他的?#20102;肌?br>
  是他太忽略她了吧?男人每里总会?#34892;?#22810;的大事要做。为这个而忙,为那个而忙,为整个天下而忙,却在不经易间,就伤害了自己最亲最在乎的那个人。他以为她会永远在身边的,?#28216;?#24819;过会失去。他从没有刻意去忽?#36234;?#22905;,可拥有的太多,拥有了太多阿七的好,让他忽略了两个?#35828;?#24863;情,哪怕有过七年沉淀,有过生死考验,也需要去细心维护。这世上?#28216;?#27704;恒不变的东西,更没有不劳而获的情?#23567;?br>
  赵樽静静的想着,?#23472;?#37027;纸上的半繁体字,怔怔出神。

  可是她走了,没给他半点机会…

  从来他都觉得,这是上天赐给他的妇人,她的占据着他的心,?#28216;?#21322;分?#19969;?br>
  可是她都懂得,他的阿七懂得很多,并且能够一件件说服他,告诉他到?#23376;惺裁?#22909;处。

  她说过的许多话,都似天书,是赵樽没有听过的,甚至做梦都不会想到的。

  她说过的,?#20154;?#20026;帝,要带她去看江南的烟雨,微服私访,像神仙般为那些苦难的百姓带去突然的惊喜,让他们感觉到遥在天边的帝王就在面前,与众生平等。她还说过,?#20154;?#20026;帝,要带她赏八月的桂花,她说她以前的军营里,就有两棵桂花树,她曾把桂花收集起来风干,然后装在枕头里,晚上枕着睡,可以不再做噩梦。她说,在她那个时代,有一?#27490;?#33457;糕特别好吃。她说,待他为帝,一定要造吨位更大的宝船,不仅要发扬海军,还要下南洋,去看美洲的靓女,看?#20998;?#30340;猛?#26657;?#22905;说,那里有不同肤不同种族的人类,她让他除了武力征服之外,要?#30473;?#24503;己能让这个民族受世界人尊敬,再不会受侵略之苦。她还说,待他为帝,一定要征伐琉球,把那里的倭人赶到海里去,让他们俯首称臣,不会再有甲午海战,不会再有鸦片战争…他不知道?#35009;?#26159;鸦片,她说便?#27714;?#31903;提炼的,与他吃的那个茯百酒有关。她还说,她要研制一种新药,彻?#23383;?#24840;他的头风,并且把她研究的方子到药厂去,成批量的生产,从此之后,各地都要建医?#28023;?#24314;学校,科举制度也要改革,不要永远的?#21450;?#32929;文,培养出一群酸书生,只会纸上谈兵,不懂发展国防。她还说,不仅要重视农耕,还要走工业改革之路,要伫立在世界民族之巅,才不会让后世子孙受人欺负…

  “我们说好的事,都还没有做,你怎么舍得走?”

  即便真的失望,?#33485;?#32473;一次机会,莫要去了那个地方。

  “阿七…你莫要对我失望…”

  看到这里,他冰冷的视线,登时凝住,握纸的手微微颤?#19969;?br>
  “尽管呼吸着同一天空的气息,却无法?#24403;?#21040;你。如果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但愿认得你眼睛,千年之后的你会在哪里,身边有怎样风?#21834;?br>
  可他是知道的,她来自一个与他完全不同的空间,一个他触摸不到,也去不到的遥远世界。

  这个世上,除了赵?#31069;?#20272;计谁都?#33618;?#25026;得夏初七写这个的意思。

  七八糟的思维织着,他重重坐在她走之前坐过的沿上,看着?#36335;?#34987;洗劫过的房间,也看到了在砚台下的那封信。

  她一定去了北平。赵樽这样告诉自?#28023;?#20026;了他们的女儿,她肯定会回去。只要她回去了,他就能找到她了。

  可盼了,终究还是失望。她没有在营里,?#35009;?#26377;在她的房间里,更不会像以前?#21069;悖?#27515;皮赖脸地着要跟他一起睡。

  他?#19981;?#27424;着她,?#19981;?#30475;她气得眉?#36820;故?#30340;小样子,?#19981;?#30475;她呱呱叫着埋怨,?#19981;?#30475;她为了算计他的银子那不经意出来的小心思,更?#19981;?#22905;简单?#30475;?#22320;窝在他的怀里,?#28304;?#36461;来蹭去的唤他的名字,小女人心十足。那个时候的阿七,是最有女人味的阿七,每每让他心起伏,有一种身为男?#35828;?#33258;豪感与责任?#23567;?#20182;必须让她幸福。

  他没有告诉她,他从来没有想过要还清欠她的钱。甚至于,他希望一辈子就这般欠着,这般牵扯不清。

  “赵十九,你欠我这么多银子,到底?#35009;?#26102;候才能还得清?”

  他甚至也希望她生气或者恼恨地跑过来,让他把身上?#30331;?#30340;东西都出来,然后破口大骂。

  “总算舍?#27809;?#26469;了。”

  他想过,也许?#20154;?#22238;营时,阿七会笑地过来接他,顺便损他一句。

  一种深深的无助?#26657;?#25212;得他咽喉梗

  认识第七个年头了,这是阿七第一次离他的视线。

  阿七听不见,即便听见,也不会回答。

  在山上,他喊了,一遍一遍的喊,没有人回答。

  营中将士见到他,纷纷低头,谁都不敢去惹一头处于愤怒边缘的狮子,人人都在猜测他到底要压抑到何时才会彻底爆发。可他们似乎都猜错了赵?#31069;?#20182;没有爆发,更没有愤怒,他一如往常,除了中途一个人策马去了一?#30636;字?#38468;近最高的马骝山,?#23472;?#36828;山近峦,大声?#21834;?#38463;七”之外,他没有做半点与身份不符的事。

  一个人牵着马在?#23383;?#22478;里没有目标的逛了一,赵樽在黄昏时分方才回营。

  他害怕多想一下,会失态,会失控,会?#36824;懿还恕?#32780;那样的他,不是阿七要的男人。

  更多的,他是担心她,耳朵失?#24076;?#34892;事不便,她会去哪里,会发生?#35009;?#20107;?#31354;?#27197;不敢想,半分都不敢多想。

  他如今唯?#33618;?#20570;的便是找到她,问问她到底为?#35009;?#36825;般狠心。

  阿七已经走了,现在与道常说?#35009;?#37117;无济于事。

  不留情面地转身,他慢慢走出?#35828;?#24120;的视线。

  “大师,我很小便会玩风筝了。可我的想法不同,便是始终在一起,一起死去,我也不想让它落下来,再重新再飞。落地再扯开的风筝,难保不会受到损?#25285;?#26080;法补…”顿了一下,他视线微微一厉,直视着道常“正如你所为的天道,正道、江山、社稷…每个人都认为我应当在乎,都认为男儿立世,当以兼济天下,泽被苍生为荣光。可大师你可曾想过,若是没了她,我纵是称霸天下,拥有风光万里,又与何人共赏?”

  冷笑声里,有着他一辈子都不曾有过的悲愤。

  赵樽收回视线,莫名的笑了。

  “阿弥陀佛!殿下,可看明白了?风筝在一起了,若不想剪线任它飞去,又不舍得扯它落地,让它们分开,如何再上天空,飞得更远?”

  正月微风正盛,他们的头顶上盘旋着几只风筝,也不晓得是哪里来的顽童在放,隔着寺庙的围墙,?#23545;?#20256;来嬉戏的笑声,那些风筝在他们的手上,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可也不知怎的,在风的吹拂下,几只风筝突地绕在了一起。顽童们在墙外惊?#26657;?#26080;奈的叫唤,可不论他们怎么扯,风筝?#35009;?#26377;法子在空中分开…

  道常看着他突然变白的?#25104;?#21448;是苦?#23613;?#27583;下你?#23016;?#22836;。”说罢,他也望向天空。

  赵樽喉结微微滑动着,脑中想到阿七听到那些话的心情,口猛地一?#19969;?#37027;是痛,没由来的痛。

  道常缓缓睁眼,面带微笑“老衲若?#33618;前?#35828;,她又如何?#20384;?#24320;你?”

  “你警醒她,却不该走她,更不?#27599;?#25276;我的书信。那不仅是书信,也是我对大师的信任。”

  赵樽静静立在原地,看着他的秃顶与袈裟。

  他低垂着头,纹丝不动。

  低喊了一句佛号,他叹息一声“因果因果,有因有果,老衲也是?#29616;?#20102;今,所以早早搬了出来。但躲?#36824;?#30340;,终是躲?#36824;?#27491;如你与七小姐之间的孽缘,总归会有一劫。七小姐悖世之人,只会误你前程,毁你大业。总有一,你会明白老衲今的苦心…阿弥陀佛,殿下若是意难平,动手吧。”

  面前这个男人,不再是当年他在晋王府里见到的那个清冷少年,也不再那么容易说服了。

  道常看着赵樽铁青的脸上,隐隐掺杂的杀气,闭上了双眼。

  赵樽眼波微微一动“此事你已说过。我也告诉过你,?#19968;?#22788;理,你不该擅?#23472;?#20027;。”

  “老衲若说为你,也为她,为天下苍生计,你可信?”

  道常端直的身躯一动不动,只静静看着他。

  沉一瞬,他没有坐下来,只盯着道常“本王事忙,不想博弈,只问缘由。”

  看来得知女儿不见之后,他的老泰山?#20154;?#36895;度还要快,干得干净利索的跑来,直?#24433;?#36947;常打了一顿。

  赵樽双目缓?#22478;騁幻小?br>
  他指了指?#24120;?#21448;指着面前的棋盘,那意思是,要打还是要?#21543;薄?#38543;便他了。

  说到此,他突地抬头,两只悬垂的眼袋边上,是瘀青红?#31069;?#30524;睛里也充血似的,红通通一片,像是被人给狠狠揍过一顿。但他面色平静,似是并不在意,只淡淡道?#36299;?#20844;前脚才走,殿下后脚便来了,阿弥陀佛。老衲已经准备好了。”

  道常重重一?#23613;?#32769;衲就知道你会来兴师问罪。”

  他的声音不冷不热,让人辩不清情绪。

  “大师,你不是拎不清的人。”

  赵樽脚下黑色的皂靴,停在他身前三尺处。

  “你来了。”

  可道道并没有在屋子里修禅,而是盘腿坐在院子里的芭蕉树旁。面前放了一个楠?#37202;?#30424;,棋盒中的黑白子都还没有动,他双手合十,宝相庄重,口中喃喃有?#21097;?#20687;是在念着经文,听到赵樽的脚步声,他?#35009;?#26377;抬头,没有睁眼,更没有半分意外,只低低地“阿弥陀佛”

  寺内空的,只有两个小沙弥看见赵樽过来时,低头合十,恭顺地将他引入后面的禅院。

  庙宇?#34892;?#30772;旧,似是许多年都没?#34892;?#32558;过了,刚入了大殿便能嗅到一股子酸腐的味道。

  也是这个和?#26657;?#19968;出巧计,?#25512;?#36864;了夏初七。

  这个和?#26657;?#20182;有才有德,却不像世外高人?#21069;?#25513;名埋姓,寄情于山水之间,却冒着天下大不?#31119;?#21442;与到了国事之?#23567;?#28982;而,他不图名不图利,似乎也不想名传千古,也不要赵樽给予他的任何官职与利益,更没有还俗的意愿。

  纵观南晏的僧侣,道常当数第一。他不仅有洪泰爷亲封的僧职在身,属实也才华横溢,精通兵儒,与赵樽之间,不仅是忘年之,他也一直被赵樽?#28216;?#33391;师益友,颇受赵樽的敬重与爱戴。当然,在赵樽过往的经历?#26657;?#36947;常对他的帮助也不可谓不大。

  在他回营之前,道常便搬到了水月寺居住。

  当然,赵樽来水月寺不是为了求神拜佛,助他早找到夏初七。他是来寻道常的。

  历朝历代,?#36824;?#25112;争如何猛?#36965;?#30511;中的香火似乎都不曾断绝。

  赵樽领了几名侍?#26469;有?#38393;的街道打马走过,一直奔至?#23383;?#26377;名的水月庙外才停下。

  晋军营里的冷寂,?#32536;貌字?#22478;更为热闹。

  ~

  她知道,在赵樽的心里,爱的,?#35805;?#30340;,从来都?#30452;?#24471;清清楚楚,没有过半点模糊的界限。

  喉咙里“咕哝”了一声,月毓凄凉一笑,从门边收回视线,慢慢看向郑二宝,泪珠子大串大串地滚落。

  ?#38712;?#27603;姑娘,你甭伤心了…”郑二宝瘪着嘴巴,似乎也要哭了。

  月毓看着赵樽过后被风掠起的帘子在无风而动,紧紧咬着下哭无泪。

  没有人?#20154;?#20204;两个更了解赵樽的为人,他出口的话,再难改变。

  他安慰着月?#26775;?#21487;这句话连他都不相信,月毓又如何会信?

  转过头,他看向月毓?#38712;?#27603;你不必?#21693;埽?#31561;王妃回来了,爷的气也消了,他会收回成命的…”

  “主子…”郑二宝跪行了几步,看着离去的赵?#31069;?#32456;是无奈一?#23613;?br>
  说罢他转头离去,一个字也不再多了。

  “受不得?”赵樽低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伏在地上两个人“让她跟了你,或让她死,你选一个。”

  “主子,奴才阉人一个,实在受不得主子这番疼爱…”

  在经过一番短暂的纠结之后,他终是“?#35785;恕?#30933;头在地。

  郑二宝没有过女人,虽然是太监,但也想过女人,却儿没想过可以拥有月毓这样漂亮的女人。

  可他一个太监要女人何用,他若是同意了,岂不是误了好端?#35828;?#22993;娘么?

  他明白了,让月?#39038;?#20505;他这个奴才,那不仅说明她是奴才的奴才,还在于…月毓成了他的女人。

  郑二宝一噎,脊?#36784;?#30828;着,拼命咽唾沫,却说?#24576;?#35805;来了。

  赵樽像是听得烦了,猛一回头盯着他“你也知道我是主子?”

  “爷,您,您没开玩笑吧?月毓是打小伺候您的,奴才是奴才,您才是主子…”

  静寂?#26657;?#37073;二宝听见了自己狂热的心跳声。

  一句话石破天惊,震得郑二宝与月毓久久无法回神。

  “郑二宝,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脑子虽不太好使,却忠心一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把他又褒?#30452;?#30340;说了一通,赵樽话锋一转,目光像淬了一层凉气,突然从他的身上转到月毓的脸上,沉声道“从今儿起,便?#35328;?#27603;赏给你,去你房里伺候吧。”

  只是这笑,很冷,很冷。

  他一个头一个头的磕下去,却怎么?#35009;?#26377;想到,赵樽却突然笑了。

  愕了一下,他磕?#36820;饋?#29239;,你饶了月毓姑娘吧,她好的人啊,?#38405;?#20063;是忠心耿耿,您饶了她吧。”

  多少年情,他怕赵樽真对月毓做?#35009;矗?#20415;想要一力承担。

  一知半解的二宝公公,虽然知晓月毓与夏初七的矛盾,但按他简单的脑子来思考,也无非是两个女人抢一个男?#35828;南仿搿?#20174;同为男?#35828;?#35282;度考?#29301;?#20182;始终觉得这没有?#35009;创?#19981;?#35828;?#20107;儿,一来他觉得依他家主子爷的身份,有几个妇人或者无数个妇人都是正理。二来他与月毓多年情,当初在皇城虽然?#34892;?#19981;痛快,但到底事情过去?#25913;?#20102;,月毓又遭此横祸,没有了舌头,也怪可怜的,完全不会再与王妃争宠,只是让她伺候他家主子爷而已,并不是?#35009;创?#19981;?#35828;?#20107;儿,也根本就没有想到,会闹出那?#21019;?#30340;事?#27515;礎?br>
  当年皇城里发生的事儿,夏初七除了告之晴岚与甲一,其余人都不太知情,包括郑二宝。

  月毓红肿的脸微微一怔,郑二宝也愕住了。

  这没头?#33618;?#30340;话很是让人费解。

  赵樽冷冷剜他,赤红的眸?#34892;?#30528;?#30333;?#20316;多情”几个字,却道“你觉得月毓如?#21361;俊?br>
  “爷…奴才挨几个巴掌没事的…”

  听他终于喊了自?#28023;?#37073;二宝?#38797;?#21727;”一声,赶紧停住手。

  “郑二宝!”

  屋子里一直?#33453;九尽?#19981;停,两个人你一个,我一个,听?#26790;?#22806;头的丙一等人,头皮都麻了,生怕一会儿晋王的怒火会烧到他们这边儿来。?#23665;?#20799;的赵樽很不对劲儿,他没有阻止,只是静静的看着,约摸?#29942;?#20102;几十下,他方才慢慢起身。

  可哀哀的哭了几声,看赵樽仍没有动静,她也开始掌嘴。

  ?#25300;?#21834;…”月毓看着他,拼命摇着头,想向赵樽求饶。

  郑二宝脸上的皮肤曾经夏初七形容为白馒头,可见其?#23562;?img src="image/nen.jpg">滑,这么一顿嘴巴打下去,很快便浮起了红红的手指印,两边脸都浮肿起来。

  “爷,奴才该死,奴才,奴才也不晓得说?#35009;矗?#24635;归…奴才该死。”

  左一个巴掌,右一个巴掌,在脸上?#33453;九尽?#20316;响,他嘴里也不停为月毓开

  打完了,他?#33267;诉至常?#21487;见赵?#23383;?#26159;看着,没有阻止的意思,他不得不狠下心来,继续掌嘴。

  “爷,不关她的事,都是奴才…奴才该死。”

  看赵樽冷冷的眼里闪过的肃杀光芒,郑二宝微微一愣,以为他要把迁怒月?#26775;?#19968;咬牙,抬手一耳光扇在脸上。

  ?#25300;亍?#21834;啊…”月毓跪在地上,根本就说?#24576;?#35805;,又急又苦,无助的泪在眼圈里打转。

  赵樽看了郑二宝一眼,微微?#35768;?#25226;脸转向月毓“你可有话说?”

  “可奴才到底错在哪里,奴才也不懂。呜,下回遇到这种事…爷啊,奴才是说好呢还是不说好呢。”

  郑二宝恸哭到这里,冷不丁又哭丧着脸抬头。

  可赵樽静坐?#25381;錚?#19981;知在想?#35009;礎?br>
  絮絮?#21702;?#30340;话,郑二宝说得零碎,却也清楚。

  拿袖子抹着眼泪,他痛哭道“爷,都是奴才不好。呜,那王妃来找您,问您去了哪里,奴才不敢说…道常大师?#24895;?#36807;奴才,您去滨州的事,谁也不许说…呜,即便大师不?#24895;潰?#22900;才也不敢向王妃透的…后来王妃果然生气了,生了很大的气,奴才从来没见过她那样对奴才说?#21834;?#22900;才吓住了,想告诉她,?#30452;?#26376;毓拉住…呜,奴才错了,是奴才错了…”

  至于到底是?#35009;矗?#37073;二宝只是一个奴才,他也闹?#24187;?#30333;。

  他是了解他家主子爷的,他回来了,似乎与往常并无不同。可他的眼睛里?#32622;?#26159;少了些?#35009;矗?#21448;多了些?#35009;礎?br>
  看着赵樽端坐椅上的冷峻身姿,郑二宝跪在地上,肩膀颤抖着,一阵痛哭。

  “说吧,到?#33258;?#20040;回事?”

  可赵樽冷着脸回营,?#35009;匆裁?#26377;说,便屏退了跪得密密麻麻的人,单单只留下了郑二宝与月毓。

  灰溜溜地回到营里,大家都在?#21364;?#26187;王的?#20570;?#38663;怒。

  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晋王妃赌气离开了,?#20302;?#23614;随她的几名侍卫,还没到青县就被她甩掉了。

  天儿已经大亮了。晋军营地的将士们在得知赵樽就要回营时,紧张的心情比天更压抑。

  太阳缩回了云?#24726;?#20044;?#33080;?#30340;天像是要下雨了,阴沉,低

  长夜过去,轻风如锉。
上一章   御宠医妃   下一章 ( → )
天才儿子腹黑名医贵女肥田喜事穿越甲午之特穿越之养儿不园香金闺玉计嫡女毒医绘春医律
盒子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姒锦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御宠医妃》第332章 漫漫漫及御宠医妃最新章节第332章 漫漫漫慢慢慢在线阅读,《御宠医妃(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御宠医妃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盒子小说网(www.22031205.com)
足球直播视频
福彩双色球组合买 单双中特区 190bp足球指数手机版比分 免费大公开二肖中特 三分彩怎么玩稳中 3d组选选号技巧 河内彩全天计划 山东群英会历史开奖号码 江西多乐彩十选五 黑龙江p62带连线走势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最新版开奖走势图 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14场胜负彩中奖彩票 118心水高手论坛网 时时彩后3边中走势